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贰壹他跟你什么关系?(微)(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荆荷的行李箱放在前台三天了没有人来领取。

害怕箱子里装了什么违禁品,高明彦找人来打开了这个没有上锁的箱子检查,发现里面只是一些夏季衣服和日用品而已。

这让高明彦更加疑惑起来,便找到监控室把三天前的监控调了出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高明彦额头上汗如豆大。

这个nv人还真敢去纠缠秋先生!

监控视频上,从大厅、电梯再到十七楼走廊,荆荷都一直追着秋烨廷不放,甚至还强行挤进了他的房间。

可那之后就再没见荆荷从秋烨廷的房间里出来了……

高明彦自己回想也发现,这几天秋先生好像确实都没有出过房门,吃食也是叫酒店送到房间里。

恐发生什么意外,高明彦急忙来到秋烨廷房门外联系确认。

他和荆荷好歹相识一场,总不能放任不管。

呼叫铃响了几次才被接通,从通话器里传出的是秋烨廷不耐烦的声音:“有什么事?”

被男人声音里隐含的愠怒给震慑到,高明彦咽了口唾沫,强行扯出职业微笑。

“那个,秋先生,三天前是不是有一位nv士来找过你?请问她有离开吗?”

通话器那边沉默了少许,然后便是一声压抑着情绪的反问,“她在我这儿,怎么了?”

高明彦虽觉察出古怪,但依旧敬职敬业地确认荆荷状况。

毕竟一旦酒店里出了什么案子,那对酒店名声的打击可是毁灭x的,那他这几年来的努力都会白费。

“请问她……还好吗?能否让她说一下话?”

“你是她什么人,这么关心她?”

秋烨廷声音里带着浓烈的不豫,高明彦听到后立马心虚地解释,“我只是出于酒店安全过来确认一下而已,毕竟她许久没有离开您的房间了……”

只听通话器里传出一阵不屑的冷哼,男人不知对谁悄声说了句,“听到没,他让你说一下话。”

“嗯……别、别那么……”

从通话器里传出nv人娇媚的轻哼,以及男人逐渐加重的呼x1声,高明彦瞬间明白了里面在上演什么画面,一张脸顿时涨得通红。

他怎么就忘了,那个nv人本就是个善于装纯的b1a0子,什么要找小猫,不就是为了g搭上男人而使的伎俩罢了。

高明彦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还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向房间里的男人赔罪,“对不起,秋先生,是我打搅了,祝您住房愉快……”

**

三分钟前,秋烨廷正压着荆荷在浴室门前的墙上猛c,结果被屋外的铃声给搅了兴致。

他本不想搭理,结果那按铃的人也是个没点眼力见的东西,铃声一直响个不停。

无奈之下,秋烨廷抱着荆荷来到会客室,将她面对面抵在通话器旁的墙上,一边g她一边接通了通话器。

在高明彦问到要荆荷说句话时,秋烨廷十分恶劣地用力顶了一下,顶得一直咬紧嘴唇不肯出声的荆荷破了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