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峥嵘】(第32-34章)(1 / 2)

作者:好酒独酌

字数:8293

2020/01/12

(第32-34章)

而房间内,那名女鬼缓缓地降落到地面上,整理了一下散乱的头发,拿出对

讲机轻声道:「我好像把一名游客吓坏了。」

「哔~没事儿,他们每个人都有个按钮,真受不了了有人会去接应他们。对

了,你是把谁吓坏了,我看这6个人里两对情侣,还有一对姐弟吧?」

「是一个女的,她好像叫那个小男孩儿小凡,那个男孩儿胆子大,慢慢地把

她落下了。」女鬼一边关上房门,一边再次吊了上去。

「嘿,干得漂亮啊妹妹,我跟你说,我们哥儿几个在外面看的可真,这个姐

姐盘儿亮条儿顺,长得叫一个漂亮啊!哎,她进哪个屋了,跟哥哥说说,晚上请

你吃大餐!」

「你们又要耍流氓啊?小心被人家气急了举报你!一个个整天脑子里不想好

事儿!」女鬼显然对对讲机中的男子行为很不满意,但是都是同事,女鬼更不愿

意得罪他们。

「你管这么宽呢,只要把她吓坏了,摸两下她都察觉不到的,快妹妹,跟哥

说说,晚上撸串我请!」

「成,这可是你说的啊。她朝4号房间去了,看你好运气能不能堵住她了。」

「4号,还真是天助我也,那不正好有一个乱葬岗吗,全是手臂,今天注定

哥哥我要爽一把了呀!」

……

这一路上,贺星凝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绝望,缓缓打开的棺材,青冥色地吊

灯,空中时不时地传来「我死的好惨啊」的鬼哭之声,再加上前方漆黑一片的神

秘,真是让贺星凝手足无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小凡,你在哪儿啊,能听到妈妈说话吗?」贺星凝撞着胆子喊了一声,却

没有得到儿子的回应。

她知道,儿子估计是跑到别的屋子里去了,听不到她的呼喊。她看了看手中

的按钮,心头一横,便想要按下去。

可就在那一瞬间,贺星凝又猛的停了下来,如果自己退出了,会不会让儿子

失望?本来和儿子兴致勃勃地进来,一起约好了要共同闯到终点,可自己却要半

途而废?

儿子上午可是陪伴着自己逛了一上午的商场啊,自己连一个游乐场的项目都

坚持不下来吗?

好不容易和儿子出来一趟,如果这按钮按下去了,那么贺星凝也不会再有兴

致继续游玩下去了,到时候,儿子也会因为对自己愧疚而丧失了兴趣,这不是贺

星凝想要地结果。

将按钮再度放回了口袋里,贺星凝提了提神,将长发扎成了个高马尾,缓慢

地向着前方走去。

「哎,兄弟们,来了来了,目标出现,赶紧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去!」黑暗中,

一道声音悄悄响起,话音刚落,一道靓丽的身影便走了进来!

贺星凝看着眼前的房间,不由得眉头一皱。这房间很窄,属于长方形的形状,

一侧的墙壁上散乱排列着数不清的手臂,只是这些手臂都是胶质的,配合着恐怖

的音乐,让游客体验一把阿鼻地狱的感觉。

不过让贺星凝庆幸地是,这屋子里最起码有一盏青色的街灯,光芒照耀在手

臂上,本来是增添了恐怖的氛围,可现在在贺星凝眼里,却是非常好的壮胆工具。

毕竟如果漆黑一片地走过这片手臂,那未知的恐慌感虽然能够更上一层楼,

可毕竟还是有很大的危险性,万一被绊倒了勒住脖子,那可不是闹着玩的。(鬼

屋这一段我自己发挥的,我没去过几次鬼屋,而且都效果一般,所以大家也只是

看个过瘾,不对的细节之处还望指正。)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深呼吸了,贺星凝现在只想找到儿子,和他一起走出鬼屋。

经历了两间屋子,贺星凝勉强也稍微有一些抵抗力了,当然,这是她的自我感觉。

刚刚踏进屋子,本来空荡荡地房间内,忽然响起了巨大的恐怖音乐,仿佛天

崩地裂,地动山摇,又仿佛这世界轰然崩坏,地狱重现人间,恶鬼妖魔当道。

还未等贺星凝缓过神来,墙壁上的手臂开始缓缓动作起来,那狰狞的手势与

充满了绝望的动作,更是让贺星凝如临深渊,洁白的额头上开始渗出点点香汗。

犹豫了片刻后,贺星凝咬了咬牙,开始向着前方走去,那密布的手臂让贺星

凝身子有些发软,轻微的密集恐惧症也是让贺星凝如此害怕地原因之一。

她背靠着另一侧的墙壁,可36d的极品美乳依旧能被手臂触碰到,她连忙

双手护在胸前,哪怕这些手臂都是胶质的手套,贺星凝也不愿意自己被触碰。

一步一步地向前挨着,对身体的重视甚至超过了心里对这手臂的恐惧,贺星

凝还是选择侧着身子向前走去,这尴尬的距离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可刚刚转过身来,贺星凝便发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这些胶质手套虽然有棍子在撑着,可基本都是耷拉在上面,但是前方中心区

域处,有几只手臂根本没有萎靡之意,反而在有规律地左右扒拉着什么。

此时贺星凝已经来到了三分之一的位置,她知道这些都是有工作人员在操控

的,害怕自己被占了便宜,便想要折返回去,大不了从去其他房间。

可她刚刚再次转过身来时,却发现回去的路上,有几只手臂突然抬起了头,

那拉扯的动作一看就是有人将手刚刚伸了进去。

这还不算,似乎是知道贺星凝停在了原地,那手臂忽地又萎了下去,紧接着

贺星凝便惊恐地发现,她身边的手臂忽地此起彼伏地抬起了头来!

果然,这帮混蛋一开始就没存着什么好心思!贺星凝心里顿时慌张了起来,

她都33岁了,一直洁身自好,虽然也遇到过很多色鬼,可她向来不假辞色,她

的身份也不需要她对什么人卑躬屈膝,受人威胁。

可现在,这些工作人员明显就是奔着恶心人去的,他们的目的就是占点便宜,

也不会真对游客怎么样。而且,像这种恐怖的氛围里,没有几个女孩子还能够保

持着清醒的状态。

所以,这帮工作人员失手的时候很少,就算偶尔有,之后赔礼道歉,这事儿

也就过去了。

眼看着这些手臂一点一点地凑了过来,贺星凝紧张得大眼睛之中流露出了泪

花,如果被这些恶心的东西碰到了身子,贺星凝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我知道你们在墙后面,如果你们敢碰我一下,我让你们所有人都保不住饭

碗,听到了吗?」贺星凝严词喝道。

可似乎墙壁后面的人听不到她的话,继续向着贺星凝的腿抓了过来。

「滚一边去,别碰我!」贺星凝连忙向后退去,可后面也有手臂正在向着她

抓过来。一时之间,贺星凝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小凡……」贺星凝绝望之下,喊出了儿子的名字,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

呼喊自己地儿子,可儿子现在真的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大手忽地出现在贺星凝的眼前,一把抓住了即将

握在她肩膀上的手臂,随后手上用力一捏,便传来了咔吧一阵响声。

手骨被强行脱位,那手臂飞快地退了出去,贺星凝连忙向前跑了两步,冲到

了那位男子的怀中。

「小凡~小凡……」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妈妈,紧紧地扑在我的怀里,不

停地叫着我的名字,颤抖的身躯诉说着妈妈凄楚的境遇。

我承认,在那布满了白条的屋子内,我因一时好奇,将妈妈落在了后面。可

我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我连忙折返回刚才的房间内,便听到了女鬼和其他

工作人员的谈话!

这帮人渣,竟然敢亵渎我的妈妈!这一刻,从未有过的愤怒包围着我,我不

敢懈怠,连忙向着妈妈离去的方向追赶过去。

忽地,那女鬼再次落了下来,想要完成她的任务。我恼怒至极,哪里还顾得

上她,抬起手臂便将女鬼的双腿推到了一边,女鬼失重,在上面像一个秋千一样

开会晃荡,吓得连声求援。

「妈!」我一路追赶过来,危急关头,我听到了妈妈的呼喊,连忙一个箭步

冲进了4号房间。

刚一进门,我便看到了陷入两难境地的妈妈,那惊慌无助的表情让我心头像

是被狠狠地捅了一刀似的。更让我生气的是,一只手臂明显是被操控了一样,对

着妈妈放在胸前保护的双臂抓了过去,经验之老道让人望尘莫及!

就在那一刻,我赶了上来,一把抓住了这只要作恶的大手,心中的愤怒像是

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点,狠狠地捏在这只色手手腕的薄弱点上!

将妈妈的娇躯抱在怀中,我的脑海里没有任何龌龊不堪的想法,只是在疯狂

地后怕,如果自己晚来了一步,恐怕就算把这座鬼屋拆了都无法平息妈妈所受的

委屈。

我带着妈妈走出这狭窄的通道,后怕与恐慌的感觉如潮水般涌了上来,或许

也带着一丝我救了妈妈的成就感,我张开双臂,将妈妈柔软无骨的娇躯紧紧搂在

了怀里。

「妈,对不起,我不该把你丢下一个人的。你不要害怕,我就在这儿,以后

再也不敢离开你了!」我紧张地嘴都有些秃噜了,不管自己想要说什么,我只想

好好地抚慰妈妈,让她不要再那么害怕。

妈妈的泪水逐渐打湿了我单薄的T恤,她着实是被吓到了。

说些题外话,这本书我只在第一会所发表过,哪怕QQ群里也是免费的,我

知道搜书吧有人应该是在卖我的书,但是我都免费的,你拿我免费的赚钱是不是

不地道了?如果大家想看,或者在第一会所,或者第一版主也有,或者竹影随行

吧有我新群的的帖子,大家也可以进群来看。

凭着妈妈的身份,哪怕她以前是一个小职员,也从来都是顺风顺水,没有人

敢轻易招惹她,就算对妈妈有什么想法,那也是光明正大地去追,最后黯然收场。

而妈妈有了我之后,闲暇的生活也简单了很多,照顾我的饮食起居,有空了

逛逛商场,和同事去喝点茶,生活简单低调。哪里会碰到像这样的事情?

这些小混混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精虫上脑,面对他们,妈妈的身份和高冷起

不了任何的作用。

上一次妈妈这么无助的时候,恐怕是为了人工授精的时候了吧……

「妈,你放心,一会儿我出去之后,问清楚了是谁一定再揍他们一顿,让你

解气行吗?」我也是真的急的没招了,妈妈的抽泣声简直像是一把重锤在疯狂击

打着我的心脏。

我的占有欲确实挺强的,大男子主义也重,再加上我刚刚确认了我对妈妈的

爱意,我心中的愤怒简直是要将我的理智全部摧毁,如果不是为了安慰妈妈,我

已经出去要好一顿大闹天宫了!

妈妈还是没有回复我,不过她的抽泣声越来越小了,紧紧抱着我腰肢的双手

也缓缓卸下了力道。

「妈,你好点了吗?别哭了,我看着难受。」我紧紧地搂住妈妈,希望自己

地怀抱可以让妈妈感受到温暖,可以安抚好妈妈的情绪。

只是短暂的沉闷过后,漆黑的夜色就好像是最好的调情品,妈妈在我的怀里

没了声音,那熟悉的茉莉花香不断地被我吸入鼻腔之中,妈妈那柔软的豪乳更是

轻轻挤压在我的胸膛上,这异样的感觉让我心头的火热越来越重。

熟悉的燥热感在我的小腹上涌起,我心中顿呼不妙,因为接下来……

没错,我硬了。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对妈妈产生这种想法真的是龌龊

至极,粗鄙不堪,猥琐下流,可无论我怎么唾弃自己,那不堪寂寞的小弟弟已经

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努力地向后撅起屁股,不让昂扬的小弟弟触碰到妈妈的身体。可或许是我

的动作影响到了妈妈,也或许她终于缓过神来,妈妈忽的直起了身子,本来紧紧

搂住我腰部的双臂也迅速抽离,让我颇有种怅然若失之感。

「小凡,妈妈让你担心了,我没事。」妈妈抬起手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泫

然欲泣的模样更是让我心疼不已。

「妈,走,咱们一起出去,我今天非要让他们给个说法不行!」说罢,我便

拿出了按钮按了下去,只等出去鬼屋,我的怒火便可以发泄出来了。

说实话,我这几年在外面也不是白玩的,我是贺铮的外孙这件事,其实没多

少人知道,这帮混小子们佩服我是因为我自己的实力和人格魅力,可能我们的年

龄都并不大,可我们背后的能量都不小。

就说小胖子,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带着几个社会上的混混过来还是不成问

题的,他们都是他父亲公司的员工,平时收个帐,干点杂活儿混饭吃。

退一万步讲,我的脾气跟个倔驴一样,认准什么就是什么,这帮混蛋的行径

简直是犯了我的大忌讳,就算我一个人,我也不可能饶了他们。我现在脑子里只

想让他们服软道歉,让妈妈消消气。

「小凡~」我牵起妈妈的手,刚想要带着她走出去,便被妈妈拉了下来。

望着我不解的眼神,妈妈淡淡道:「要是没有小凡,妈妈刚才就要被他们占

了便宜了,妈妈很高兴,我儿子能保护妈妈了。可如果你出去以后,把他们教训

了一顿,你是痛快了,这事情要是闹到你们学校去,你该怎么办?他们也没有得

逞,直接报警处理吧。」

妈妈的想法是对的,只要警方证实了他们有想要占妈妈便宜的举动,那么他

们就要受到罚款,那几个工作人员也会被依法带走,这家恐怖屋的名声也就臭了。

可对我来说,这想法就很憋屈,只有将拳头落在这帮人的身上,才能真正让

我出了这口气,但是妈妈既然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够让妈妈担心受怕啊!

犹豫片刻后,我叹了口气,道:「妈,我们走吧。」

我牵着妈妈的手,大步走出了鬼屋,并没有回头看妈妈一眼。

我不敢回头看妈妈,今天的闹剧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抱着不纯的目的,

非要带着妈妈进鬼屋,好让妈妈增强对我的依赖感,让她知道我是一个可以依靠

的男人,妈妈怎么可能受到这样的羞辱。

我算个什么东西啊,不过一个15岁的小屁孩儿,什么都想不明白,考虑不

周全,一股脑的兴奋劲儿就觉得自己能马到功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