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节(1 / 2)

那里面哪是什么补药,分明是小皇帝从八岁时开始服用的毒|药。

此药可以抑制女子体态生长,也会使身体变得虚弱易病,还要时刻忍受药物带来的疼痛。

她来得倒巧,碰上了每月一次服药的时候。

以前阴太后会亲自送来看着小皇帝服下,如今约莫是觉得摸清了小皇帝性子,认为他绝不敢忤逆,便直接让子玉送来。

“放着,我待会儿吃。”云姜重新摇起长椅,让七巧接了药盒。

这反应着实有些冷淡,子玉笑意微敛,“陛下心情不大好?”

她试探性询问,“是因为与文相闹了不快吗?”

云姜瞥来一眼,发出疑问一声,“嗯?”

子玉不大确定他这一眼包含的意思,慢声道:“莫非是因婢先前说的那话?婢不过一介宫婢,其实太傅他们不让奴婢进太学也没甚么,陛下没必要和文相闹起来,若是传到朝堂,恐怕有损陛下名声。”

她道:“婢说进太学,也不过是想多与陛下待会儿,先前不知此举违制,是婢越矩了。”

按照她以往的了解,若她这样委屈自己,陛下更会生怒,坚持要护她才对。

但这次,她以退为进的话竟让陛下点点头,“子玉善解人意,深得朕心。”

“朕已经答应了太傅他们,不会再提这等无礼之事。”

子玉,“……”

她迅速理好心神,“如此就好,婢也放心了。”

离开大明宫的时候,子玉的脚步明显比来时要沉重些,慢些。

望着她的背影,云姜这几日所思之事在脑海涌现。

对这位直接威胁到自己小命的女主角,云姜很认真地思考过除掉她的想法,然后郁卒地发现,作为皇帝,她还真难以直接处死这位女主角。

子玉进宫的身份为柳相外甥女,毫无疑问,柳相就是她明面上的靠山。

暗地里,柳相也是这位前朝公主的助力,且非常得阴太后信任。假如云姜这儿说要处死子玉,恐怕人还没事太后和柳相就会先杀来。

如果能够揭穿子玉身份自然最好,但可惜她根本没有证据。

明杀不成,暗算也可。不过据书中说,宫廷中其实还有少许蛰伏的前朝势力,很可能揭穿不成先打草惊蛇。

思绪翻转,云姜又看回药盒,若有所思。

她对来喜吩咐,“去请文相来。”

作者有话要说:首发两章,第一天留言的都有红包,么么

第3章

滴答——檐下落雨声惊醒了云姜,视线往外一掠。

乌云压城,不知何时又下起了绵绵细雨。

秋雨时而绵密,时而急骤,总是突然。雨汽飘洒入内,浸润了殿内的甘松香,气息变得清冽起来。

等了半个时辰,文相应当快到了。

文相走进了大明宫,身边还跟着一位不请自来之客,卫烈大将军。

来喜暗暗发愁,卫大将军非要跟来,拦都拦不住,不知陛下会不会责怪他办事不力。

他慢慢在前方领路,听卫大将军拍了拍文相的肩,“你就是太好说话了,陛下这年纪,正是反骨的时候,顺着是不行的,非得揍两顿才听话。”

卫大将军颇为得意,“我以前教儿子,那就是一天三顿地揍,瞧瞧,现在听话得很呐。”

文相抚须呵呵两声,不想搭话。

如果陛下成了你儿子那样三棍打不出两句话的呆子,我才要着急。

卫烈练兵几个月,有段时日没回京城了。

天家无秘事,这次一回来他就听说了前几日小皇帝和文相的争执,顿时觉得这是熊孩子欠揍了。

文相那群人肯定舍不得,还是得他来。

如此想着,卫烈行礼后抬头一看,先是觉得有那么点晃眼,小少年唇红齿白,当真挺乖挺好看,怪不得文相舍不得下手。

第二反应是,长相这么娘们唧唧的,身子骨也弱,真是没有一点男子气概!

卫大将军三步作两步跨过去,声如洪雷,捏着小皇帝的手臂,“软绵绵瘦巴巴的,没一点劲,怪不得三天两头地病。陛下,明日就跟臣到练武场练武去!”

瞥他一眼,默默地把被捏得生疼的手臂抽回,云姜看向文相,“我有事和文相说,文相还要带个跟班么。”

文相连连摇头,又是叹气,他能拦住就好了。

卫烈感受到自己的不受欢迎,倒没有那么不识趣,想了想,“不然,臣先去外面,等陛下和文相说好了再进来?”

倒也不必……云姜沉默了下,“算了,卫大将军在场也无事。”

她早已经屏退其他人,此刻殿中只有她和文相、卫烈三人。

文相来时早有预料,他猜,陛下肯定是要认错。

陛下虽然叛逆了点,但总体还是懂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