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2 / 2)

长大后,二人的相处模式也没变过。

长公主叙述来意,“我前阵子得了个小郎君,在府里好好养着。昌平伯见了,非说那是他流落在外的小儿子,如今日日到我府里来要人,还闹得京城人人皆知!”

她忿忿不平,“你说哪有这样的道理,我辛辛苦苦寻来的人,和他有甚么关系?难不成一句是他儿子,就能被他抢走了?也没人能给他作证啊。如今他倒好,摆出一副可怜模样,就日日有人帮他数落我。”

语罢,长公主猛喝一口清茶,仍觉怒火难消。

她跋扈惯了,却总有那么几个老顽固来触她眉头,若要她做主,非得砍了这昌平伯的脑袋才行。

一顿诉说,身边却格外得清静,长公主才意识到没有回应,顿时不满地叫道:“长庭,长庭?”

云姜从昏昏欲睡中醒来,一脸迷茫地看她。

长公主晃了晃眼,心想她这弟弟好看是好看,就是长得太漂亮了,她还是喜欢俊朗些的。

她颇为生气,“长庭,皇姐受欺负了,你都不为我做主么?只要你随便下个旨意,那昌平伯哪里还敢来闹我。”

云姜想了想,温和地告诉她,“母后在凤宁宫。”

手还指了指东边。

不知为什么,长公主有种他在说“你没娘吗?要来找我”的内涵感。

她摇了摇头,忘掉那种荒谬感。长庭最是听话,怎么可能嘲讽她。

她想起身边人劝过的话儿,长庭怎么也是天子,不可让她呼来喝去,便清清嗓子柔声道:“长庭,不仅是我委屈,我也在为你委屈呢。昌平伯敢这样光明正大地欺负我,就是看不起我们皇家,是把你的面子踩在脚底,你没感觉吗?”

“没感觉。”云姜回答,然后打了个呵欠。

长公主:“……”

她刚要露出怒容,就被话语打断。

“有两个办法。”

“什么办法?”

“把人还回去。”云姜慢吞吞说着,双眼慢慢闭了回去,“或者把人打走。”

说完,摆摆手,“请长公主出去,我困了。”

没来得及再发一通脾气,长公主就呆呆地被请出了大明宫,想到那两个主意,脑袋生疼。

她要是想把人还回去或者敢把昌平伯打一顿,还用来这儿么!

余光瞥着长公主离去的背影,大明宫不少宫人都觉得身心舒畅。他们早觉得陛下该这么做了,长公主任性跋扈,烂摊子不敢摆到太后那儿去,总让陛下来收拾,叫陛下背了不少骂名。

如今陛下终于醒悟,他们顿时欣慰了。

连女主子玉云姜都不想搭理,更别说一个纯粹找她收拾烂摊子的长公主。

她舒服地睡了一觉,醒来后通体舒畅。

那场“谈心”过后,文相果然不再勉强她做不愿意的事,所以连着四五日,她都借养病之由窝在寝宫吃吃喝喝睡睡。

许是停药的缘故,她感觉精神好了不少,身体不像最初那般绵软无力,行走起来大致能和普通人无异。

“太学今日是甚么课?”

如果是文相的课她就去听听,不能太不给面子。

“回陛下,今日是骑射课。”

骑射?云姜沉吟,“更衣,我去看看。”

她未换骑装,仍着常服,苍白的病容看起来便是一位病弱小公子。

今日天儿好,深秋的艳阳令人暖意融融。

前往校场的道路两旁栽满了长青树,绿荫清风,光影斑驳,别有美态。

皇家校场占地极大,主要用于教习射猎,修行武道,重大节日也会用于练兵。

路上慢悠悠磨蹭了些时辰,云姜抵达校场时,里面已经开始赛马。

马踏飞尘,扬起的尘土模糊了视线,但阻挡不住场内的矫健身姿。

没有惊动其他人,云姜入内随众人站在一块儿欣赏。

大约是从战乱中建立新朝的缘故,雍朝尚君子六艺,世家权贵中几乎人人都文武兼备。即使是被文相称为莽夫的卫烈大将军,行军布阵也是大家,更有一手妙笔丹青,只是他相貌粗犷,行事直率,才被人冠以莽夫的名号。

先帝谢宗给儿子留下了不少忠心的能人,只要谢长庭稍微懂得如何用他们,做个守成之君其实非常容易。

不少人注意到,有匹黑马一骑绝尘,遥遥领先其他人,搭弓射箭的力道悍而稳,即便在飞驰的骏马上,依旧将箭稳稳射中了靶心。

“陛下,那是卫息卫校尉。”来喜轻声解说,“据说是卫校尉在此练武,有学子想同他一比高下,才有了这场比试。”

卫息是卫烈之子,自小随卫烈练武,少年起便经常亲自领兵灭流寇杀悍匪,如今并无大战,但他展现出的将才丝毫不逊其父,年纪轻轻就被封校尉,是典型的别人家的孩子。

无怪乎有人不服,难得在校场见到他,便想一试高低。

三场比试,卫息皆拿头筹,众人终于服气。

“不愧是卫校尉,有卫大将军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