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1 慈母日夜为儿赎罪(1 / 2)

新加坡是严文军的出生地,这里有他童年的记忆,故土的乡情,许多年来不曾有家的人,终于真正的归家了。

今天,他还带来了他的妻子,与母亲相聚,人间最温暖的亲情莫过于此了吧?

吕奇情带着好奇与期待陪伴在严文军的身边,在仆人的引领下,进入内堂。

对于他劳碌奔波的孤独日子里,想必亲情才是他掩饰自己的最柔软的地方。

吕奇情感同身受,小心翼翼的以媳妇儿的身份初次面见家长。

可是,从严文军的眼神中她能识别,这仿佛不是一件普通的儿女归家的喜悦,而是充满了凝重。

只见,一位慈祥的夫人,青灯古佛前,盘膝念诵佛经,两耳不闻身外事,如此清冷。

吕奇情仔细揣摩佛堂周围的布置,朴素殷实。

但从外头一路走来,可以发现,这是个大户人家,家居富丽豪华并非一生能积累的财富,却偏偏这座佛堂格格不入。

再瞧那夫人的身旁还有佣人伺候,而她慈祥的面容高贵奢丽,即便身上的穿戴也朴而不俗。

可她轻闭的双眼,颤动的唇瓣,虔诚的祈祷,仿佛为天大罪孽赎过。

上帝能因为凡人诚心赎罪而宽容的减轻其罪刑吗?

一切的虚渺却不能减低她每日向上苍祈祷的决心。

这一趟,严文军正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而且与她一起,只为渴望的那一顿家宴。

严文军带着吕奇情,脚步轻轻的站在严母身后,害怕搅扰了她的清修。

静静的看着母亲为自己日夜劳累的憔悴背影,他多想放弃所有成为母亲怀中宠幸的儿子,平淡中享受那份凡人的天伦之乐!

一切都只是极度渴望中的遐想,许久的站立只是感受母亲关爱的那份伟大和感动,也只有这样的倾听才是他最奢侈的亲情享受。

佣人端茶过来轻声说,“少爷,您先坐下喝杯茶。”

“不用了,谢谢。”

拒绝了仆人,严文军走近严母身边,低低的声音在母亲面前像犯错又心虚的孩子,说,“妈,我回来了。”

那用心的祈祷被这样的轻声扰乱,严母手上正在转动的佛珠突然停下。

然而,严母紧闭的双眼仿佛不愿挣开看看这个世界,哪怕儿子的脸面都不愿见上一面。

接着,她又轻动唇畔,继续念经诵佛,全当刚才那一语呼叫不存在。

“妈,我们都多久没见了?我只是想看看您!”严文军矗立在老太太身后,低声哀求中又说。

“滚!”只听老太太就这样一声冷静中的怒斥惊扰四方。

这种场面让站在严文军身后的吕奇情错愕了,什么情况?亲生母亲为何要如此无情冷漠的对待亲生儿子?

即便严文军与家人聚少离多,但也不该是如今的场面呀。

现场有一股强大的压抑仿佛能让人窒息,吕奇情带着心惊走到严文军身边,却见严文军眼眶通红,低头落寞,像是被打击得苦不堪言。

严文军红着眼眶静默片刻,好好的调解了一下呼吸,又说,“妈,您看我带谁来看您了?她是我的妻子,是一名钢琴教师,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

普通的女孩儿?只这一句才真正的颤动了严母的冷绝。

霎时,她停下口中的佛经,仿佛被按了暂停键,被定格个在了那一刻。

为了完成大业,他抛弃唯一的亲情,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为了将他拉回平凡的人生,她用冷战,甚至是反目来做出抵御都没有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