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用文艺一点的话来说,他们相识于微时。十四岁的屈梦yan大爆冷门,拿下了那年的选秀冠军后无数经纪公司蜂拥而至,她父母唯恐节目结束,热度消退,急吼吼的将她签给了一家皮包公司。经历了八个月的高强度压榨,少nv终于不堪重负,而当他们试图解约,屈家愕然发现自己将支付一笔天价违约金。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找上的她。

今天想来裴崇也觉得奇妙,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哪里来那么厚的脸皮,居然敢夸下“每年一张正规专”这种海口。他穷的都快发不出工资了,身上穿着的西装用信用卡分了十二期。

这个nv孩子的人气毋庸置疑,路人好感度非常高,其次她年纪小,十年后也才25岁,有足够的时间供公司m0索试错……他想尽量客观、理智的评估她,然而见到真人的第一眼裴崇恍然惊觉,世界上真的有魅力这回事。她生涩、拘谨、疲惫、警惕,两只眼睛像两颗钻石嵌在脸上,纯净又闪亮。哪怕不是绝顶漂亮的大美nv,当她站在人群中,你的目光就是会奇迹般的黏在她身上。

最终他卖了一套房子,当时唯一的住宅,将她签了下来。

“老裴,这事你做的不地道啊。”周末恰好有聚餐,网信办的大佬一看他垂到下巴的黑眼圈就忍不住发笑,“至于吗,闹得还没完了。”

一个小明星翻车,撑si了热闹两天,这事从爆发一路发酵到现在,热度一点没减退,稍有些嗅觉的人都知道肯定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

裴崇笑笑没说话,大家于是转口说起今年大爆的黑马、某某颁奖礼安排的酒店连个空调都不给开,真不是个东西。餐厅老板出身广东,这一桌子菜其实相当清淡,不知怎么他全无胃口,喝了两口汤就放了筷子。

“好快啊,”不知是谁感慨一声,“磕磕绊绊又一年咯。”

今年冬天来得特别早,下过几场雨后突然就大降温了,屈梦yan在摄影棚里哆哆嗦嗦的化妆做头发,腿上摆着一个硕大的莎莉j热水袋。

周然站在旁边看手机,不时出去跟人打个电话,等造型师基本弄完才清清嗓子开口:“下家是谁啊?合同什么的都谈好了?”

她正当红,且有越来越红的趋势,聚星这边肯定是不会主动提出不续约的,如果要走只能是提前找好了下家。

哪知nv明星眼神呆滞的啊了一声:“……还没找呢。”

“??你连后路都没找好就敢跟公司甩脸子?”经纪人目瞪口呆、情绪上头,顺手扯了张凳子在她面前坐下,“祖宗!你知道明后年上面给你安排了多少工作吗?光封面就十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