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节(1 / 2)

说完又补充了句,“对了,如果帮人家姑娘解了这迷香,记得要负责,可不能直接走人。”

卫息:“……”

这意思是,非要解决了它不可是吗?

但是,商量下……

因大夫的几句话,卫息僵成了一块木头,在床榻前生了根,动也不动地盯着面前的人,斟酌着接下来的话。

仿佛过了很久,但其实也只是一刻钟,卫息看到安睡的陛下,如大夫所言醒了过来,她的第一句话就是,“好热……”

云姜大脑还懵着,只是胸口没有那样难受了,这种时候,身体的变化没有了痛苦的遮掩,毫无保留地让她感受到了。迷|情香引起的冲动来势汹汹,让从未经受过这些的云姜,几乎瞬间陷入了漩涡,她只知道很难受,很热,其余的,却也不知要做什么。

卫息在她旁边,制止了她胡乱动弹的手,但他身上的凉意好似解药,让云姜下意识舒服的长吟一声。

手一抖,卫息就要挣开,却被云姜牢牢攥住,当做了解热的工具贴在面颊。

那脸确实非常烫,卫息努力摒去杂念,“陛下,有件事必须和您商量……”

“……嗯?”迷糊中,云姜还能回应他,但这声回答,像极了在某种时刻的呻|吟,卫息闭了闭眼,飞快将大夫刚才的话重复了遍,最后道,“其实方法有很多,不必非要如此,陛下稍微等会儿,臣争取两刻钟内赶……”

“我很难受……”他的话,被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云姜直接用双臂环住了他,半眯着眼睥睨他,颇有些不耐烦的语调,“有方法为什么不用,还要耽误时间?”

其实她刚刚根本没听清卫息在说什么,只知他说什么冒犯什么男女什么喜欢之类的,又扯到了什么礼教。

什么礼教的,云姜最是不喜欢听这些,但卫息觉得自己必须和她说清楚,他不想趁人之危,也不想让陛下和自己之间,因为这件事而变得暧昧不清起来。

卫息,他从来都是个目标明确手段果决的人。

狠下心,卫息伸指用力戳在了云姜的腰间穴位上,极大的痛感让她短暂地拥有了神智,“陛下,臣的话您刚才没听清,现在再重复一遍。”

这一遍,云姜总算弄明白了,她尽量忽略身体的滚烫,问,“你不愿意?”

卫息一顿,定定看她,“陛下愿意?”

以前云姜从没发现,他的目光原来也这么有侵略性,脱去了臣子忠臣耿直的外衣,那更像是一个男人的、带着掠夺性的眼神,仿佛只要她一个点头,就会被立刻吞噬殆尽。

狼狈地转过了头,云姜轻轻喘息道:“你给我备一桶水来。”

她不愿意……明白了云姜的意思,卫息没有说什么,依旧起身去备了水,并站在屏风外等候,以备她的呼唤。

泡在了水中,云姜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先不说有没有效果,她的身体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怪不得大夫会有那样的提议。

但她拒绝卫息,并非是因为不喜欢他,只是刚才太过混乱,什么都想不好。事实上她对男女情|爱之事并无什么想法,卫息忠直可靠,又解除了婚约。如果是他,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夜凉如水,卫息静静地守在外边,目光透过窗墉看到了一弯孤冷的月,月下是早已颓败的枯树。被拒绝的时候,说没感觉是假的,但卫息明白,此事急不得、强求不得,他行事虽强势,但在情感上,如果陛下不愿意,他是不会强求的……也许吧。

“卫奉宣……”这时,他听到了疑心是自己错觉的,声音极低的一声呼唤。

凝神挺身,卫息竖起耳朵,又听到了同样一声,这才敢确定地开口,“陛下?”

“你进来。”

“陛下,臣……”

“我让你进来。”

卫息脚步一转,绕过屏风出现在了云姜眼前。面前的一幕,让他微微睁大了眼,登时感到口干舌燥。

水汽氤氲下,少女赤身浸在水中,毫无遮挡,水面上露出的脖颈修长雪白,以他极好的目力,还可以轻易地刺破水雾,直深入底下。

“陛下……”他的声音,有些哑了。

“我的身体受不住了,你能帮我吗?”云姜平静看着他。

卫息沉默了下,“陛下,此刻清醒吗?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还没有到那么糊涂的时候。”云姜破水而出,盈盈眼眸与他对视,“帮我,立刻。”

作者有话要说:小卫,是男人就不能拒绝!

话说突然有点后悔改笔名了qaq完蛋哦,一年只能改一次_(:3」∠)_

专栏新开了一本《有鹤杂文集》,里面都是以前存的各种稿,但是不准备作为正式文章发表的,感觉有些梗还蛮有意思的,有时候重温,看着看着都想穿回去催自己把它写完了哈哈,大家去看看吧

第49章

卫息,字奉宣,二十有三,从来洁身自好不近女色。曾有过一个短暂的婚约,在发现未婚妻表妹喜欢的其实是弟弟后,就使计迅速退了这门亲事。

在卫息不长不短的的二十三年中,也接触过男欢女爱的知识,官场上来往偶尔会去风月场所,他向来是个旁观者,但耳濡目染下,总知道一些东西。

此刻,他不是不知道怎么做,而是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快乐。

卫息耳畔浮现了大夫的那句话“你也这个年纪了应该知道怎么做吧”,额头冒出密密汗水,但眼神却不知不觉坚定起来,他总不能真的让那大夫来教他。

陛下应允后,他的狂喜自不用说,但卫息更牢牢记得,此次是为了帮陛下解开那迷香,而非其他。

将人轻柔放在床榻上,卫息慢慢覆身下去,动作极其轻缓又温柔,指间、唇舌间引起身下身躯阵阵轻颤,极尽所能。

他喉结滚动,滴滴汗水沿着棱角缓缓滑落,被褥的颜色渐渐转深……

院外,文相和大夫一同站着赏月,好半晌突然来一句,“会没事吧?”

大夫笑眯眯道:“放心,人剩半口气我都救活了,解个迷情香而已,出不了大事。”

文相点点头,既担忧,又有那么丝丝欣慰,陛下如果同意让卫息来解,说明心中也是有他的。以陛下的身份和境况,能护住她,完成她所愿的人不多,卫息正是其中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