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节(1 / 2)

礼部尚书叹气,好友自是也理解他的心情,“文相素来好脾性,也不知这宁国公如何惹了他……”

他想了想,出谋划策,“你那外甥不是娶了刘氏女么,刘氏和阴氏一族素来亲密,不然令他搭桥去问问这两位发生了何事。再不然,把此事与阴氏通通气,宁国公知道了,届时真有事也怪不到你这儿。”

礼部尚书闻言双眸一亮,拍手,“是个好法子!文彦,真是多谢你了。”

京城宗族关系复杂,世家联姻使得氏族大树根系愈发庞大,几乎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但好处也有,若要与谁搭话,总能找到点关系。

想通了解决的办法,礼部尚书满脸轻松地迈进了含元殿。

众人到的时辰相差无几,以四位辅政大臣为首,其余人各站其位。

四位辅政大臣文相、柳相、长义王魏隐、宁国公阴寿中,又隐隐以文相为首。一来文相主持过几届科举,门生众多,二来文相处事公正严明,清名满天下,便是执掌重兵的长义王也愿意听令于他。

站在前列的文相微微锁眉,这和他以往形容并不相符,事实上文相忧虑已有段时日了,许多人都能感受到。

早朝时辰到,文相刚要开口,內侍一声“陛下到——”,令所有人齐齐看去。

文相更是惊喜不已,“陛下——”

他几步迎去,看到云姜身下轮椅,顿足,“陛下这是……”

“小问题。”云姜对他颔首,“文相不必担忧。”

文相点点头,事实上看到小皇帝出现就已经让他很欣慰了。

那次谈话后回到府中,每每想到小皇帝他都百感交集,一为其真实身份,二为其遭遇。他有个小孙女,只比陛下小了两岁,在家中千娇万宠,无忧无虑,陛下的情境却与此千差万别。

“最近朝中有甚么事?”云姜问道。

作者有话要说:得到一个惊天噩耗,我的国庆假很可能要泡汤了……

床上八日游没了啊_(:3」∠)_感谢在2020-09-2419:49:25~2020-09-2521:20:3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云故子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章

即便清楚面前的天子是女郎,云姜一问,文相还是把紧要的几件事都道出来。

朝中政务素来不少,当初雍朝只建立八年就换了一任国君,如今天子年少平庸,真正效忠之人寥寥无几,以致朝野隐分党|派,行事各有其道。

一派紧随文相忠于皇室,一派因阴太后的存在亲近阴氏,其余人看似无派只认真履职,暗地里其实也在衡量筹码,指不定何时便择木而栖。

据文相所知,就有人想暗地投诚长义王,还有人与远在封地的诚王有联络。

长义王魏隐是文相暂且还算放心之人,而诚王是先帝非一母同胞的兄弟,为人低调,但谁都不能保证他的忠心。

文相讲述了两事:一是山东有十万两黄金的官银被劫掠,二是沧州发现今年会试舞弊。这两件事几乎都举朝震动,如何处理、该派何人处理,为近日朝堂上必争之事,今日就要下定论。

文相一说,云姜顿时有了印象。

十万黄金和会试舞弊一案,在书中都属重要剧情。十万黄金为匪徒劫掠,柳相举荐光禄少卿周赟前往山东追缴。周赟最终剿灭山匪,追回了五万黄金。沧州会试舞弊案则派了大理寺少卿齐政去查,齐政查明后处罚极重,舞弊之人三代内都不得参与科举。

这两个案子,都让子玉等人获利极大。

周赟是柳相的人,他昧下了五万黄金,作为来日举事之用;至于沧州舞弊案,也是柳相的人一手炮制,试题的确有泄密,但却与被查出舞弊的那些人无关。齐政过于刚直,好用重刑,又有人特意引导,造成了这桩冤假错案。

在这桩案子里,数百名学子无辜被拘,甚至有人失去性命。

一年后,此案被翻,列举出了种种证明那些人清白的证据,在学子中掀起了极大风浪。

云姜表示知晓,“我来听听而已,你们继续商议。”

文相深深看她一眼,颔首。

百官给天子行过礼,如往常般开始议事,云姜往后一躺,用了个极舒服的姿势。

含光殿下,朝臣皆着青袍束玉冠,含廉直高洁之意,在殿中齐齐一站,宛若修竹挺立。

先帝破格提拔了许多年轻臣子,朝臣又大都相貌清俊,不论其他,看起来当真是赏心悦目。

除去已见过的那几人,云姜视线大理寺正卿秦致与宁国公阴寿这二人身上停顿了会儿。

秦致此人很不简单,掌刑狱,断案如神,敏锐至极,剧中便是他识破了子玉弟弟的身份,令柳相他们险些功亏一篑。可惜秦致的妹妹为子玉弟弟所迷,为了他偷走了秦致书房中的证据,还害得秦致差点入狱。

至于阴寿,则是又一个皇权下的野心家。他是唯二知晓小皇帝身份的人,早做好了准备,只待偷天换日,让阴氏血脉坐上皇位。

这把椅子周围危险重重,不管是子玉、柳相,还是阴氏,都注定她安稳不了。云姜想着,又慢吞吞剥了颗糖含入口中。

朝堂上,柳相终于提出让周赟带兵前去剿匪追回黄金。周赟出身将门世家,本身也很彪勇,受封武骑尉,为人沉稳低调。

此人一经提出,众人几乎没有异议。

云姜坐直了些,“文相国。”

文相立刻回首,“陛下有何吩咐?”

“只派一人,是否有些不妥?”

文相笑了笑,“陛下放心,还有五千精兵同往,当地太守也会拨兵相助。”

“朕的意思是,此事只交由周赟一人,能放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