21、0021,射在她口中(h)(1 / 2)

谢如约受到鼓舞,孟郁年捏着她的下巴,她口中被那种暴涨的感觉塞得说不出话,只好嗯嗯啊啊哼着,硕大的龟头划过她的软肉。

她嘴巴周围的软肉被粗砺的耻毛不停地磨蹭着,谢如约只觉得难受,而且她小穴的水流个不停,顺着她的腿根往下流。

她只觉得身体变得很空虚,嘴巴只好用力裹着孟郁年的鸡巴,男人的鸡巴又粗又长,她的小舌头刮过那处。

孟郁年身体似过电一般,头皮发麻,太阳穴凸凸跳着,手脚有点僵硬。

小妖精的嘴巴真能吸,他被吸咬得头皮发麻,浑身舒爽。

孟郁年耸动腰肢,肉棒往里插进去,她的小嘴被撑开,嘴角处都是津液,粘腻的津液挂在她嘴角上。

她眯着眼,慢慢地吃着孟郁年的肉棍子,小嘴裹着他的肉棍子,一下下吮吸着。

孟郁年声音沙哑了几分,他捏着谢如约的下巴,肉棍子整根没入,翘起来的龟头碰到她的喉咙,孟郁年目光狠戾“小骚货,小嘴这么会吸,好好吃进去。”

谢如约嘴巴被撑开,看上去可怜兮兮的,嫣红的小嘴一吸一放,吞吞吐吐,嘴角处溢出淫靡的液体。

她小脸陀红,眼睛处荡漾着媚,谢如约被撑得难受,她扭着腰,“啊啊……太深了……”

她说话含糊不清,孟郁年终究是听出来她说的话了,他插得太深了,孟郁年放缓了点,肉棒拔出来一点。

门被推开,服务员进来送菜,谢如约慌得咬住孟郁年的欲望顶端。

她用眼神看着孟郁年,恳求他把桌布放下来,孟郁年脸不红心不跳地看着她吃着自己那根东西,等到服务员快走过来的时候才把桌布放下来。

谢如约的视野变得黑暗起来,黑暗中人的感观会变得很敏感。

她温热的嘴巴含住孟郁年的鸡巴,舌头绕着他的性器转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