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1 / 2)

人都聚集在前厅,云姜在此借住多日,遇见这种事,免不了要去看看。

厅中围了一圈人,云姜到时正好听大夫道:“还好送回得及时,再晚些,这腿就不好接了。不过这段时日也要好好养着,稍有不慎,落下腿疾就麻烦了。”

杨夫人瞬间流下泪来,“这种时候,你怎么还去胡闹,居然、居然……哎!就是想去为你讨个公道,为娘也没有那个脸面啊!”

阿瑶的眼泪也扑簌簌流下来,围着的仆人们小声交谈,似乎都知道此事缘由。

“令公子怎么了?”云姜迈入厅中,她的到来,让这里瞬间安静许多。

杨府人都知道,借住的这位小公子身份不凡,是主簿都要小心对待的人物,见到他都是既敬且畏。

杨夫人有些难以启齿,遣散了仆从,才把事情来由娓娓道来。原来杨二招惹了个姑娘家,让人家当众说出心悦于他的话,但这姑娘是许了人家的,几个月后就要成婚了,这不,男方的亲弟弟闻言大怒,当场就和杨二打了起来,这弟弟用的是狠劲,身手好身份又高,有不少人在拉偏架,杨二就被打成了这样。

听到亲娘埋怨自己,杨二不满大喊,“娘,你要信儿子!我和那乔姑娘根本就不熟,谁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啊!”

杨夫人根本不信,恨恨点他额头,“姑娘家的名声何其重要!若不是真有什么,她何必这样说,难不成就是为了特地污蔑你?”

“那谁知道呢……”杨二嘟囔,也是一肚子委屈,平白无故挨这一顿狠揍,谁都不好受。

云姜听了,若有所思,“哪府的乔姑娘?”

杨二对上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觉得自己形容狼狈,便低着头回,“就是卫大将军府上的表姑娘,和卫大公子定了亲的那位。”

作者有话要说:小卫的拥护者好像不少——感谢在2020-11-0421:54:31~2020-11-0522:15: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叶木木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44章

正值国乱,杨二并没有儿女情长的心思,何况他兄长都未成婚,他急个什么。他和那位乔姑娘不过是见了几次面,还是因着以前和卫晨一起外出游玩的机会结识的。卫晨道那是他尚未过门的嫂嫂,也是他的表妹,杨二再混不吝,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心思。

这段时日,卫晨不知发了什么疯,似乎和人闹了矛盾,满脸烦躁,还总是用一种怀疑敌视的目光看人。今日清晨,杨二正在凑热闹听人讨论京中局势,碰见卫晨二人经过,就给他打了个招呼。岂料卫晨突然冲了上来,指着他对乔姑娘道:“是他吗,就是他?”

杨二满脸茫然,又听乔姑娘回,“对,就是他,我心悦之人,阿晨对不起,都是我的过错,你不要迁怒他人。”

话落的瞬间,卫晨的拳头已经狂风骤雨般落在了杨二脸上,他来不及思考,只能奋力反击,最后被打断了腿。

这会儿,杨二慢慢地回忆起来,惊觉自己是做了替罪羊啊!那乔姑娘准是和什么人有了奸|情被卫晨发现,她不想交待出奸夫,就随手指了他!

杨二交待着来龙去脉,越说越委屈,“娘,其他胡闹的罪名我也就认了,但朋友妻不可欺的道理儿子也是懂的,儿子不是那样没有礼节不知廉耻的人!”

杨夫人听罢,也是大为吃惊,有点信了他,她知道小儿子的为人,如果真是他所为,在家人面前不会还抵赖着不认。这事当真稀奇,那乔姑娘到底是何许人物,还能这样随手指认人?

饶是她禀性温柔,也受不了儿子被这样毒打一顿,怒道:“等你父亲回来,你再把事情完完整整复述一遍给他听,咱们上门讨个公道去,就算那是卫大将军之子,也不能这样随便打人!”

云姜听罢,大概明白杨二是为卫晨顶了锅。估计卫晨发现了乔玲心有所属却不是兄长卫息,怒而追问,乔玲慌不择人,便选了杨二这个倒霉鬼。

阿瑶小姑娘见了她,眼泪落得更凶,被她轻轻拍了拍头。

“让翁公子看笑话了。”杨夫人垂首擦了擦眼泪,“也是这孩子不懂事,交友不慎,平白惹了这场官司。”

这话就是已经怨上卫家了,云姜笑笑只道没关系。她之前曾有意无意说过几次,让卫息注意乔玲,他到底是没放在心上,也有可能是母亲乔氏的缘故,让他无法对表妹有什么怀疑。

乔玲此人……云姜皱了皱眉,留了块令牌给杨夫人,告诉她可以把它交给杨琳,具体怎么做杨琳会知道的。

回屋的路上,云姜又回忆了下有关卫息表妹的这段剧情。很多剧情改变了,但乔玲的心思肯定不会变。在剧情里,子玉是发现了乔玲对卫晨的心意,然后以此蛊惑乔玲,让乔玲对卫息下了药。

事情再转弯,在乔玲这儿,终究以另一种形式爆发了出来。

这会儿,卫息却不知有没有闲心再去处理这件事了。

子扬学会写第一首诗的时候,云姜得知消息,少帝在上朝的时候,公然出手伤了长义王,斥他“狼子野心,妄图谋逆!”。少帝出手得非常突然,朝中大半官员都没反应过来,待事情发生后俱是骇然,眼睁睁看着长义王冷笑拔出短刀,一言不发,随后一队甲士迅猛如鹰,从殿外冲到长义王身边,护送他离开了朝堂。

杨琳说这件事的时候,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他大概以为云姜是长义王的人,便直接道:“阴氏糊涂,陛下糊涂啊,眼下北境正处交战之际,南方生乱,四处不得安稳,正需要王爷这般雷厉风行的手段才能稳住朝堂,避免雍朝大乱。若让王爷和朝堂离了心,后果不堪设想。”

边说,杨琳边观察这位翁公子的脸色,他十分好奇这位的身份,能让王爷值此动乱之际叫他好生保护的人,定然不是寻常人物。

然后,他听到翁公子问,“那,文相现在如何了?”

“文相……他老人家如今被看守在府中,大理寺那边,还在调查那位前朝皇室后裔和文相的关系。”

听到子熙,子玉的呼吸不可避免乱了一点。

待杨琳离开,云姜的目光,掠过了欲言又止的子玉,对子扬道:“那只信鸽,给我。”

落笔之前,云姜细思了有半个时辰,脑中浮现了魏隐对她允诺时的神色,有一瞬间犹豫,最终,还是把这封信传给了卫息。

接到信的时候,卫息不可谓不诧异,他这段时日忙得焦头烂额,但也在暗中关注魏隐的行踪,自然知道魏隐在四处寻找可以改命的高僧和解毒的名医。

结合以往他对陛下的种种疑惑,陛下的真实身份,似乎在一步步浮出水面。

但说实话,他不在意这些,无论他/她的身份是什么,无论他/她和魏隐曾经有过什么关系。他真正熟悉的,就是他/她,而非陛下这个身份。

“统领,陛下今夜要调五百人去大明宫。”

卫息回神,面无表情道:“近日皇宫各处防守增派了人手,回禀陛下,就说人数不够。”

属下一呆,对陛下这么不客气的吗?但见卫息脸色,思及近日京中形势,就默默把劝谏的话咽回了肚子里,“那今夜还要去大理寺吗?”

“不去,今夜我有事办,你带人守好宫门,落锁后不管进出都不能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