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喷了(h)(1 / 2)

谢如约喜欢被孟郁年叫宝宝,他的声音很是特别,每次谢如约听着他的声音花穴都禁不住分泌出液体。

谢如约一只手抚摸着阴唇,她的花穴口已经开始湿润起来了,谢如约曲着手指轻轻刮着那穴口。

她的小穴微微收缩着,手指头被吃进去,里面很滑,一个不注意她的手指就滑进去了,谢如约身体酥麻。

她夹紧腿,左右扭动着,试图获得快感,可是那快感就像无底洞一样,越来越深。

她花穴直流水,但是始终来不了感觉,谢如约一根手指完全插进去了,但是完全得不到快感。

她脸颊桃红,忍不住呻吟出声,“老公,我好难受呀……啊嗯……”

视频那边孟郁年已经坐在办公椅上,他的办公室中有一盏黄色的灯光,他英俊的五官一边隐匿在阴影中。

孟郁年吸口烟,其实他没告诉谢如约,方才听到她的声音的时候他下面早就控制不住挺立起来了。

禁欲多日,看见她就忍不住想要,要是她在自己身边,孟郁年肯定丝毫不怜香惜玉,他会把谢如约压在桌子上狠狠撞进去,直到她哭为止。

孟郁年熄灭烟蒂,关掉自己这边的摄像头。

他不是老烟枪,甚至都不怎么吸烟地,只不刚刚有点欲火焚身了,欲望来的太快了。

孟郁年盯着她,面前的景儿是任何色情片都比不了的,谢如约脱下睡裙,两团白花花的奶子瞬间挤满整个屏幕。

孟郁年心跳加快,谢如约这是铁了心思勾引他的,镜头里她捧着两团白嫩的奶子。

她的奶子很大,手又小又软,握不住奶子,乳肉总是往指缝楼,看上去又纯又欲,特别勾人。

谢如约眼睛大,她眨眼,脸颊微红,春光满面满,“老公,人家奶子痒。”

她刚刚自己玩着孟郁年没回应她,而且刚才孟郁年关了她那边的摄像头。

谢如约受不了这样子,她想要看到孟郁年,谢如约声音带着哭腔,捧着白花花的奶子,跪坐在床上,活生生像个色情主播,孟郁年低笑一声,“奶子痒?想要老公做什么。”

他粗壮的肉棍子已经迫不及待挺立起来了,孟郁年拉下拉链,掏出那肿胀不堪的肉棍子。

谢如约看不见他的动作,但是可以听到声音,这种感觉更神秘,更刺激。

谢如约眼眸水波荡漾,她笑得妩媚动人,“给老公吃奶子,老公把摄像头开回来好不好?我想看看你的脸。”

孟郁年一只手摸着箭在弦上的肉棒,他的性器又粗又壮,他手大但还是握不过来,孟郁年喘着气。性感无比。

谢如约花穴越来越湿润,床单湿了一大片,她奶头肿胀,也忍不住自己摸了起来。

手指头按压着粉色的奶头,一圈圈摩挲着,快感一小波一小波来袭,整个人都有点头晕脑胀的。

“宝宝,想看老公鸡巴吗?”孟郁年手速很快地上下套弄自己硬邦邦地肉棍子。

谢如约软得不行,倒在床上,她脸颊红红得,轻轻喘着气,谢如约舔了舔嘴角,“嗯……啊……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