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魔法师(1 / 1)

在米亚在旁边嘲讽的时候,大神试着去使用魔法阵,发现这里虽然对魔法的削弱很厉害,但有一点出乎意料,就是水系元素的使用不仅没有削弱,反而加强了,大神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想来这个屏障也是用魔法搭建起来的,而为了避免损坏,便在阵里加了一个小型阵法,阵法可以自动采集水系元素来维护整个政法的稳定。整个大陆的魔法师水系用的纯熟的并不多,想想就明白了,水系多用于修补和重建。在水系元素的使用上花大功夫也不过相当于一个n妈罢了,那个魔法师愿意在这种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上投入大量的Jing力?理所当然的,大神的水系魔法使用的也不Jing通,他便坐在深渊边思索解阵对策。米亚依然紧紧的挽着他的胳膊以免他生出坏心思。大神也随她去,俩个人远远看起来倒仿佛是什么甜蜜情侣在搂搂抱抱,实际情况却远非如此。

两人这样坐了一会,大神抬起头,米亚满脸的惊喜,“你想出来办法了”,“并不确定,但我可以试一试”,“试试试,赶紧试,现在只剩下4个小时了”

“需要你贡献一点血”,米亚满脸怀疑“你自己怎么不贡献?”,“你应该处在要来月经前几天吧,你的血ye中中激素含量和水平与平常有异,我想用你的血来破这个阵法”,米亚“你怎么知道我快来月经的?”大神“你身上信息素的味道都快满溢出来了,说实话,你不吃气味去除剂的吗?我还在你身上加了个小型气味消除阵”米亚慌了,”你什么时候加了,我怎么不知道,你是不是想趁机Ga0Si我,还有别的阵吗“,“你冷静一下,这种没什么卵用的阵,根本不需要y唱,我就随手加上去的,我现在还需要你的血,怎么会Ga0Si你”,“你把我Ga0Si了也一样可以取到我的血”,米亚委委屈屈的说。大神低头思索了一下,好像确实可以。米亚赶紧摇他的胳膊,“我说笑的,你别当真,我这就取血给你”,拿出小刀,用酒Jing在胳膊和刀上消毒之后,把刀递给大神,”你快取血吧,下手快点,我害怕见血。“说完就把头扭向一边。大神心想,这怪力nV倒真奇怪,居然怕血。取完一小瓶血后。把血ye中的血腥味去除掉,又往瓶子里加入水元素高活跃剂。摆在外面,果然不一会,这瓶异常活跃的血ye中的元素就被采集走了,又过了一会,阵法减弱了很多。现在大神已经基本可以使用周围的魔法元素了,他用胳膊夹起米亚。又依葫芦画瓢,想之前在仓库那次转移一样,不一会,两人就在界外了。

两人站在镇外,米亚想着走出了阵,就该和大神分道扬镳了。只是临走前有件事情必须Ga0清楚,她问大神,你之前说我身上信息素味道过溢,对我有什么影响?米亚心想可别像我之前看的h文,那样别的兽兽闻到就会发情,强制a1A1的就惨了。大神说,”你身上的信息素的作用就是在邀请别人和你ShAnGchuan“,米亚心里苦叫一声。”那有什么可以压制的吗?”,大神说,“我之前不是问你为什么不吃气味去除剂来着”,米亚心说,我怎么知道这鬼东西,走的时候也没带上。她厚着脸皮问大神,”你之前在我身上那个什么气味消除阵法能管用多长时间?“大神说,“这就是个小阵法,顶多维持一天。”,“那如果你给我施加10个阵,会不会能压制我的气味10天”,大神有点被米亚的脑回路惊到,说,”不能,只能说阵法效果会加强10倍,持续时间不会变成原来的10倍“,米亚苦着脸,心说,那只能跟着大神一块走了,等自己月经期过去再另谋打算。

她努力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说,“你看我现在的处境有点尴尬,不知道能不能和你一块赶路,等我月经期过去我再去找工作”。大神想了一下,心想,这一路自己确实需要个侍nV服侍,之前出意外被抓住,身边的人有的被砍Si了,有的丢了。在仓库那几天属于他这段时间最倒霉的几天了,衣服也没人换,澡也没有洗。自己现在一分钱也没有,能联络人的东西也早被收走了。回到京都,至少需要一周,这一路上吃穿用行都要消耗,这个nV的好像带了点钱。他原本见这个nV的有想走的意图,想着加个伤害魔法阵,把她的钱财抢过来的,但现在看,既然她愿意照顾自己。那也不错。就同意了,问:”你带的钱够吗?“米亚说,”我之前一直在村里生活,不知道外面的消费水平,就把家里的积蓄全拿出来了,你看够吗?”大神拿来数了下,不多,但节俭着用,也够他俩支撑到京都了。俩人开始上路。

俩人一直赶路,在天亮前到了城市。大神在一家普通的旅店租了一间房,准备先把臭臭的自己洗一下,洗完澡后穿了浴袍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只有一套衣服,就吩咐米亚去给自己买衣服。米亚叹了口气,说,”咱节省点花吧,我知道你是落魄贵公子,但现在这个地步了,咱俩身高差不多,要不你将就穿一下我的衣服“。然后就从自己的行囊里掏出几件衣服。捡最大号的递给大神,大神拿去浴室试了下,上衣还勉强,K子太紧了,之前的米娜酷Ai弹力K,穿到身上把大神胯部那块凸起显露无疑。米亚说,“要不你穿裙子吧,当我姐妹,正好咱们现在在逃难,估计也不会有人想到你会穿裙子,利于隐藏”。大神神se几变,最后y冷的看了米亚两眼,走到浴室把裙子换上了。

大神出来的时候,米亚看了看,不由得感慨,果然人长得美穿什么都好看,大神穿她的普普通通的裙子也能传出来个文艺nV学生的味道。就是脸还是一看就知道是男人。大神出来的时候把脏衣服扔给米亚,说“去洗吧”,米亚就猜到大神这种一看就没g过家务的人肯定不会洗衣服,他们住的旅店提供洗衣服的服务,但另加钱,米亚就着浴室的洗浴工具,把自己和大神的脏衣服洗了,洗到内K的时候突然想起来,就冲出去问大神“你有换洗内K吗”,“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有内K的样子吗?”,米亚发愁了,“那你觉得不穿内K怎么样?要不你穿K子的时候穿内K,穿裙子的时候就直接光着吧”。穿之前米亚不来月经和白带的时候就经常穿长裙子不穿内K,反正也看不出来,还挺舒服的,就是不知道大神怎么想。”待会吃过晚饭去买内K吧“,大神淡淡的说,米亚一想也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不穿内K的。赶紧把剩下的衣服洗完,把浴室打扫赶紧,自己也洗了个澡。穿上睡衣出去了。

两人折腾了一晚上逃出来,现在都累的要Si,大床足够大,两人一人一边,很快就睡着了。

到晚上,大神先醒过来,看着米亚,突然生出坏心思,把米亚的睡衣脱了,他没想到米亚没穿内衣,里面直接就是真空。又把手敷上去,捏捏米亚的nZi,一天之内脸捏两遍,大神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觉得自己也不是不可以接受贫r。米亚睡梦中觉得有点奇怪,迷茫的睁开眼,看看大神,看看自己,过一会才醒过来。“我记得我给你吃了抑制剂啊,现在药效应该已经到位了,我是不是买到假药了?”大神笑了,”谁知道“。米亚坐起来,直接捏着大神的两个肩膀,两条腿也过来缠住大神的腰,大神挑挑眉,这事投怀送抱。下一个瞬间,大神就被怼到床上,手和腿被麻绳绑起来。米亚做完这系列c作后,就接着躺下睡了。她实在是太困了。

大神再度语塞,原本想把米亚喊起来两人一块去买内K的,后来看米亚真是太困了,他脚趾戳戳米亚,米亚就m0m0他的脑袋,”别闹,小乖乖,我再睡一会“。大神又磨了一会,自己用魔法把麻绳解开,也跟着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