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骄花(1 / 2)

</tr>

</table>

<tr>

<td>

<divid="content"name="content"style="line-height:190%;color:rgb(0,0,0);">娇花为什么是娇花呢?这不是她自己选择的。

?

花朵生在荒野里,原本没有姓名。是人群,在茫茫稠紫密红中择取她,培育她,从此她被定义成了娇花。

?

她的本x是什么?林静从未思考过这些。

?

她贫瘠的人生挤满了目光。她是nvx,是nv儿、妻子和母亲,永远被凝视,永远被推搡。她有无数的角se,黑夜中万万束追光灯,投下无数定位的光圈,交汇成她的路。一条既定的路,她畅通无阻,直到走进墓地,睡在棺材里,虫蚁涌来,人群散去。

?

只是没有人会在乎林静的本x是什么,包括她自己。

?

肖景行还在打电话,林静拒绝了师宜聆开车送她。她吃了一粒布洛芬,带着琪琪打车回家,直到坐下打开微信,才看到肖景行的消息。

?

-去哪了?

?

这是最早的一条,时间是她刚出门不久,看来是电话会结束了。几分钟后,又发了第二条消息。

?

-怎么不等我?

?

因为不想打扰你。林静如此回复。

?

-为什么不让凯sir送?

?

因为也不想打扰她。

?

消息发过去后很久,林静都没收到回复。她握着手机,忍不住想她是不是惹肖景行生气了,要不要再说点什么,他却忽地转移了话题。

?

-我下下周去英国,你想要什么。

?

林静愣了一下,连忙回:不用麻烦了,我没什么缺的。

?

-凯sir和陈峰我都问过了。

?

言下之意是不单单给你,别多想。

?

所以现在......她在肖先生心中,是跟陈峰和师宜聆地位相等的存在吗?

?

林静望着聊天界面,抿了抿嘴唇。

?

-那帮我带点红茶吧。

?

-好。

?

对话便结束了。没有确切的承诺,也没有直接的回应。

?

早晨遥远得像隔世。那个梦一般的吻,他们不约而同地都选择按下不提,但成年男nv的默契本就是暧昧,像是鲜妍曼妙的纱丽,隐约可以望见模糊人影的轻薄,缠绕又分离,是隔阂,也将边界模糊。

?

肖景行倚在露台上,有一下没一下地ch0u着烟。冬日的天黑得快,天际已经染上了金边。他指尖燃烧的香烟尾部猩红一点,明灭在夕yan间,为他的侧影渡上萧瑟的暖se。

?

陈峰今天已经ch0u过烟了,坐在旁边喝咖啡。

?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坐一立。过了一会儿,陈峰将快见底的咖啡放下。

?

“喂,”他试探,“你和林静没发生什么吧。”

?

“发生什么?”

?

“你说呢?”陈峰反问。

?

“没有,”肖景行吐了一口烟,有些不耐烦,“她都疼成那样了,我能想这些?又不是畜牲。”

?

“是嘛,”可陈峰不相信,“晚上她是睡了,那睡醒以后呢?也什么都没有?一个吻也没?”

?

“......”肖景行弹烟灰的手一顿。

?

“跟你没关系。”

?

呵,没直接怼人。那就是有。

?

陈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