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节(1 / 2)

众人皱眉,秦致继续道:“舞弊一案,虽说查清涉案之人严惩便行,但影响到的却是沧州近十年来科举的考生,若是其中再出个冤假错案,朝廷的威望,在学子心中也会日渐微薄。若无威信,朝中以何治国?律令凭何盛行?”

“一路行来,相信各位也见识到了郡县之间联络甚少,各行其是,连朝廷的法令,于他们来说也不一定有用。”秦致叹了口气,“久居京城不出,我也算知道了何为坐井观天,只见京城周边的繁华,眼中却看不到其他地方深藏的祸患,无法替陛下防微杜渐,身为臣子,这是大不忠。”

他意味深长地说过这些话,最有感触的还是翁朝,“你说的这些问题,其实……我早有察觉。”

只是出于某种不可言说的缘由,他不会、也不能去向朝廷禀报,特意让京城的人注意到。

卫息内心亦有起伏,这些事他和父亲也都知晓,但父亲说,少帝还不堪重任,朝堂多数人各自为政,出现这种情况乃是必然。纵使文相有合纵之力,忠君之心,也无法单凭他一人就能收整这一团乱局。

少帝不立,何人来,都无用。

父亲还言,若陛下及冠前能醒悟,倒也为时未晚,不过付出些代价是在所难免。

卫息跟随陛下这些日子,渐渐悟了出来,陛下不是无力执掌朝政,而是无心。陛下对那个位置和自己的身份,并无归属感。

对于他们的交谈,魏隐只垂眸不语,修长的手指摩挲杯身,感受瓷面的热意。

秦致自责时,其实将他们的反应都收入眼底,最后扫一眼兀自煮茶的少女,见她仍神色悠悠,好似事不关己,又好似完全没有入耳。

他心中大致明了几分,继续道:“我怀疑的是,这两件事的背后,其实是同一势力在主导,有窃国之嫌。”

此话一出,众人反应又是不同了。

“寻常人不会突然起这等心思,雍朝新力虽才十余年,但也并未横征暴敛,大失民心。包藏祸心之人,定是本身身份特殊,或曾经在前朝时,就曾经同先帝一般,有望夺位之人。”秦致下了结论,“诸位,我怀疑,前朝犹有余孽,很可能是曾经的皇室中人。”

啪啪,清脆的掌声响起,秦致看到少女对他露出笑意,“秦正卿果然观察入微,虽全为推测,但也条分缕析,逻辑分明,我听了也觉得十分有道理。”

“卫姑娘谬赞了。”秦致还有好些话没有说出,此处人多,且代表的又是不同势力,他之所限先抛出这几句,是为观察他们反应罢了。

结果也没有让他失望。

云姜看着他,欣赏之意溢于言表。从她了解的书中剧情,和近日的相处可以知道,秦致此人几乎完美,唯一的缺点就是太重感情。

擅长断案,明明最需要一颗清醒理智的大脑,却给了他最重感情的心,真不知,这样的矛盾为何偏偏要出现在一人身上。

“此事攸关重大。”魏隐终于开口,“回京后,就禀报陛下罢。”

“是,我本也是如此打算的。”

说完这些,秦致就不再言语了,众人静静地吃完茶,他道想起还有些线索没琢磨清,就先一人离开了。

不知不觉,暮色下沉,天黑了。

衙署简朴,只有最基本的油灯,翁朝颇为不好意思,“我平素办案都搬到住舍去了,这里也就没太在意。”

只是这次涉及的人太多,还需要审讯众多人,才用到了这儿。

翁朝道:“夜里寒,卫姑娘就先回府里去罢,本也不用你一直跟着。”

“好。”云姜也不拒绝,当即起身,制止了卫息,“奉宣哥哥不用跟着我,有子扬保护呢,放心,你就留在这里帮翁使君他们吧。”

卫息应了,翁朝微微眯眼,依旧挠着头大大咧咧的模样,实则在想,看来还是想错了,这二人中分明以卫姑娘为主,似有发号施令的模样,恐怕其真实身份比想的还要复杂些。

正要离开的刹那,外间灯火忽然剧烈晃动,有人高喊,“小贼休走!”

随即,呼啦啦追赶人的声音想起,翁朝和魏隐目光一厉,二话不说直接奔了出去。卫息看了看云姜,得到她一个肯定颔首,也立刻追随而去。

云姜的视线,随他们延伸到了窗外,负手望了许久,没注意到子扬从魏隐的位置捡起了一个小盒,好奇地看了看,最后收入袖中。

刺史府本就不热闹,翁朝带走一批下属后,更显得清静。

管家见了云姜的马车,热情有礼地问了可要用饭食,得知她要沐浴,又吩咐人立刻去备热汤。他忙碌的模样,颇有些像十多年前,笑着唤云姜去净手用饭的时候。

“不用特意招待。”云姜抬手,“府中也有不少事,管家自己忙去罢。”

末了,见他满面皱纹又添一句,“夜里也要早点歇息。”

管家笑笑,“年纪大了觉少,倒不如趁着身子骨还硬朗时多忙一忙,也省得日后只能躺着了。”

“与管家相比,我倒是惫懒了。”云姜道,“我最想做的,还正是整日躺着,甚么也不做。”

这出奇相似的话,让管家眼眸闪了闪,“卫姑娘说的哪儿的话,各人活法不同,也无高低之分,自己高兴就好。”

点点头,云姜不再和他闲聊,带子扬回客舍去了。

身后,管家站在原地静静望了她一会儿,才转身回厅。

今夜也不知能不能得个清静,但云姜却是真想休息的。来沧州这几日,好玩是好玩,见到的故人也多,但耗费的心力也大,她差点都忘了,自己如今是个弱不禁风的病美人。

实际上,自从她成为小皇帝之后,有许多人看到她也会忘记这一点,盖因气质改变对一个人来说变化太大了。

她即便是静坐在那儿,也常常会忽略她苍白的脸色,只觉得她仪态非凡,不敢冒犯。

沐浴过后,云姜随手罩了件宽大的兔绒披风,披散着长发,一双眼清泠泠,瞳仁于烛光下显得格外乌黑。

子扬本毫无形象地蹲在座上,闻得熟悉的香味就瞬间跳了起来,“扇扇!”

“嗯?”一眼看穿他心虚的手,云姜挑了挑灯芯,头也不抬地问,“在做甚么?”

起初子扬尚有为难,可在她面前也实在撒不了谎,就伸出手来,“难,好难。”

他指着掌心的小黑盒,老大不高兴,“打不开。”

“拿过来,我瞧瞧。”云姜懒洋洋地吩咐,等到手后看了一圈,顿时明白这小傻子为何束手无策。

这小黑盒打造得精妙,里面没有装东西,但是打开后会变成别的形状,书本、画卷、仕女簪……皆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