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节(1 / 2)

文相当机立断,命人率兵乔装追去了,并忍不住骂了一声卫烈,“你的好儿子,胆大包天!”

卫烈没反驳,兀自沉思半晌,竟嘿嘿笑了出来,文相脸色黑沉。

云姜离京前,其实还另留了信给子玉。

子玉休养已久,对外称受了惊吓高烧不断,实际一直在思索救驾失败和子扬的事。柳相传话安慰她,一计不成另有办法,本就没有万无一失的计谋,让她多花些心思在小皇帝身上。

柳相每每传话,说得最多的也就是这些了。以前子玉倍感熨帖,对柳相的忠心和爱护,也十分感激。但如今,只要想到柳相可能因为子扬的存在而舍弃他们姐弟,心中不免存了怪异,再看到这些,便不由想,柳相有何部署总不会和她说道,只有需要她配合的,才会额外告知。

其余的,也就是令她服侍好太后,与小皇帝打好关系。

究竟是不想让她担忧,还是觉得她只能做这些,其他无需知晓?

子玉心知自己不该有这些想法,柳相救下她姐弟二人,她本该铭感于心。萧氏江山的复辟,也全靠柳相筹谋,他是再忠心不过的。

可大约是懂得了被人真心维护的滋味,那日小皇帝为她顶撞太后的场景犹历历在目,再回味以往身边人的举动,便总觉得他们不过是因自己的身份而如此罢了。

越想,子玉心绪越乱,此时又看到了小皇帝的留信。

信中感谢了她那日奋不顾身的救驾之举,令她好生休养,给她另备了珠宝布帛等赏赐。小皇帝道近日烦忧,自觉才智平庸,也觉朝堂宫廷无趣,无心权谋,便去京外散散心,不日再回。又对她说太后性情多变,不好伺候,让她还是早些回柳府的好。

话语中字字不提二人以前的暧昧情谊,但子玉又分明感觉到小皇帝对自己的切切关怀,那话里的意思,竟像是要抛却两人的前尘过往,让她奔个好前程去。

信笺放置在干燥处多日,已然泛了黄,一角卷曲,墨色的字迹端秀方雅。子玉几乎能想到,小皇帝伏案给自己写这封信的模样。

他自小就不爱读书,更遑论写字,是文相压着,才勉强练得一手好字,但每每写字时,都是抿直了唇角,一副老大不乐意的模样。

子玉实在难以定心,她小心把信收进了带锁的妆奁,决定出宫一趟。她要去寻弟弟子熙,子扬的事其他人不好说道,唯有子熙还可商议了。

她去了长明巷,荀老的宅院就在这条巷中,甫一靠近,便有清雅桂花香气袭来,不知是否因心中带了念想,子玉总觉得其中还夹杂着淡淡书墨香。

朗朗读书声入耳,子玉静听了片刻,颇为欣羡。

下课时她才敢去打搅,一问,才知道今日子熙并未来学舍。

同窗道:“他近日都来得少,上回考校也不见人影,荀先生都很不满。”

子玉一惊,“那你知道他会在何处吗?”

“无非是红袖楼之流的地方。”同窗露出不屑神色,“他与郭生几人交好,还能去何处。”

子玉又细问几句往日子熙在学堂的境况,大为意外,这些事情,兰姨她们竟是从未和她说过。

心烦意乱之下,子玉就要离开,却在门口被人追上,望着她的神情欣喜不已,“子玉!你来了竟也不和我说。”

面前这个俊朗少年,便是荀老最疼爱的幼子荀琅,纯真青涩,当初对子玉一见倾心,便一直追随在她身后。他却不知所谓的一见钟情也是人意而为,为了将弟弟送进荀老的学舍,子玉特意与荀琅“巧遇”,实际对荀琅此人,她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

往前她还能和荀琅温柔应付几句,今日却忍不住情绪,“我送子熙来,是叫他好生学习的,怎么他近日只顾贪玩去了?听说荀先生也很生气。”

荀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酒窝,他是不觉得少年人贪玩有甚么问题的,只是子玉这样着急,就安慰道:“是我不好,没看住他,爹那儿你放心,绝不会叫他退学的。”

荀老治学很严格,品性才学皆要出众,也不是没有中途被他扫地出门的学子。但有荀琅在,走个后门不成问题。

子玉听了,却没有很高兴的模样,神色颇有几分古怪,最后说了句我去寻他,就急匆匆走了。

荀琅拦也不及,又没能和心上人多说几句话,很是失落。

红袖楼坐落于八香街,八香的名声,来自于这条街上有名的八位美人,都是这条街上几座青楼的顶梁柱,卖艺卖身皆有,但绝不是简单的皮肉生意,只供富商高官之流赏玩。

子熙此来,是同窗郭生等人说要带他见见世面,实为狎妓。

起初子熙尚有几分放不开,待美酒入腹,佳人入怀,身边笑语浪言不绝于耳,便也不觉得有甚么了。子熙贪玩不是第一次,柳相也知道他的心性,每回只温言教导,叫他不要误了功课。

子熙天性聪慧,功课即便落下了,稍稍努力便能追赶上。他见柳相并不严厉,还十分宽待纵容,逐渐便有些肆无忌惮了。

他自然知道自己的使命重责,但身边有太多人为他鞍前马后,宫廷内外,都无需他操劳担忧,他只需最后能坐上那位位置就行。这实在太简单了,子熙想,以他的才智治理一国绝不成问题,在此之前,就先叫他松快松快罢。

抱着美人,子熙深深嗅了一口,馥郁芳香令他心驰摇曳,少年的耐力也快不够用了。

子玉在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她的弟弟毫无兰姨说的乖巧,这糜烂的模样活脱脱是她最瞧不上的纨绔子弟,连曾经的小皇帝都比不了。

她深吸一口气,没有冒然闯入,而是在隔壁观望。领她入内的跑堂本还有些担心这出手阔绰的小女子闹事,见她安分,便也放下了心,反手关了门,令她有事只管呼唤。

压抑着怒火,子玉只想知道,子熙这样胡闹,身边到底有没有人管教。

幸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不出一刻钟,红袖楼又迎来客人,竟是柳相亲临。

子玉微微松开眉头,她对柳相教人的本事还是很放心的,但没过多久,脸色就重新僵硬了起来。

柳相遣退了多余的人,只留子熙在屋内,却不是为训斥他。柳相说的是子熙误了荀老考校一事,让子熙回去记得向荀老赔罪,道已经为他备好赔礼,并教予他认错之言。说到狎妓一事,柳相毫无责备,只叫他注意身体,莫要玩得太过。

子玉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离开了红袖楼,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对柳相的不信任,还有对弟弟子熙的不满。

当初子熙入荀老学舍时,她是多么羡慕,恨不得以身代之,可惜她必须留在宫中。子熙却毫不珍惜,只知玩乐。这样的对比让子玉第一次意识到了不公平一词,她是年长子熙几岁不错,她也自觉应当多担待几分,可两人的区别,实在太明显了。

她在宫中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小皇帝和子扬的事数夜难眠,子熙却在此潇洒快活,无人指责。

只因为子熙是男子,而她是个女子。子玉心中其实很明白这点。

再说柳相,如果是真心辅佐子熙,就不该如此放任。子玉看得出来,子熙因为这些已经对柳相极为信赖,但柳相待他们却不见得毫无私心。

…………

沧州刺史府,几人议事间,一上午便不知不觉过去了。

翁朝作为东道主,宴请众人往酒楼用饭,他自觉尚有几分薄面,幸也无人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