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1 / 2)

文相:……所以还有我的错了?

如果早知道皇帝是个小姑娘的话,他就……

算了,文相竟觉得陛下说得也有些道理。

只是阴太后当真好手段,这么多年下来,居然没有一个人怀疑过。

他想得更远,现在陛下年纪还小可以用药物和妆容掩饰,等再大些呢?阴太后深谋远虑,肯定不会想不到。

阴氏近年来连年壮大,朝廷和各地官位上都有了阴氏子弟的身影,如果阴太后用阴氏血脉来冒充陛下血脉,再使计让陛下驾崩,这不就……

越想,文相就越觉得冷汗直流。

差一点,这谢家江山就要被阴氏神不知鬼不觉地给窃取了!

他定了定心神,“那陛下的意思是不想当皇帝了?”

“自然不想。”

文相大概也没想到,会有他求着人当皇帝的一天,被这毫不犹豫的回答噎了下,语重心长道:“但这消息可不能公之于众,会扰乱民心,引起天下大乱。多少人觊觎这个位子,若是如此,恐怕要战火再起,江山风雨飘摇啊。”

“陛下,你也不想看到先帝的心血毁于一旦罢?”文相循循善诱。

云姜露出为难的神情,“父皇素来疼爱我,我自然不想……”

“陛下大孝。”文相先夸了句,“所以为今之计,陛下还是只能继续当下去,等臣想到办法再商议。不过,陛下放心,既已知道陛下身份,臣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待陛下了。”

“喔,不会再逼我读书做功课了?”

“……陛下想学就学。”

“也不用早朝?”

“……偶尔还是要去的。”

“今后若有事,都可以找文相帮忙了?”

“那是自然。”

云姜点点头,指着那药,“这个我也不想再吃了。”

文相踟蹰,显然担心她不服药就会暴露身份。

“放心罢,吃了这么多年,一时半会儿出不了差错,化些妆就能应付。”云姜往后一趟,“这药霸道得很,我早偷偷查过,像我服用的剂量与年数,注定活不过二十,不过想最后几年轻松些而已。”

文相一震,显然没想到还有这个后果,看着面前少女风轻云淡的态度,心中莫名酸涩。

这件事上许多人都有过错,但陛下却是最无辜的那个。

他沉声道:“药当然不用再吃,太后再送来,陛下交给臣便是。臣去着人遍寻名医,必定能解了此毒。”

“多谢了。”云姜含了块糖,“告诉了文相,我心中轻快多了,日后再也不用担惊受怕,夜不能寐。”

这份信任让文相心中沉甸甸的,又倍感熨帖,“陛下莫怕,您是先帝血脉,无人可替代。无论如何,臣对您忠心不改。”

作者有话要说:哇还有不少眼熟的id哦,爱你们鸭=333=

第4章

踏出大明宫时,文相内心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轻松,脚步分外沉重。

他原属前朝官员,因前朝梁帝昏庸、官场混乱不受重用,文相有大才,却也不屑于在这样的官场冒头。

直到谢宗夺得大位,慧眼识英才,令文相满腹才华得以施展。

先帝谢宗是他的伯乐,他立过志要效忠终生。

马车上,卫烈由昏倒变成了呼呼大睡,没心没肺的样子竟让文相有·些羡慕。头疼地揉了揉额头,他知道,要说通这个莽夫还得费一番功夫。

天边依旧细雨连连,飘洒在文相肩头,他不禁望了望阴沉的天空,寒意直渗入心底。

…………

“陛下心情很好。”七巧布膳时,大胆开口。

她明显感到他们陛下的愉悦,这点从那微微翘起的嘴角就能看出。

陛下常年阴郁孤僻,难得有这样展露心情的时候。

“嗯。”云姜夹过一片东坡肉,微眯了眼享受它的美味甜腻,“与文相一番谈心,通透许多。”

七巧跟着笑起来,为此感到高兴。

很快,短短几日间,大明宫内伺候的宫人都感受到了陛下的转变。

以往由于陛下脾性不好,他们大都小心翼翼,宛如时刻背负着沉甸甸的巨石。如今陛下眉头明显舒展,他们行走便也轻快许多。

长公主谢淸妍迈入大殿时,几乎都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再一看懒懒躺在摇椅上的人,更是忍不住眨了眨眼,这是她那个阴沉沉的皇弟?

虽然感觉到变化,但根深蒂固的印象很难更改,长公主并未行礼,坐下直接道:“长庭,此次我进宫有事寻你,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长公主是阴太后唯一的亲生女儿,亦是备受先帝宠爱的大公主。但她有事不怎么找亲娘,而是来找当皇帝的弟弟。

姐弟俩儿时相处不太好,主要是长公主经常欺负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认为他抢走了父皇的宠爱,又分薄了母后的注意。小长庭自卑又极度渴望关爱,从不敢和长辈告状,反而时时顺着这位长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