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适的炮友(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玉秋虽然可以看到秦泽的roubang再一次y起来了,深红se的guit0u在白se的泡泡里面实在是太明显啦!自己被他温柔的清洗动作ga0得也很舒服,就算是在温柔的水流里她也能感觉到随着浊ye被自己身t排出的时候还顺带着另一些亮晶晶的、新增加的透明水ye,但是这个人做起来又粗暴又持久。

不是说粗暴不好的意思,她还挺享受这种调调的,就是这个人做起来很久才s,玉秋又是容易ga0cha0的那种类型,往往是她都被ga0得ga0cha0两三轮了,这男人才s。

明明自己还在享受ga0cha0时爽翻了的余韵秦泽就开始下一轮的ch0uchaa,而且ga0cha0后的r0ub1都很敏感,无论cha哪里的快感指数都会呈几何倍数的增长,更不用说本来的敏感点。玉秋往往会被这种密集得过头的快感ga0得两眼放空,脑子里只有那根深埋在t内的roubang的不停动作和它的形状大小。

甚至于当男人也sjing完了ch0u出去了玉秋还有种t内含着大ji8的错觉。她不是太喜欢这种完全被玩坏的感觉,所以当男人清理完她狼狈的下t,用那根顶端已经流出一些清ye的roubang试探x的擦过红肿的还有些外翻的花瓣的时候她朝后躲了躲。

男人明显失望的表情挂在那张英俊成熟的脸上真的好犯规啊。明明这时候t贴成熟的男伴不是应该遵从nv方的意愿,而且就算是失望也不要表露得这么明显好吗?

秦泽五官俊朗,自信成熟,有种复古的英l贵族范,你看到他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将他划为永远也不会撕破脸皮、或者是撕破脸皮也要足够高端优雅的上流人士,而且就算是在x1ngsh1上也会足够尊重对方的那种绅士。

ga0得拒绝他好像是她犯错一样,虽然看到那张漂亮的脸上的失望她也觉得好像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得很过分?但是再来一轮她的身t可能吃不消啊……

美se还是健康?玉秋犹犹豫豫的还是选择了健康,但也不忘抚慰一下翘的老高的男人的roubang,有水的润滑撸起来也不算费劲,但是直到玉秋手都撸酸了男人roubang还‘jing神奕奕’,她停下时还不满的跳了跳。

啊手真累,不想撸了,但一对上那双饱含渴求的黑眸,玉秋就觉得似乎好像自己又能行了?等到男人终于成功释放出来,玉秋觉得已经快要抬不起自己的手腕了,而且白se的jingye全部s在她的手上,粘乎乎的。

而最后玉秋还是选择去医院做个t检,因为当她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当当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今天还要上班这个事情……

一看微信不得了导师领导同事全部都发来了各种各样的问候,她能怎么办呢?不可能说是因为一上午的时间全用来打pa0所以没来上班吧?

还是装病吧……至少要拿个医院开的官方t检单才有说服力吧。秦泽倒是兴致b0b0的开始为她出谋划策,说是先去市医院做个全面检查,如果她想要装病就让他的私人医生开张处方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