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瑟兰因笔直的站在楼梯口,就在她的门外,今天他没有穿象征神圣身份的白袍子,而是一件洁白的丝绸布衬衫,外面罩着黑se的外衣和一件黑se毛皮边的斗篷,让他即g练又高贵。

他感觉等了她很长一段时间,楼道y暗,没有窗户,角落里还点着一盏昏h朦胧的煤油灯,光亮一点点消逝,似在让他的耐心忍受着煎熬,他犹如一个傻子站在这里,甚至不确定她是否会回来,当终于听见她轻盈的脚步声时,他心跳微微加快,眼珠子紧紧盯着楼梯口,他瞧见塞尔斯上了楼,身姿纤细,一缕蜷曲的银发俏皮的贴在耳朵上,迷人的脸蛋带着一丝惊讶。

他嘴角微微上扬,走上前来,轻声道:“在图书馆待的愉快吗?”

“你怎么知道的?”她脸上泛起灿烂的笑容,只是嗓音里透着一丝疲惫。

“你的邻居跟我说的。”

她点点头,一时间不像往日那样许多话:“挺好的,这里的藏书很丰富。”

“不邀请我进去坐坐吗?”他微微笑道。

“屋子里太乱了,我也没什么好茶招待你。”塞尔斯不好意思盯着自己的脚尖,试图掩饰住自己不安的情绪,事实上屋子里面有她另一个分身,正在将乌洛安的东西全部卷进空间里。

他有些失落,很快以微笑掩盖下来。

“的确,这里太简陋了。”瑟兰因一边说着,一边偏过头,因为这楼道里的天花板实在是太矮了,到处都是吊着布满灰尘的蜘蛛网,他不得不低着头,小心躲开:“其实你可以和我住一起。”

“谢谢你的好意啦,可我离群索居的太久,想住在热闹一点的地方。简陋一点没什么不好,我不在乎住哪,我记得你不是宣扬节俭吗?”

瑟兰因嘴边的微笑骤然消失,他拧着眉,脸上掠过一阵轻微的冷意。

“你是不是听到了一些关于我不好的传言。”他问道。

“没有,怎么可能。”塞尔斯尽量拖延着时间不让他进屋。

“是谁告诉了你什么吗?”他在谁字上稍稍加重了语气,“我不想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真的没有,瑟兰因,我发誓。”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氛,塞尔斯心慌意乱,她刚刚在屋子里面差点碰倒了乌洛安的金杯,险些弄出声响,要是她一直在图书馆待到晚上就好了。

“可你的态度对我很冷漠,我做错了什么吗?”她那紧张的语气还在激怒着他,他深x1一口气,有些气恼。

“你没做错什么,是我一直以为你还在因为魔族的事生我的气,而不敢去找你。”

瑟兰因见她的模样诚恳,不像是撒谎,不由松了口气,急忙说道:“我没有生气,就算有情绪,那也是气自己。”

“别瞎想,我们出去走走怎样?听说城里新修了一座大教堂。”

“好。”

他牵上她的手,一路徒步而去,楼下的老妇见到他俩时,乐呵呵的眉开眼笑,虔诚的说道:“愿光明神保佑你们。”

瑟兰因温柔的笑着:“谢谢你。”

“她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想和光明神聊聊天,总算是如愿了。”塞尔斯感叹着,将他拉走之后,难免轻松不少。

“你若是喜欢她,我就经常来这陪你。”

“看来你最近很闲。”塞尔斯拐弯抹角的问道,“魔族的事处理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