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034,高潮液弄得空虚(微h)(1 / 2)

高潮过后,谢如约浑身虚软无力,不过她听见孟郁年问她爽不爽。

她有点不想回答,只好哼了声,“你大早上就这么有精力吗?我要是啊不来那袁心玥岂不是占了便宜?”

孟郁年低声一笑,听见她无理取闹的撒娇他竟然不觉得生气,只觉得开心,这样子的谢如约好像更生动了,她动不动就闹脾气,会吃醋,生气起来像张牙舞爪的小猫。

孟郁年抱着她去清洗,发泄过后的性器还埋在她体内,孟郁年有走动的时候,那东西堵的她难受,她扭了扭腰,不满道,“孟郁年,你就不能拔出来吗?色情死了。”

孟郁年亲了亲她的脸颊,任由她发脾气,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这件事有一次就会有下次,他要好好考虑考虑是否要和安闵合作了。

“不行,拔出来小逼不舍得啊,小骚逼一直吸着它。”他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这种色情得话。

谢如约又敏感得紧致,她红着脸,哼了声,“胡说八道,色情狂。”

谢如约看到酒店的浴室之后她瞪大眼睛,浴室的正中央镶嵌着一面大镜子,孟郁年把她放下来,让她正对着镜子。

她全身上下红了个透,而且她的胸部都是被孟郁年又抓又亲的痕迹实在明显,谢如约羞愧地无法自拔,“你属狗的吗?都是咬痕”

孟郁年打开花洒,调整温度,她身上冲水,大言不惭道,“属狗也只想咬你。”

谢如约不爽地哼哼唧唧,不过孟郁年这事后服务做的真好,她闭着眼睛享受孟郁年的服务。

他手指插进去,抠挖着,把她花穴里的精液都挖出来,谢如约敏感地又出水,她忍不住呻吟出声,“嗯……”

孟郁年勾唇,拿过旁边的激情液抹在她花穴处。

这酒店备有避孕套和情趣用品,昨天孟郁年洗澡得时候无意中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