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柳慕江趴在屈非的怀里哭的昏天暗地,一把鼻涕一把泪,都抹在了屈非的外套上。

刚开始她还记得自己哭的原因,哭到最后,她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哭的原因,眼泪机械地往外流。

屈非就站在街边,双手搂住柳慕江,像是搂住了一个宝贝,神情温柔又满足。路过的人偶尔会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屈非也全都不在乎。

车里的容榕目睹了一切,她看着柳慕江对着哥哥发脾气,而一贯冷淡的哥哥居然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不加掩饰的喜欢。

哥哥喜欢柳慕江,乔伊然也喜欢柳慕江,而柳慕江喜欢陆总。容榕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这是什么关系?

柳慕江在冷风里走了半个多小时,又哭了十多分钟,脑门一撅一撅得疼。

她哭够了,松开自己搂着屈非的双手,从他怀里挣出来。这次屈非没再阻拦,她轻轻用了点力气,就脱离了他的怀抱。

柳慕江有些尴尬,屈非也看出了她的尴尬。

“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他轻声地问柳慕江,害怕语气稍微重一点,她就会再次哭出来。

柳慕江摇了摇头:“我自己打车回去。”

屈非记起容榕还在车上,在这样的情况下让他们见面,多多少少会引起柳慕江的反感,他没再坚持。

“那我看着你上车我再走,不许再拒绝了。”

柳慕江想了想,点了点头。

屈非伸手,很快就打到一辆车,出租车停到了他们面前。

柳慕江打开车门坐了进去,屈非把头从副驾驶的窗子探进来,对着师傅嘱咐了一堆,又对柳慕江说:“到家了告诉我一声好不好?不然我会担心。”

柳慕江的脑袋疼得要爆炸了,她只想快点回家躺在床上,度过这糟糕透顶的一晚,所以她应了声“好”,答应了屈非。

直到车的尾部消失在视线里,屈非才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

他一坐下,就感到容榕担忧的目光望着自己。

“怎么了?”屈非问她。

容榕yu言又止,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告诉屈非实情,避免以后他更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