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1 / 2)

他许久没再尝到这样的味道,此时舌尖都为之微微一颤,蜜茶已经淌过喉间入腹,明明是温水,感受起来却近乎滚烫。

“换一杯。”魏隐自然而然地放下茶盏,“冷茶就好。”

“天凉了,还是少喝冷茶为好。”顺口说了这么一句,云姜还是着人换茶。

恰时,魏隐亲随上前一步,将王府此次准备的生辰礼呈上。

以往魏隐送的,无非是书画墨笔之类的珍品,在打开长长的礼盒前,云姜还想兴许是一支笔,撞入眼帘的,却是一把弓。

“上次在校场见陛下似乎对这些有兴趣。”魏隐开口,“臣便投陛下所好了。”

云姜笑起来,“那次在校场胡闹,我还被古太医训了好一顿,说是我身体不好,若再胡闹,他便要当场自戕,王爷这可是助纣为虐啊。”

魏隐唇角一弯,露出转瞬即逝的笑意,“陛下会好起来的。”

他坐在椅上,端起了茶如此道,然而那声音中的温和,甚至无法让人分辨出是真切的关怀还是漫不经心的敷衍。

云姜低头打量这把弓,弓身为古朴的黄铜色,上嵌玉石,流光溢彩,乳白色的弓弦紧绷,稍有不慎可能割破手掌,的确是把好弓。

她有些爱不释手,“是件珍品,却之不恭,受之有愧啊。”

“陛下喜爱,便是它之幸事。”

本就是谦恭两句,云姜也不再推让,顺势收了这礼。

虽说送这礼乃顺手而为,但见小皇帝如此喜爱,总叫送礼之人心情也颇感愉悦。

见小皇帝只顾把玩长弓,魏隐道:“臣还有要事,就不打搅陛下了,先行告退。”

云姜颔首,头也不抬地任他离去。

…………

狭长的宫道上,骏马缓行,来往行人中,也唯有魏隐有这个特权。

楚生牵着缰绳,“王爷,那把弓您珍藏多年,素来爱护,怎么送了出去?”

他在奉上礼盒前,根本不知道里面放的是这把弓。

楚生并不知这把弓的意义,但见王爷时常拿出来,或凝视,或护理一番,又或兴致来时引弓射箭,想来和寻常的弓地位是不同的。

“死物罢了。”魏隐言简意赅,“明日你去收拾行李,与我一同去沧州。”

楚生立刻应声,瞬间忘了此事。

他却不知,马上人脑海中不自觉翻出了那日小皇帝骏马飞驰时明亮的双眸。

那双眼,清透而直接,多年前魏隐曾看过,也很喜爱。·

只可惜他所喜爱的东西,总是不长久。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好多小可爱还是懵,再解释一下——

女主本来就是这本“书”里的人,她十五年前死了,死而复生成为小皇帝以后才知道自己的世界原来是一本书,而魏隐就是她曾经认识的人啦~感谢在2020-10-0122:47:49~2020-10-0221:31: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乌江榨菜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4章

显章八年,九月初六,天子降诞日,设宴菡萏楼。

“子扬,你也要换上新衣服,快过来。”

一大早,宫婢抱衣追在子扬身后跑,子扬上蹿下跳,就是不肯服从。

宫婢气喘吁吁,看着站在树杈上一脸得意的子扬无奈道:“七巧姐姐,你也说说他,今儿是陛下生辰,怎么能穿得这么灰扑扑的。”

七巧摇头,指了指内殿,“你也不是不知,子扬只肯听陛下的话。”

经过半个月教导,子扬性格明显活泼许多,心性虽依旧憨直,但已经懂得对其他人调皮了。宫侍们眼看着他被陛下一步步调|教至此,心中也不得不叹服,陛下用这近乎驯兽的法子来驯人,效果竟也不错。

来喜手背交错垂在衣襟,站在门口,含笑看子扬,“你再不下来,待会儿吵醒了陛下,朝食可就没了。”

子扬听懂了,犹豫着跳下树,刚要张口,被突然打开的窗户吓了一跳。

见到窗边的人,顿时心虚,脖子微缩。

“过来。”初醒的天子声音微哑,眼皮半耷着,披了件轻衫,清瘦单薄。

他随口一唤,子扬立刻窜了过去,讨好地仰首,双眼湿漉漉。

十足的小狗作派,云姜颇为受用,伸手揉了揉他粗硬的头发,有些扎手。

“西角的梅花开了,去摘几枝来。”云姜吩咐,“摘最高处的几枝,其他不要。”

宫中梅花栽种得少,只零星落了那么几株,但也都是珍品。

子扬领命飞奔去时,七巧等人便入内给陛下梳洗。

生辰不同往日,自得庄重些。

天子有十二章服,绘日、月、星辰、山、龙、火等图样,以五彩彰施于五色作服。阴太后着人送来的便是件玄色华服,肩上左日右月,中绣腾云驾雾的五爪金龙,气势汹汹,似在俯瞰世人。

寻常人靠衣装已能改头换面,这件天子华服一披,更显得锐气凛然,威仪深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