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节(1 / 2)

渗人,也比以往更令人害怕了。

这一等,就等到了午时,得到人醒来的消息,魏隐弹弹衣衫上不存在的灰,慢慢走去。

他迈过门槛带来光影变换的刹那,云姜有种错觉,好似回到了重生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那时候她隐秘地打量这位曾经的好友,还暗暗笑他老了。

但这个时候,他才是真正老了。

云姜发现,他的发间,竟然有了丝丝缕缕的白发,不多,但已经能够一眼看出了。

在她昏睡的这段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善善——”魏隐哑着声音开口,“你心慕卫息吗?”

他的话语略有停顿,但语气并不迟疑,想从她这里要个答案。

云姜知道他为何而来了,垂眸沉思。一夜过后,身体仍有感觉,她没有忘记自己做了什么,此刻也没有后悔。即使昨夜并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但确实也是亲密无间了。

“我对他……没有你们所想的那种感情。”云姜的话,让魏隐眼眸亮了起来,下一瞬,她又道,“但我,想和他试试。”

那眼底的亮光,瞬间熄灭了,魏隐面上平静的面具也似乎裂了开来,那股仿若被背叛欺骗的愤怒席卷了他,“和他试?和他试?”

他重复了不知多少遍,忽然倾身上前,极具压迫性地俯视云姜,出口的话怒极,“这么多年,你难道不知我的心意吗?如果不是出了那件事,你我二人,早就结为夫妻。而现在,你才认识他多久?你为了他抛弃我?凭的什么,他比我年轻?比我更了解你?还是凭他的爹——”

“凭他能让我开心。”云姜冷静地打断了他,“他忠心、顺从、能干,奉我的话为使命,魏隐,这是你做不到的。”

魏隐张了张嘴,又被她截住,“你我性情不合,你该知道,我永远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

他这样的人……魏隐如遭雷击,他从没有被人这样坚决地否定过,还是来自于代表他心底执念的这个人。

转瞬间,魏隐幽邃的双目好似裂出杀气,“你想和他试试?且看我同不同意!”

他的神情在说:想和他双宿双飞,你做梦!

云姜没有被他的反应吓住,“我知道的,无论如何,你其实都不会让我走。”

魏隐的脸,已经冷到了极致,他忍着怒火扫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在他身后,被踹开的门发出了一声巨响。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到最后一步啦

老魏狂怒,嚯嚯

第50章

魏隐离开后,云姜在榻上静坐了许久。

若说她心中毫无波澜,是假的。她和魏隐相识多年,情谊深浅,已非外人能够知道的。她愿意结交魏隐这样的友人,其为人果决、狠厉,自有一套处世的信念,且有为达目的不罢休的恒心,这样的朋友,谁会不喜欢?

但更进一步,她做不到。从前不行,现在也不可能。

如果他们身份没变,她确实会和他成为夫妇,甚至是常人眼中相敬如宾、恩爱非常的夫妇,可那绝非是她的真正心意。她早就下过决心,重来这一世,不会再勉强自己。

伤了他的心……云姜抿唇,敛去了面上那丝愧疚,长长舒出一口气。

“来人,传膳。”

她不紧不慢地解决了五脏庙的问题,而后,又躺回去睡了整个下午,什么事都没问,谁也没传。这让本来严阵以待的宫人迷茫了,看王爷和卫统领那震怒的模样,还以为陛下醒来后也是如此,结果,陛下本人却是最不上心的吗?

夜深,云姜醒了过来,昏昏的大脑让她呆望了上空好一会儿,才有了神智。

“卫息。”她叫唤了一声。

黑暗角落中的人影动了,迅速来到她面前,“陛下,臣在。”

如她所料,卫息在夜里过来了。

他扶了云姜坐起,随后就一副请罪的模样半跪在地,似乎在表示,如果她现在清醒了想要惩罚他,还来得及。

“我为何要罚你?”云姜好笑地瞥去一眼,“难道要证明我自己煎熬不住命令了你,又来倒打一耙?在你心中,我是如此低劣之徒吗?”

“不敢。”卫息抬眸,他神色谦卑,但看得出对于自己的所作所为亦不后悔,“臣是担心陛下心中有气,发出来比较好。”

“我心中无气。”云姜收了笑意,“魏隐去找了你,把你打了一顿?”

这精彩纷呈的脸,除了是魏隐的杰作,想来也不会有第二人了。

卫息摇头,“臣和长义王光明正大地打了一场。”

“谁赢了?”

“不分上下。”

云姜颔首,有些出了神。魏隐在她面前,却没有展现出受伤的样子,他是个极为自傲的人,即便在她面前,也很少露出弱点和伤痕,今日那样的失态,前所未有。

卫息打断了她的思绪,“臣想问陛下一句话。”

他得到询问的眼神,而后继续,“陛下昨夜的举动,是认可了臣的心意吗?”

这话说的,其实有些委婉,卫息从来没有明着向云姜表达过什么,他以前只是一直沉默忠心地执行她的命令。就连他自己,也是不久前才明白过来。

可这种时候,已经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了。

云姜注视他,像在观察他的神情,片刻后才道:“你确切的想法,我无从知晓。但昨夜,并非是每个人,我都会那样说,你可明白?”

卫息明白,他当然明白,最想要的,也莫过于这个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