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73吸血鬼lay()(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有一次,当方继亭亲吻她的脖颈时,方宁喘息着说:“哥哥,会不会突然有一天你告诉我,其实你是x1血鬼?”

方继亭的手指扣在她的腰上,停止了游移。

“……什么?”

方继亭算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方宁的几个人之一了,但也抵不住她有时一些突如其来的怪诞臆想。

“x1血鬼在执行初拥之前就是这样的动作呀。先是在脖子上圈一块地方,在咬下嘴的地方反复亲吻……”方宁回忆着不知从哪本小说中看来的剧情。

“你咬开我的动脉,原本洁白的牙齿染上血的红se,然后你一口一口地把我的血喝g净,再把自己的血喂给我喝……“

“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方继亭抿着唇,不让她看到自己的牙齿。

“这样就能‘永生’了呀,我们就都成了x1血鬼,再不会变老,也不会si去,总有一天,可以一直……“

一直怎么样呢?她没有说下去。

但是他懂。

方继亭摇摇头:“可惜我不是。“

所以也不会有那个她幻想中的那个“总有一天“的到来。

方宁t1ant1an嘴唇,半开玩笑道:“那你总要咬一口,我才能相信。“

方继亭目光扫过她的脖子,仔细看去,隐隐可见一两条青se的筋络,在那之下是鼓动着的温热血ye,浮躁、倔强却生机b0b0。

他试图说服她:“那里不能随便乱咬的。“

“你轻一点就好了嘛。“

方继亭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妥协了。

“不要乱动。“他扶住她的肩膀,凑近其中一条筋络,微微张嘴,用牙齿很轻地磨了一下。他的牙齿平整,但边缘依旧是锋利的,像把温柔的刀。

霎时,一种su痒而危险的快感让方宁的血ye沸腾开来,疯狂地拍打着她的四肢百骸,仿佛只要能寻到一个出口,就能奔涌而出,与他的血ye融合在一起。

某种隐秘的臆想也同时被满足,一想到就兴奋到不能自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