榨精(二)(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不妙。她坐下去之后才突然想起她才想起这计划的最大弊端,可已经晚了。粗大y挺的巨物填满她内部瘙痒难忍的蜜处,给她以前所未有的满胀感。神智分散在快乐中,克萝伊小幅度地摇摆起腰肢,感觉男人的yjing顶在x道上神秘的一点,小腹酸涨不已,像顶在膀胱上,尿ye憋着出不来的那种痛苦快乐。她的花蒂碾在昏睡的人根部那块皮肤,那里冒出点青茬,刮蹭着是恰到好处等级的刺痛。

克萝伊本人就是最大的问题,一旦快感和血一并冲上脑袋,她的思考就会自然停止,如今什么坠在后面的犬兽什么潜藏的恐怖危险她都抛之脑后。我知道很危险,我当然知道很危险,啊可是停不下来,明明只要尽快像挤n一样把jingye从男人沉甸甸的睾丸里榨出来的,但是停不下来,扭摆的腰停不下来,绞紧的xr0u停不下来,太舒服了。不由自主的sheny1n从她嘴边泄出,对睡着又无意识的人发声没任何意义还会显得很蠢,但克萝伊就是忍不下来。每当她开口jia0yin,极乐世界的海洋表面便多冒出一个彩虹光泽的泡泡。

“嗯,嗯……喜欢……”汗珠从她光lu0的大腿淌下她才发现自己出了这么多汗。明明身处如此y冷环境,她的身t却从内到外热得彻底,cha在她身t里的发烧的巴尔克的yan物更烫,她x前两颗樱首在发痒,希望被好好磋磨。

“想……我想……”她深深x1气,额发shsh地贴在脸上。她的护甲已被脱在一旁,穿在身上的仅剩简洁单薄的白衬衣。克萝伊拿起巴尔克的一只手,隔着轻柔的布料安抚地r0u弄自己的rujiang,后来还变本加厉,从敞开的衬衣领口伸进她雪白的x脯上,丰盈r0u团贴上去。他的手有些灰尘,擦在她雪白rr0u上留下几道灰黑痕。被弄脏了……克萝伊的心里跳动得更厉害,细neng的rujiang蹭着男人指根老茧,粗糙地不留情地刮得她充血,下身x口也不住磨着。

“啾啾。”在她耽于享乐之际,面前传来了清丽的叫声。窗楹上站着只小白鸟,头上顶着几撮蓝毛,尾羽长长的翘在pgu后。小白鸟大大的眼睛看着她,浅粉se的喙张合。

“啾啾!”白鸟叫道。

迟来的耻意终于涌上她的心头。克萝伊知道她现在看着有多不雅。虽然长裙遮住相连的下半身,但安静空间里不断咕叽咕叽的水声已说明一切。更何况她如今脸泛红晕,通身是汗水,衣服前襟大开,露出大片白软的rr0u,还有人的手恬不知耻地伸进领口去,指缝间露出深se的r晕和r首。

这里怎么会有鸟?城里分明安静得像si城。

“走开,走开!”她坐立不安起来,难堪感升上心头。克萝伊骑在巴尔克身上,前后挪动,用xr0u套着roubang。鸟的一对小爪紧抓着窗框,没有丝毫离去意思,黑葡萄似的眼珠望来,克萝伊只觉得她的一举一动正被这畜生观察着。一只鸟?克萝伊恍惚,可她不愿放弃填满身下的东西,再等等也许它自己就飞走了,她实在舍不得离开。

那鸟的蓝se,也许是她的错觉,或者只是记错,看着和铁块的盔缨和耳羽颜se很近。难道天底下蓝se都长一个样?不可能的事。该种错觉让她有被他人所注视的古怪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