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臭弟弟被强上!(2)(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何希言认真地看着她,“许棠棠,你清楚你现在正在做什么吗”

他早已碰过了她,身t也认定了她,他现在很清楚,她轻轻一个撩拨的动作,何止是跪倒在她石榴裙下了,自己的身t随她采撷,x1光榨g,只要她开心,命给她都行。

可他现在没有主动权。许棠棠现在因为他而受了发情素的影响,头脑只有情情a1a1的事情,但他不能乘人之危再要她一次。

可许棠棠受何希言的初jing影响太大了,对方像只大狗狗的可ai模样她只想去亲近,去触碰,去忘掉其他一切的东西,只跟他做就好了。

“那我也问你,小狗g,你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嘛”许棠棠的一只手还搭在何希言颈后,另一只手挑起他贴在x口的sh发然后放下,用手指刮了刮他挺朗的鼻尖反问。

“许棠棠...别这样...”何希言垂下眼掩盖掉即将蓬b0而出的yuwang,面对这种发情后不知事的小家伙,不能y碰y的对待。

“你起来,我们去外面说话”何希言放软语气,任她手指g着他的头发。

哪知许棠棠叛逆劲上来了,像似看破他的缓兵之计一样狡黠的笑出八颗牙齿。

“我——就——不——”她放慢语速,视线随着她g着的头发一路下滑,移到那颗淡粉的凸起上。

许棠棠把那只搭在他后颈的手挪到他的手肘处,然后带着他的手往他身下移。巨物的存在感很强,前端碰着许棠棠的膝盖不断散发着热量,她指引着何希言往那处走,另一只手打起了rt0u的主意。

她rt0u形状很好,圆圆的一颗附在突起x肌上,像似一颗小的粉se橡皮泥捏成的,完美的不太真实。

她用食指尖拨动两下那颗圆圆的脑袋,确认是真实生长出来的,她就使了点劲掐它。

何希言痛感不强,被这么一掐身下一震,许棠棠的手拉着他刚好接住弹起来的巨杵。

许棠棠还在用食指和中指的指关节夹他的n头,“m0它给我看好不好。”

眼前这么风情万种的尤物吐息出暧昧的词语,他脑袋里只剩下了好字。

这下他什么也不想想,只要不碰她,自读给她看也没关系,谁叫她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