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节(1 / 2)

他郑重的认错让云姜沉默了下,苍白的薄唇勾了勾,问,“我常年居于皇宫,养尊处优,即便先天体弱也不至于如此,你可知这身体损伤是从何而来吗?”

卫息一愣,立刻想到后宫倾轧、权谋夺位之类的理由,但说实话,以陛下这皇位的来由,这些都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是阴太后所下。”云姜轻轻地说,“至于具体为何……是为了掩饰我的身份。”

甚么身份?怎么掩饰?卫息脑海中立刻蹦出这些疑惑,他不明白陛下还需要掩饰甚么,甚至要用到这等阴毒的药物,

这一个个问题,在撞入少女幽深的眼眸时,都堵在了口中。

卫息的心,忽然乱了,他仿佛意识到了甚么,却不敢说出来。

云姜也没有点破,只道:“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的身体,只有阴氏能救。”

这些话和卫息的父亲以往所言串联起来,卫息立刻明白了,阴氏野心,阴氏的谋划。

正当他要出声时,院外忽然吵闹起来,似有多人举着火把涌入,映得院中灯火昭昭,亮如白日。

卫息几步外出,发现是翁朝的人围住了小院,他绷着脸不言不语,身旁还有秦致和魏隐,亦是脸色不好地看着这场景。

翁朝的副手见使君不说话,便代为高声道:“卫公子,我家使君信你敬你,以上宾之礼待你,你竟窜通恶匪,在沧州城内做出如此罪恶滔天之事!”

甚么?卫息愕然,竟是把他当做了胡家灭门案的凶手?

副手又高喊,“如今人证物证皆在,容不得抵赖,还请卫公子不要抵抗,我们使君为了缉拿你归案,已做好了万全准备。坦白恶行,尚有可能从轻处置,若一味抗拒,即便令尊前来,恐怕也保不住你!”

此话一出,已经将卫息钉在了幕后真凶的位置上,连翁朝听了,也忍不住看副手一眼。但众目睽睽之下,他并不好为卫息说话。

卫息冷哼一声,欲点足飞身去院中与他们对质,余光在瞄到出门的少女时,就停下了动作,“陛……扇扇,你出来做甚么?”

“出来看场好戏。”云姜和卫息一起慢慢走了过去,他们脚步所到之处,护卫接连后退。

火光下,云姜病容愈发明显,让翁朝终于变了脸色,他是不愿把卫姑娘牵扯进来的。

岂料副手当即喊道:“卫姑娘出来得正好,你们一干人等都有嫌疑,需押入——”

“讲的甚么胡话!”翁朝伸脚把助手踢到一边,“一个姑娘家,能有甚么嫌疑,滚一边去!”

副手:……您以前不是这么说的。

翁朝温声对云姜道:“其实此事也还没有定论,只是种种证据都指向了卫公子,我作为沧州的父母官,总要调查清楚给他们一个交代。此来,也是想让卫公子配合走一趟,若是误会,也好早日澄清。”

副手:……您在刚看到证据时,反应也不是这样的。

无论如何,他们这样大张旗鼓地来,就是特意来抓卫息的,毕竟卫息武功高强,还有个当大将军的爹。

云姜静看着这一幕,逡巡一圈,对上了魏隐的目光。但魏隐恍若变了人,不再像几日前那样打量她,此时,只是淡淡地移开了视线。

翁朝一声令下,护卫开始动手,就在他们要碰到卫息的一瞬间,情况顿又生变——

呼啦啦,外面突然强行闯入一群身披甲胄的侍卫,操持兵戈,神色冷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呈包围状将所有人围了起来。

“闻刺史府有变,卑职救驾来迟,望陛下恕罪!”为首之人高喊了这么一句定睛看去,却只看到卫息一人,左顾右盼,也看不到应该站在他身边的少帝。

他忍不住凑到卫息身边,“卫统领,怎么只有你一人?陛下呢?”

第36章

·

当初,在发现云姜的留信时,文相立刻安排了禁卫军赶去护驾,人数不多不少,整整五百。本来不该差了这么多日才会合,但路途所遇的意外,又是另一回事了。

禁卫军初到沧州,就听说了近日发生的种种案件,听得心惊肉跳,生怕陛下发生意外。碍于是夜晚,担心打搅了陛下安眠,才想等到清晨,没想到远远看着,就发现刺史府这里有大批人马出现,于是立刻赶来护驾。

此次率领五百禁卫军的人,名庞勇,曾经是卫家军的一员,对卫息极为崇拜。

“卫统领,难道陛下没出来?”见卫息未答,庞勇还不死心地四处张望,“还在睡么,这么大动静,不应当呀。说起来这刺史府这么多人围着做甚么呢?我担心陛下有危险,才冲了进来,怎么看着,这些人像是在围着统领你啊?”

卫息眉头拧起,很想丢给庞勇一个“闭嘴”,但庞勇的声音之大,已经让周围该听到的人都听清了。

翁朝愣了下,看过庞勇出示的令牌后,问卫息,“你……是跟着陛下的?”

卫息别过脑袋,默默地不言。

看他的态度,翁朝想到甚么,顿时不可置信地看向云姜……旁边的子扬,“这是陛下?!”

陛下伪装成寻常人也就算了,还要装个傻子?

庞勇当即摇头,“说甚么呢,这一看就不是陛下,半点也不像啊。”

卫息猛咳一声,把庞勇吓了一跳,看着他,不知自己说错了甚么。

“……”卫息余光瞥见云姜的示意,对几人道,“先随我进来。”

他干脆利落地进屋了,因着禁卫军救驾这一出,翁朝办案自得缓一缓,带着满肚子的疑惑,进了小屋。

燃起几盏油灯,卫息扫视过众人,“陛下确实一直在我身边,为了陛下安危,就一直没说,望各位见谅。”

“你该早说的。”翁朝道,“即便是告诉我也好啊,就你一人知道,万一出了甚么意外,我哪儿担待得起啊!说罢,陛下在哪儿呢,难道被你安排在了外面的客栈?”

那怎么可能。卫息在心中如此答着,他沉默了会儿,然后慢慢看向了某一处,众人纳闷间,也跟着他看了过去。

那里,正坐着位在子扬服侍下慢慢喝水的少女,注意到众人目光,还对他们微微一笑。

…………

秦致眼皮一跳,纵使他一直自信自己的识人之术,这会儿猜想得到肯定,还是忍不住咳了声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