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节(1 / 2)

卫息道:“承让。”

他像是一柄沉默而锋利的剑,只有恰当的时候才会显露锋芒。但正是因为他的出色,子玉容不下他,便污蔑卫息对她心怀不轨,意图侮辱,让谢长庭亲自砍了他一臂。

长子出彩,卫烈同样高兴,他不是擅长夸奖的长辈,只拍了拍儿子的肩,然后一转头看到小皇帝的脸,笑容就硬生生停在了脸上,僵硬了。

“……陛下?”

虽然被文老头说服了,但卫烈还是不习惯皇帝居然是个小姑娘的事实,突然碰见,完全不知要如何是好。

校场都尉一惊,连忙赶来,“不知陛下驾临,微臣有失远迎!”

以前小皇帝几乎不来校场,主要是身体太弱受不住,十次骑射课能来一两次就算不错了。

是以众所周知,陛下并不擅骑射。

他的动静引起众人注意,这下所有人都瞧见天子,纷纷下马赶来行礼。为首之人除了卫烈,还有位意想不到的人,长义王魏隐。

长义王日理万机,要见到他,比见到天子更不容易。

校场都尉心中惴惴,不知今日走的什么运,来了三樽大佛。

“陛下。”魏隐唤了声久未见面的小皇帝。

他身为四位辅政大臣之一,相貌却意外得年轻,金相玉质。

不像个手掌生杀大权的权臣,倒像是众多深闺少女梦中的雅致贵公子。

这是于外人的印象,云姜却只有一个感觉——他老了。

曾经的魏隐,只比翁云姜年长一个月,如今的他,却比她足足大了十五年一个月。

经久岁月带走了他少年意气的面容、朝阳般热烈的双眸,取而代之的是眉梢终年不化的积雪,冷冽至极。

剧情中,他出场的机会也不多。由于执掌大权被子玉所忌惮,子玉便时常在小皇帝耳边挑拨,道长义王有不臣之心,小皇帝不知信没信,但的确疏远了魏隐,且时有打压,使他干脆离京回了封地。

魏隐问,“听说陛下龙体抱恙,现今可大好了?”

“好了许多。”云姜客气回。

“那就好。”

简单两句对话,君臣似乎就无话可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默认封面还是太丑了,忍不住去买了个封,嗯比我自己做的好多了哈哈

请多多留言鸭~没有上榜的日子就靠大家的留言来鼓励啦-3-

第5章

日色渐移,树荫笼在了场内,明暗各半。

云姜道:“朕只是来看看,不必多礼,你们该做甚么做甚么去吧。”

大多数人退了,卫烈问,“陛下来校场是练武,还是看一看?”

“看看而已,若来了兴致,随意练练也行。”

卫烈眉头舒展开,“校场混乱,奉宣,你随侍左右,护陛下周全。”

卫息应下,当即跟在云姜身后。

论武力,卫息是年轻人中的佼佼者,且忠心不二,由他护卫再适合不过。

云姜走得很慢,宛若徐徐清风,缓缓拂过沿途风景。分明是病恹恹的模样,一双眼眸却清亮无比。

卫息在京城外听过许多关于天子的传言,有人道天子年少无能,朝政被权臣把控,有人道天子命不久矣,江山或将二度易主。

他从不管那些,父亲只告诉他“忠心”二字,他就不会有其他想法。

“我想骑马。”前面的云姜突然停步。

卫息问,“陛下学过吗?”

“没有。”云姜道,“看起来很简单。”

卫息默了会儿,为小皇帝这脸上写着的“朕是天才,一学就会”的话而沉思。

但他没有反对,而是着人牵了匹温顺的棕色母马。

卫息言简意赅地讲解了初次骑马的要领,云姜听得认真,不时点头,看起来像个听话的学生。

她其实早会这些,骑马射箭无一不精,这具身体虽然没练过,对她而言也不算难事。

等到真正上马时,云姜并未借力,直接翻身而上,驱动缰绳,马儿立刻走动起来。

卫息骑上自己的马,紧随其后。

控制着速度,云姜身下的马从慢走到小跑也仅用了小半会儿,待她逐渐熟悉了这具身体能适应的节奏,便直接飞驰起来。

来喜等人看得心惊肉跳,卫息倒很沉稳,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护卫。

马鞍坐具让云姜无需过多费力操控,骑马溜了校场两圈,也只是微微气喘而已,身体算不上难受。

这对其他人来说已经足够惊奇,毕竟以前陛下几乎是迎风便倒。

疾驰中,一道瘦弱的身影映入眼帘,狼狈的形容与此处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