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死生契阔()(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情丝绕,缠郎怨,胡不归,思yu绝,生契阔,si成说。

阿韧招魂,聚齐的是她的三魂七魄,不同于苏沉影那具东拼西凑出来的躯壳,只有三个月的寿命,便碎成一块块,梁雁鸣这痴儿是一副完整的身t,她强行夺舍,这痴儿生前却不知从哪惹上这西疆恶蛊,发作起来若烈焰焚身,抓耳挠腮,求生不得,求si不能。

她占人身t,这恐怕是她强行逆天改命,si而复生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成碧低估了情丝绕这蛊虫的毒效,与谢宵相交时,她竟然可以感受到t内被强制休眠的蛊虫,瞬间被唤醒进入活跃期。

烈nv变荡妇,极尽情致,yu罢不能,直到yjing泄尽,油尽灯枯。

哪怕心里再三排斥与他肌肤相亲,但蛊毒还是迫使她屈从于本能,要多一点,再多一点,榨g他!

谢宵飘逸出尘,芝兰玉树,一身书卷气哪像是杀伐决断的帝王,分明就是遗世的天外谪仙人,月夜之下更加清寒霁月,略显单薄。

他皮相极好,一身素服之时,像极了手无缚j之力的俏书生,但与他露水多时的成碧却知道,他身下本钱傲人的可以~

“放松,乖,放轻松~“他咬着她耳垂,轻声呢喃着诱哄。

天生冷x的谢宵,从未有这样气血翻涌的蒸腾,他甚至只要一碰到她的肌肤,嗅着她的发香,就不自觉的乱了呼x1,只想要她,狠狠的要她。

他的火热,只想狠狠的埋入她的t内,横冲直撞,就算抱着她只如同抱着一块冰疙瘩,他也甘之如饴。

只是不曾想,她竟还是处子之身……

刚才他使出浑身解数一番挑逗,她的花x却吝啬的半分花汁都不曾泌出,g涩狭窄,举步维艰。

他昂扬的火热卡在她的花x口,进出不得,她嫌他磨人,他嫌她吝啬,那两声为数不多的sheny1n,早已让他yu火焚身。

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他不着急冒进,反而一点点研磨着她,先是轻轻的ch0u出来,火热顶端早已经受不住刺激,分泌出点点晶莹sh润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