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1 / 2)

“哦?”云姜莞尔,“比子玉还美么?”

猝不及防被调戏了把,子玉粉面泛红,一时忘记言语,片刻才低低道:“自……自是较婢要美得多。”

她本就容貌清秀,含羞带怯的模样更似悄然绽放的山茶,美不胜收。

虽不知这是真情实感还是特意做出的模样,但美人总是赏心悦目,既然目前杀不了她,云姜也不介意先欣赏一二,续问,“只带了诸位夫人?”

“并不是,好些夫人还携了家中小辈。”

云姜露出感兴趣的模样,“那我也去陪陪母后,顺道,把这条烤鱼也送去。”

她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意图并不掩饰,以致子玉险些没能反应过来,陛下这话……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吗?

眼见小皇帝大步一转,已经迈出了骊亭,子玉连忙跟上,只觉捉摸不透面前人的想法。

寻常少年会有的慕少艾,放在小皇帝身上却是如此不正常。

她又想到上次兰姨所说的少年善变,心微微沉了下去。

**

御花园中,阴太后在诸位夫人们簇拥中含笑交谈,心中却颇为不耐。

尤其是家中有适龄女儿的那几个,攀谈得格外热烈,她哪能不知这些人的心思。

她本没允许朝官今日带如此多家眷,奈何小皇帝那儿开了口,作为明面上的母子,阴太后不好驳他颜面。

索性都带来园中走一走,也看看都是哪府最为热切。

园中左右栽满山茶,其中以紫袍山茶开得热烈,重瓣花冠红得发紫,芳香迷人。

“挽芳。”阴太后唤道,“你过来。”

一貌美少女从人群后小步走来,低眉垂首,很是柔顺,“太后娘娘。”

她是阴氏族中的庶出女儿,亦是此次太后特意点名阴氏要带进宫之人。

既然这次生辰后注定要给天子安排知晓人事的人选,阴太后自然要选自己人,且要好拿捏之人。

挽芳秉性柔弱,姨娘亲弟都在族中,自会乖乖听话。

本来阴太后的打算并非如此,她最初中意的是子玉,不然也不会把子玉放在身边宠爱了这么久。

柳相曾道子玉乖巧忠心,又父母双亡,恐要他们安排个好前途。阴、柳两族一直就十分交好,她相信柳相所言,正是她所想之意。

可惜,最近子玉似是心事颇多,服侍她时竟破天荒出了差错,虽然不是甚么大错,但已经让阴太后开始重新审视她。

身边嬷嬷也早有警惕,道子玉和陛下走得太近了。

太近了,就容易生出不该有的心思。

种种思虑下,临到这日,阴太后便换了人选。

慈面含笑,阴太后摘下一朵紫袍山茶,亲自戴上挽芳发髻,夸赞道:“此花与你相得益彰。”

夫人们顿时接连出声,“阴姑娘貌美,花也不过是陪衬。”

“不愧是娘娘族中的姑娘,有娘娘当年风貌。”

赞誉之声不绝于耳,挽芳长年居于深院,何曾见识过这等架势,顿时羞得手脚不知放何处才好。

她这稚子般的举动,令阴太后微微满意,同时也有丝一闪而过的担忧。

乖巧是乖巧,只不知能不能办好她交待的事。

宫婢小步跑来,轻声道:“娘娘,陛下来了。”

“陛下怎的来了?”阴太后皱眉,回身走去,还没两步就碰到了被宫侍簇拥的少年天子。

“母后。”云姜唤她,“听说母后在这边赏花,我便来看看。”

她理过了衣衫,此时又是清贵雅致的少年模样,眸中带笑,很是平易近人。

诸夫人身边的众女目色微荡,魂不守舍地跟着长辈行礼问安,心想:却无人说过,陛下生得这般清俊。

清俊的陛下眼眸微转,视线扫了一圈,被看的闺阁女子皆羞涩低下了头,不敢对视。

待看到发戴山茶的挽芳时,云姜夸赞道:“名花倾国两相欢,古人曾不欺我。”

挽芳顿时双颊飞上霞云,脑袋昏昏,不知今夕何夕。

阴太后:……怎么变得如此轻浮?

第16章

不知这个‘儿子’今日转的什么性,阴太后多审视了几眼,还是招手道:“挽芳,来拜见陛下。”

“是。”

顶着众多目光走去,挽芳感觉后背很是灼热,紧张不已。她早知太后娘娘召她进宫的用意,临到此时依然觉得不可置信。

她何德何能能服侍陛下。

何况……陛下看起来好生温柔。

云姜问,“把酒挽芳时,可是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