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嘴巴子(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自从提醒她约吃饭提前打招呼,余漫随之后再没打电话过来,周漾无聊时刷朋友圈才知道人回了澳洲。

她通过电话号码识别到他微信号,申请好友时他顺手点了同意,照片里,衣着华美的她挽着一个儒雅的中年男人,两者皆面露笑容,配文“爸爸生日快乐”,最下方的定位显示她人在墨尔本。

两人的共同好友赵警官评论:爸爸很帅,她回了“谢谢”附带可ai的微信表情。

余漫随的父亲相貌的确不错,没有一般中年人的大腹便便,只从照片里看大致也能推测出是个学识渊博的文化人。

周漾的注意力在父nv二人的五官上,来回看了又看后,得出的结论是她遗传母亲的外貌更多一些,这也仅仅是推测,照片里并没有她母亲的信息。

他退出大图模式,点返回键离开朋友圈。

他工作挺忙,几天后再点进来看,她最新的动态是清城的机场。

但依旧没来电话。

为此周漾特意察看黑名单,而后颇为烦闷地放下手机。

此时距离他们在文苑小区门口分别已经过去小半个月。

再次见面是在人来人往的闹市。

青yan的小吃面点全国闻名,是游客来游玩必打卡项目,而真正地道的馆子往往藏于陋巷中,周漾那天莫名其妙地想吃家乡的r0u丝粉,开车去十多公里外的一处菜市场,粉没吃上先碰到了熟人。

她今天穿了条洁白的蕾丝裙,周遭路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她像条小鱼灵动地穿梭其中,纤尘不染的气质与喧嚣的菜市场形成强烈反差,两者极其格格不入。

这么美丽耀眼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菜市场呢,但她确实就出现在这里。

更巧的是,她的目的地跟他一致,她在一家门面老旧的餐馆前站定,望着挂在墙上的菜单点餐:“叔,吃份炒饭。”

声音清甜讨人喜欢,老板和颜悦se,边下厨边问:“好咧,加什么?”

“一个j蛋不要葱。”

“行,小妹儿进里面坐着等。”

“好。”

她点好单进入店里,周漾站在人cha0中却久久地不能回神。

洛暮也一样,吃炒饭会加一个j蛋,不放葱。

“小伙子,吃饭吗?”

老板见他一直盯着自己店里,吆喝着询问。

“r0u丝米粉,大份的。”

周漾回答,店里余漫随拒绝掉一个年轻男人的搭讪,听到熟悉的声音朝门口一看,喜笑颜开地和他招手:“周检察官,这里这里。”

门面虽然不起眼,但光临的客人不少,跟她搭讪的男人本来还不si心,见周漾在她对面落座后讪讪离开。

“好巧好巧,你怎么会来这里呀?”

这个问题应该是他问她才对,周漾还是回话了:“我青yan的,你呢?”

她双手一合击掌,笑意更盛:“这么说我找对地方啦,早就听说青yan的小吃,网上攻略说这家正宗好吃,来地早不如来得巧,还碰到了周检察官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啊?”

她许是终于想起两人有段时间没见,寒暄关心道。

“没什么。”

相b她的活泼热情,他平平淡淡地回应,余漫随大概也已适应他万年不变的冰山脸,高涨的情绪完全不受影响,突然想起什么,小小“啊”了一声,低下头去翻包,接着拿出个jing致的丝绒盒子放在他面前,“我前几天回了趟澳洲,给你带的礼物,打开看看吧。”

普通朋友而已,周漾婉言谢绝:“谢谢,心领了。”

她不依,说话声带了些撒娇的意味:“看看嘛看看嘛,我都买了。”

“不用。”

见他态度坚定,她嘟囔嘴失落地叹息,“那我问问赵警官要不要吧,隔那么远又不能退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