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节(1 / 2)

翁朝状似不经意地挪了一步,挡住魏隐视线。

事关大案,这二人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胡家宅院,翁朝本该更凶些,以拷问的语气,但一对上少女含泪的眼,他感觉自己怎么都凶不起来了。

“……卫姑娘怎么在这里?”

“听说了胡家惨案,随奉宣哥哥来看看。”

她这声奉宣哥哥一叫,让卫息脸色诡异地红了下。

他再次告诉自己,陛下虽然身着女装,但也是气概铮铮的男儿,不要胡思乱想。

卫息第一次强迫自己,多想了会儿在家中的表妹乔玲。

云姜接道:“奉宣哥哥此前也遇过不少大案,兴许能帮上甚么忙。”

“这是自然,不用说,我们也是要去找卫校尉帮忙的。”秦致出京太早,并不曾得知卫息擢升禁军统领的消息,卫息当然也不会特意纠正他。

五人以一种奇特的位置站在一块儿,各自都有心思,还是属下来报找到了额外线索,请几位去看一看,他们这才动起来。

…………

与此同时,后宫极为偏僻的楼阁,在日前关进了一女子。

送饭的时辰,宫婢叩了叩门扉,里面依旧没有应答,她并不奇怪,照旧把食盒放在了门口。在转步即将离开时,脑中想法一转,终究是对里面的人有丝同情,便凑近了,透过门上小小的洞口道:“子玉姑娘,好歹用些饭食,太后娘娘暂时把你关在此处,应该也只是一时怒火上头,她那样宠爱你,不会关多久的。”

其实谁也不知道子玉到底犯了甚么错,惹得向来对她宽待的阴太后雷霆震怒,把人锁在了这里,只让人三餐送食。

已经送了四顿了,但子玉一口都没吃,要不是透过洞口能看见里面的人一直静坐,宫婢都要以为人出了事。

除去天子所在的大明宫,其他宫的宫人其实都对子玉颇有好感,毕竟她与人为善,又出手大方,多少都有人情在。

抬了抬眼,子玉轻轻道:“我会的,多谢。”

她嘴唇早已干裂,简单的一句话也听得出声音沙哑极了,用气若游丝来形容都不夸张。

宫婢再叹一口气,忍不住说了点真心话,“以我们的身份,在天家面前不过都是蝼蚁,他们想宠爱谁便宠爱谁,厌弃起来,也快得很。你不该把这些放在心上,若当真想要出去,不如先收拾好自己,再寻机会就是。”

子玉抬头,这回认真看了眼她,道:“嗯,我知道的。”

“知道就好,别只顾折磨自己了,多少吃些。”

宫婢走后,这小小的屋子重新安静下来。静坐的子玉,却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一蹶不振,她只是一直在思考,思考自己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原因。

子玉记事很早,所以对国破时的场景记得极为清楚,她的母妃死得那样惨烈,奶母也无力地倒在了地面。所以,在她和弟弟被柳相等人救下,并被告知她的使命时,她一点都没有异议地接受了,且将其视为天职。

不管是让她假意逢迎勾引小皇帝和其他男子,还是让她杀人放火,只要能够复仇,能够帮他们夺回梁朝江山,甚么事她都愿意做。

但她从来没想过那个可能,她所做的一切,竟都在为他人做嫁衣。

自从那日见到柳相对待弟弟的态度,子玉就在有心观察柳相做的事情,然后震惊地发现,柳相居然和阴太后有私情。如果说这是为了方便把手伸入宫闱,她也能理解,但她私下让兰姨带她出宫,回了一趟柳府。

在柳府的书房中,她找到了许多柳相与人来往的信件。令她觉得冷汗涔涔的是,柳相所说的复国的一干人等,所有的联系都付在柳相一人身上,他们彼此之间并不知晓,也不知道子玉、子扬的具体身份,柳相在这些人之间的威信极大。

子玉毫不怀疑,即使最后他们成功了,柳相推上去的是他手中的傀儡,那些人也会相信他。

这样实在太过可怕,子玉原本以为她和子扬是复国大计中最重要的部分,到头来发现,他们不过是个幌子,是个门面。柳相要他们这个由头,只是在为他自己罢了。

他才是野心最大的那个。

相对于柳相来说,她还是过于稚嫩,过于天真。

她犯下的最大的错,也就是这么多年都被柳相的表象蒙蔽,从未注意到他的不寻常之处。

因偷看了那些信件,子玉被柳相发现,虽然那时她已经回了皇宫,但柳相依然通过阴太后把她关了起来。直到如今,她也没想到柳相会怎么处置自己。

子玉倒不担心弟弟子扬的安危,那个傻子,被柳相哄的服服帖帖,恐怕连她这个亲姐姐都不记得了。

思来想去,子玉发现自己最后的倚仗,竟然是她一直虚与委蛇的小皇帝。

小皇帝……他离京前留下的那封信,被子玉藏在了胸口,此时似乎都仍在隐隐发烫。

她第一次感到了羞愧,陛下如此真诚待她,她却一直在利用他、唾弃他,甚至到如今,还想着靠他脱困。

某种程度上,她比柳相还要卑劣,但她只能这么做。

子玉打听到陛下似乎是去了沧州,只带了卫息和那个名为子扬的少年。子玉已经不去想子扬的身份了,当务之急,她只想摆脱柳相的控制,或者说,击破柳相的野心。

在宫中被关了三日,眼见自己很可能要被柳相带回柳府,届时才真是毫无机会,子玉便下了决心,写下一封信,托付给了一位可以信任之人,让他带去沧州。

子玉告诉他,卫息卫统领寸步不离的少年,就是她要找的人。

随后,子玉深觉这样还不够妥当,如果可以,她其实仍不想暴露前朝之事,但如果柳相做的太绝……

思及此,她又留下了一封信,如果真的发生了她不想看到的事,这封信她要确保能够送到阴太后手中。

信件尚在路上,这厢,沧州因为秦致特意放出的假消息而在四处寻找胡家的幸存之人,连找了三日,因赏金重,不少人都来报假讯,但翁朝也挑了些人给。

他们在衙署静观其变,这种时候,那些心怀鬼胎之人总会坐不住。

托卫息的光,云姜这无名无职的人物,也得以和他们待在了一块儿。他们几人在商议事情时,还想着要唤她一起,不过都被云姜拒绝,她此时正带子扬在外间煮茶。

茶烟袅袅,金骏眉的香气浮在空中。子扬正经地坐在位上,脑袋却不大安分,左顾右盼,偶尔嗅两口香气。

“想喝么?”云姜问他。

子扬猛摇了摇头,他不喜欢喝茶,一堆水下去不好喝不说,还占了很多肚子,叫他少吃了许多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