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化病1(1 / 2)

白符第一次见到柳哲的的时候,她在课桌上铺了一本奥数书,正在解上面的题。她倒数第三排靠窗的位置,整个教室只有她旁边一个空位。班主任介绍完自己这个转学生后,整个班里鸦雀无声,白符心想,又来了,大家都用吃惊的眼神看着自己。班主任为了缓解尴尬,也为了做好白符的父母安排好的事情。又补充了一句,“白符头发是白的是因为他有病,不是染的头发奥。”整个教室就更安静了,大家的眼神变成了探究。白符心里叹了气。老师就安排白符坐到柳哲旁边。

白符坐下来的时候,柳哲转过来,笑意盈盈的说,“你好,我叫柳哲”。”我叫白符,你好“之后柳哲便去接着解她自己的题。白符觉得柳哲应该是成绩极好的,但是在这个小地方里,好学生不应该都坐中间前几排,为什么柳哲会坐在倒数第三排?他不懂。这样上学上了几天后,白符发现了班里人对他这个转学生态度冷漠,几乎没有人来主动和他说话,这样也好,这是白符预料到的事情了,或者说他甚至感到庆幸了。倒是柳哲对他不错,他问问题,柳哲都很耐心的回答,办公室怎么走柳哲怕他m0不着甚至亲自带他去。他看得出来柳哲人很好,成绩很优秀,对人也热情。这样的人在班级里是很受欢迎的。白符想,就这样也不错,至少自己能平稳度过初三,等上高中的时候再另想办法了。

然后上天并没有让白符的安逸日子过太久,学校里很快流传出白符的病因,说是白化病,是遗传病,说他爸妈是近亲结婚才会生下来有遗传病的小孩。传的绘声绘se,白符平静的生活被蒙上了一层y影,班里同学的眼神也带上了一层鄙夷,好像他是什么脏东西一样,甚至有几个男生,冲他b下流的手势。白符每次装作没看见,飞快的跑过去,身后就传了一阵猥琐的笑声,那声音是刻意笑给他听的。同桌柳哲也觉察到了这些不对劲,却也不好做什么,这种事,你越制止,反而越显得做作。下周一来上课的时候,白符还没到班,就听见班里好大的Sao动,有几个nV生担忧的声音传来,“你不怕老师待会说你啊”。

白符进班一看,发现柳哲位置上围了一圈人,人群一看到他来了,都散了。然后他看见了柳哲,柳哲的一头白头发,和自己一模一样。柳哲笑眯眯的看着他,说,“你看,我染了和你一样的头发,可惜我长得没有你好看,染了白头发也b不上你。唉”柳哲心里涌上奇怪的感情,他听见柳哲的声音入水般流过自己的心头,听见那句,“我染了和你一样的头发”,“和你一样”。白符心想,这真不错,他想,他一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地方被填满了,他追寻的从来不是同情,怜悯,和善意的施舍,柳哲知道他想要什么,她懂他。

老师看到柳哲那头白头发,想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柳哲学习好,听话懂事。老师觉得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苛刻。后来,班里就没有人再来嘲笑白符,嘲笑白符就好像在嘲笑柳哲,而柳哲在班里人气很好,因为她是真心实意帮助别人,就连几个不学无术的混蛋也她面前也不会太过放4,还是会给她几分薄面的。白符终于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又过了几天,柳哲把眉毛也染成白se,终于和白符看起来一模一样了。白符和柳哲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两个人经常一块出现在优秀学生榜单上,柳哲第一,白符第二,照片墙上两个人都一头白发的笑着,简直要成为一中的一道风景线了。

有天晚上,柳哲值日,白符等着她做完值日。突然听见走廊上传来的絮絮叨叨,是几个男生的FanGdAng笑声。“妈的,柳哲染了白毛之后看着更带劲儿了,原先是乖乖nV,现在就是小野猫,真想知道她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带劲儿”,“卧槽,你可别说了,我一想就觉得y”,“省省吧你们,也就搁这口嗨,真见了柳哲p都不敢放一个”,”别。老大,你没幻想过她?我不信“…白符听得脸红心热,看柳哲,柳哲神se淡然,食指顶在唇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把门直接锁Si,灯全关了。那几个男生的脚步声渐进。看见教室完全黑了,骂了两声,又走远了,柳哲谨慎,掏出手机,准备过五分钟再开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