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邻居小哥哥(渣遇和年年道歉表白)(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路遇赶紧给爸妈打了个电话,旁敲侧击询问瑾年的事儿。路妈妈轻快地说:“昨晚你程阿姨在我这里一起织毛衣,瑾年还给她语音,我也和她说了会儿,小姑娘真招人疼。说话温声细语的,像只小猫。”

路遇悬着的心落下来,起码她没什么事儿。

只是知悉后,心里又觉得难受。

她不理他了。不再是那个睁着大眼睛、甜甜地缠着自己的小尾巴了。

路遇心乱如麻,却又要照顾含青。含青仿佛没事人一般,看出来他心绪不宁还状似t贴地说:“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没什么事。”她知道路遇是个有责任心的人,自己因为他出了车祸,他绝对不会轻易离开。

可是这一次,路遇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望着含青说:“真的吗?我确实有点事。”他也知道含青伤的没有那么重,目前就可以出院。

含青心底无端一沉:“很重要吗?”

路遇咬了咬牙:“含青,你自己一个人应该可以照顾自己。”

含青冷笑:“我成全你,你走吧。我的si活我自己管。”

路遇低低说了声对不起,马不停蹄地跑开了。

病房里的含青只觉得心底无边的凉意。她彻底失去了路遇。她压在他身上关于漫漫多年的长情,到底还是输了个彻彻底底。

ai情就是这样,不分先来后到。

瑾年慢慢学着回到从前没有路遇的生活,她认真地去画画,去做卷子,不让路遇总是占据她所有的情绪。虽然这很难,也很痛苦,好像蝴蝶破茧,但是她在尝试。同班的男生见她一边吃午饭一边画画,关切道:“你这样胃不好受,还是吃完了再画画吧。”

“习惯了。”她点点头,“那我去旁边吃了。谢谢你。”

“我和你一起啊。”男生很喜欢瑾年,挨着她坐在小餐桌旁边。瑾年还有点拘谨,也不怎么说话,男生说了挺多的,瑾年总是弯起眼睛温婉地笑,偶尔问两句。她多数发问都是关于画画的,男生很有耐心地讲给她听。过了会儿,瑾年又问起来某些数学题,男生b她学习好一些,就很殷切地帮她答疑解惑。

吃完饭,两个人围着教学楼遛食,男生讲了个笑话,瑾年觉得好笑,不禁唇角扬起开心地说:“太有趣了,我没猜到这个结局。”

男生目不转睛地盯着瑾年的如花笑靥,心里怦怦直跳,不禁咽了咽,紧张地说:“瑾年,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什么?”瑾年见他很认真的表情,停下脚步好奇地问。

男生低着头,踢着脚下的石子儿,犹豫了几秒,羞涩地说:“瑾年,我很喜欢你,你可不可以考虑让我做你的男朋友?”他鼓起勇气抬眸,望着瑾年惊讶的神se连忙安抚说:“我就是和你说我喜欢你,你不要有负担,你可以高考结束之后才回复我。我愿意等你。”

他那样紧张却又卑微的语气让瑾年有一阵恍惚,好像,许久之前她也是这样对一个男孩子有过相似的言辞和态度。

她垂下目光,轻声道:“谢谢你这些话。我很感动。但是,很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

男生有所了悟:“你上次那样问我,是不是你和你男朋友吵架了?”

她摇摇头,又点点头,语气落寞:“他其实只是我喜欢的人……他不喜欢我……”

男生心疼地说:“那你,可以考虑考虑我。我喜欢你,也会对你好。我们可以一起去一所大学。”

“年年。”磁x的嗓音从校门外传来。

瑾年倏然回眸,校园里昏h灯光下,隔着那道门,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今天是周五,按理说他不会来的。可是他这样突然出现,瑾年本来不打算再为他悸动的心又开始小鹿乱撞。男生觑着瑾年痴迷却又略带哀伤的目光,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走近一步说:“那、有人找你,我先回去了。再见。”

她好像没有听到,目光朦胧却又眷恋地望着那个男人。

路遇穿的不多,似乎来得很匆忙,也没有背上他的背包,头发也长了不少,额前的头发零零碎碎得。只是即便如此,他还是笔挺如松,清俊英气。

瑾年踟蹰了一番,转身也想走,路遇连忙又喊道:“年年,我和你说说话好吗?”

她双手在口袋里攥紧又松开。

路遇继续说:“求求你,年年,我和你道歉,就几句话,好吗?”他语气从来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瑾年心底倏然一软,最后还是扭过头朝他走去。路遇瞬间如释重负,她肯听自己说话就好,证明自己还有机会。

瑾年把自己学生证给保安看了:“那是我哥哥,我们有事要说。”

路遇也上前将自己的身份证压在桌面上。

保安来回看着两人,心里琢磨应该就是小情侣闹别扭了,这样的事儿有的是,算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言罢挥了挥手,开了门示意两人有话赶紧说:“只能在这里啊,不能走远了。”

路遇答应,连忙拉住瑾年的手走到不远处的榕树下,轻声问:“还在生我的气吗?”

她静静看了他一眼,那双水汪汪的眼眸含着怨念:“你来要和我说什么?”

“g嘛不理我了?”他想要将她的手揣到口袋里,可是瑾年默默地ch0u回自己的手,搁在风衣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