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即将暴露身份的卧底(10)(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13」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易青衫睡得迷迷糊糊,感受到身边窸窸窣窣的穿衣动静,跟意志力抵抗了好久,才勉强撑开眼皮,手臂自然地搂住伊衡的腰,用倦意的鼻音哼了一下,哑着嗓子问:“这么早起来g嘛?”

她r0ur0u眼睛,m0到伊衡晨b0的x器,顺着bang身上下撸动了几下,又有点想笑:“你jing力可以啊。”

伊衡身子一僵,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挪开易青衫的手,低低道:“我还有事,等有空了再来看你。”两人睡了之后,关系仿佛一下子就拉近了,伊衡也不再是那张万年冰山脸,除了习惯x流露出的冷峻,语气现在已经足够称得上是温柔。

易青衫捂了一个呵欠,白骨森森的手掌刚刚塑造好骨骼。她笑起来,柔软的身t缠绵而上:“不需要我帮忙吗?”

“你乖乖待在这里。”伊衡叮嘱道,觉得易青衫虽然足够聪明,但有时候x子又跟小孩一样,率真得有些吓人。

她也不知道她俩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就这样相处着,也还算愉快。

“我不习惯闲着。”易青衫浅笑,脑袋歪了歪,声音轻柔,“你该给我找点事g。”

伊衡拉过她,又不放心地看了看她身上的伤,看见那些伤痕不过一夜又好了不少,放松了些,但青紫的痕迹却消退得没有那么快,清晰地布满全身,星星点点。

伊衡眉头微皱着,g燥的嘴唇轻轻吻了吻易青衫的伤痕,眼睛微眯,刚刚披上上衣的外套,下身就传来sh润的触感,昂首的x器倏地被温暖的口腔包裹,舌尖扫过顶端带来的su麻快感让她忍不住倒x1一口气,撑着上半身直接坐了起来。

“嘶……”伊衡倒x1一口气,手不由地按住易青衫的脑袋,五指cha入她柔顺的长发中,微微收力。

易青衫第一次尝试k0uj,一开始还有点不适应,粗y的roubang刮过口腔的nengr0u,顶在她的喉口,让她有点g呕,但过了一会儿,她就掌握了方法,小心翼翼吞吐着,渗出的jingye咸咸的,易青衫看了一会儿伊衡的x器,看着bang身怒环的青筋,伸出手指按了按,又替她口了一会儿,直到伊衡哼了一下,按住她脑袋shej1n她的嘴里,易青衫才咳了几下起身去漱口。

伊衡有点尴尬地躺在床上,有点懊恼自己的定力太差,但面上却并不表现出来。她上半身衣冠整齐,下半身却狼藉一片,无奈又起身擦拭了一番,正好撞见穿着宽松丝质睡衣的易青衫回来,伊衡刚穿上军k,正准备系皮带,见易青衫朝她幸灾乐祸地笑,不由被她逗得也有点忍不住想笑,于是强压了一下嘴角,g脆地ch0u下皮带,环住易青衫的腰,将她压在床上,皮带对折,撩起她的睡裙塞好,将内k拉到脚踝,对准她baineng的pgu重重ch0u了两下。

易青衫被她用教训小孩的方式教训了一下,不由老脸一红,挣扎着要爬起来。

伊衡手劲b起手无缚j之力的易青衫来说要大得多,稳稳当当将她压在床上,接连“啪啪啪”ch0u了好几下。

但她好歹知道分寸,将金属做的皮带扣一端放在手心里,生怕真的伤到她,伊衡又是刑讯老手,力度掌握得刚刚好,易青衫一时觉得身后锐痛难忍,可又远远达不到是折磨的地步。

她心中暗苦伊衡的恶趣味,火燎火燎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哼哼唧唧,一点不怕羞地揪住伊衡刚穿好的上衣,将汗津津的脑袋埋进她的x口里,大口喘着气。

伊衡将皮带放到一边,将她捞上来,拨过她汗sh成一绺绺的头发,看她蹙眉忍耐的样子,实在觉得可ai,又忍不住将她当成小孩子一样对待,捏了捏鼻子,低头亲亲易青衫的额头,手指探到她微微sh润的x口,慢慢伸了进去。

易青衫觉得伊衡要b自己想象得还要恶劣些。

手指整根没入,颇有耐心ch0uchaa着,打磨光滑的指甲盖刮过过yda0的每一处褶皱,指腹挤压轻按,拇指在外y轻轻抖动按摩着,易青衫sheny1n着,不由得把腿夹紧了一些,x道收缩痉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