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 / 2)

孟郁年抵抗不住她这么个求饶法,他捧着谢如约的脸亲了亲,笑眯眯地看着谢如约,“想要老公解开手铐?”

谢如约点点头,她温热的小嘴唇一下下亲着她的小嘴,孟郁年失笑,“约约,你这样子我很难惩罚你,留着下次惩罚吧。”

谢如约听见自己奸计得逞,忍不住弯着唇角笑了起来,她低头含住孟郁年胸前粉色的小肉粒,谁说只有女人的胸可以吻,可以亲,男人的胸照样也可以亲可以咬,甚至能让他们更欲罢不能。

谢如约含弄吮吸孟郁年胸前的小肉粒,孟郁年果然胸腔起伏着,他微微喘着气,胸前的皮肤变得越来越烫。

“宝贝,起来,我帮你解开手铐。”孟郁年喘气粗重,不停地喘着气,谢如约都能感觉到他起伏的胸膛。

终于解开手铐了,谢如约白洁的皓腕变成了紫红色的了,她伏下身,温热的唇贴着孟郁年的胸膛,一下下亲着吮吸着他胸膛的皮肤。

谢如约喜欢看孟郁年欲罢不能的表情,她受了鼓舞似的,继续往下舔舐着,弄得孟郁年只好紧抿嘴,太阳穴突突跳着。

谢如约抬头瞧见孟郁年隐忍着,性感的表情,他眯着眼睛,额头上都是汗水。

她轻笑着,小手揉弄着他胯下的大宝贝,孟郁年的性器在她手中越来越烫。

谢如约眯了眯眼,笑得跟只猫似的,她咽了咽口水,“老公……鸡巴好着急呀,一下子这么大都快握不住了。”

孟郁年一言不发,眼底都是浓郁的欲色,化不开的浓重,他抚摸着谢如约的脸,直接将人搁在自己腿根处,孟郁年肉棍子上青筋脉络清晰,这会更是清楚得可怕,他哼了声,“宝宝,含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