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一直很差(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醒来已经8点多,裴露露洗漱完毕之后才想起来手机还在关机状态,赶紧开了手机,看到只有一通那个都东西的未接来电,心下冷哼,把对方手机号设为黑名单,今天别想来烦我!

打开微信看到班长的发来的消息,【裴同学,怎么还没来上课?迷路了吗】

【早自习已经下了,是家里有事吗?看到请回】

裴露露黑眼珠轱辘已转,编了个理由,【嗯嗯,班长,不好意思,昨天的肠胃炎又犯了,需要麻烦你帮我跟班主任请个假,谢谢啦!】

【还有,请把我前座的郝静微信推给我,谢谢班长啦!】

正值第一节下课,周正旭收到微信后,有点担心的问道,【胃疼更严重了吗?有吃药吗?不行去趟医院吧。】发送完后,把郝静的微信名片分享了过去。

看到对方没回复,有点等不及的接着发消息,【白天家里有人陪你吗?没人的话我中午放学去看你,顺便把上午的笔记借你抄。】

知道第二节课铃声打完,英语老师进了教室,周正旭都没收到回复,面带失望的把手机放进ch0u屉里。

“英语课代表上来把上周五的卷子发下去,这节课讲卷子。”英语老师张一敏把一厚沓卷子放在讲台上,推了推镜框说道。

郝静刚通过裴露露的好友申请,赶忙把手机放进ch0u屉里,起身抱起讲台上的卷子给大家一张张发下去。

已经拿到卷子的同学,有的哀嚎,有的把提到嗓子眼的心放回肚子里。当试卷发到程浪那儿的时候,他拿起放在桌上的卷子看了眼,发出“嗯”的一声,不像是试卷的分数表示满意,更像是对发卷之人动作的肯定,类似于“嗯,知道了”、“嗯,行了,走吧”的一种回应。

这声音并不大,像是很出来的一样,可郝静听的清楚,呆呆的愣了一下,心想:嗯什么?

发完试卷,英语老师从错误率较高的题目开始讲起。

郝静得分142,名次不意外,又是全班第一名。即便此刻讲解的题目自己没出错,她也会很认真的听讲,是一名很认真的乖宝宝学生。

就在这时,课桌嗡嗡的震动了下,她悄悄把手机拿出ch0u屉,身子靠后,低头看了眼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