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枪(1 / 2)

不知睡了多久,睡梦中的内容在惊醒的那一刻忽然模糊了,记不清它是什么?

王队慢慢挣开眼睛,内心世界:

望着天花板,看看窗外,太阳以经走的很远,嗯?看看手表,下午了?睡了这么久!久违的精神和清醒,心里不想睡这么久,但是不得不承认身体真的是休息过来了。

怎么闹铃没响?小惠,还没醒吗?看看手机屏幕上有未接,是孙局。放松下来,慢慢起身,看向外套,穿起走出卧室,寻找着,走到小惠房门口试探,然后直接慢慢打开,发现没人。

小惠走了?怎么没等我?是没叫我?她把我闹铃关了?一定是希望我好好休息休息。

欣慰,走出家门,开车去警局。

…………

近中午,小惠没睡几个小时,做梦老是想着和王队的接吻,老是笑醒,没有参考没办法继续想象下去嘛!

睡不着了,去警局吧,收拾好了,想想王队,让他多睡一会儿。

她偷偷走到王队门口,慢慢打开门,尽量不出声响,走进去窃喜着,看到王队没有脱衣服,就那样随便一趟,这样身体能放松吗?腰带多硌呀?

看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慢慢拿起来,屏幕上是随便的一个图片,小惠噘着嘴,一滑有密码,不慌,没用几秒钟就破解了,因为和屋门锁的密码大致相同。

进去后先打开闹钟把它关了。刚想放下,转头一想,给他换个壁纸,嘿!相册里看看先,进去最先看到的就是我们在海边的合照,就一张,光线不对?仔细一看:“是我洗的三连框的其中一张,王队是直接对着相框又拍了一下,想要照片直接管我要啊,干嘛这样嘛,对着相框照的都不清晰。”

想到这小惠拿出自己的手机给王队发着消息,一通操作把照片全都传了过来,还不忘选了一张搞怪点的合影设置成壁纸。

设置完将手机慢慢放回原处,还不忘调个静音,接着附身撅着嘴对着王队像要亲他的姿势,但是没有碰到,这可不是昨晚的她,可不想把王队给吵醒了,蹑手蹑脚的走出王队房间,去坐地铁了。

到了警局,已是中午过半,在院子里碰到走出食堂的吴芳,小惠热情的打着招呼,吴芳也回应着。

“王队怎么没来?你也来这么晚?”吴芳问道。

“哦!他昨晚没睡觉,太累了,补觉呢。他说他和孙局说了,应该请假了吧?”小惠随口答着,边一起往楼里走着,吴芳接着问道:

“王队为什么一宿没睡啊?”

小惠被问住了,不能说出去昨晚发生了什么:

“噢!我们去kiss吧了,回去的晚,也睡觉了,但是困呐,没睡够,多补补呗,王队总是早起晚睡的,在用不了几年就老头行列了我看,也不注重养生,身体垮了,还怎么为民除害,奋勇杀敌,啊?”小惠边说着边表情丰富的把吴芳逗笑了,吴芳边笑还不忘回应到:

“王队真幸福,有你这么一个活宝女儿,逗他开心,还知道关心他身体,还那么聪明,帮他破解疑难问题。小惠,你还挺全能的。”

没听进吴芳夸自己只听进说自己是王队女儿,小惠有点失落,心想:“这个梗怎么破呀?不过明面上是这么说,我跟王队的CP在警局传的也不少,还是得王队也爱我才行,对我好他一直拿爸爸挡在前面,先把这个梗给解决了,嗯!”

想到这小惠表情坚定,吴芳见小惠没在接自己的话,也没多想,她们走到二楼,正好碰到孙局下来。他们都微笑着打着招呼,孙局跟小惠寒暄了几句表情忽然严肃起来:

“你们王队来了吗?这都半天了,也不说一声就不来上班,没案子也不能这么散漫……”没等孙局说下去小惠赶忙插话道:

“孙叔叔!”大家都定在那,小惠也愣了一下,“阿!嗨!王队要我到了跟您请假的,我这还没来得及去找您呢!你看他天天那么辛苦……那个我们昨晚去酒吧查案了,特别晚,呵呵!”

吴芳见小惠结结巴巴,忙补充道:

“哦孙局,昨天杨阿姨来报案,说联系不上她女儿,就是小惠住院,一个病房的那个女孩,不到失踪时限,派出所不受理就找到小惠这,我们也没立案,帮着查了一下,应该就是孩子跟父母赌气,离家出走,还故意不跟父母联系,让家人紧张着急。”

孙局一听摆摆手:

“我刚才给他打电话,没人接……”

“哦!那他睡着了没听见。”抢完话小惠都觉得不合情理,看着地面,心虚的样子。

没人想去纠结这点儿小事,看到王队知道注意身体,大家也都是认同。

和孙局话别,孙局去忙了,不知道当领导的天天都在忙什么?吴芳和小惠回到二队,各自坐在自己位置上。看不到其他人,小惠问道:

“吴芳姐,他们人呢?都跑到哪里去了?”

吴芳整理着桌子,说到:

“都闲不住,自己找事情做,对面一队在查贩毒的案子,都好几个月了,比咱们的那起连环杀人案还早呢,说是最近有一大批货流进咱们市,等到查的差不多了,没准儿也会全总局联合行动呢!”

小惠吃惊的看着吴芳:

“是嘛?噢!”小惠满脑子都是联合行动的宏大场面,完全没有多危险的感觉。

吴芳轻轻摇着头笑了,转身走进王队办公室,想着给整理打扫一下。走到王队桌前,发现王队桌上多了一个相框,是和小惠一起拍的照片,背景是海边,吴芳拿起来仔细观察着,也没发现这是哪个地方。

透过玻璃墙看着小惠,吴芳眉头微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有电话进来,是有人打给小惠,拿出手机一看,程岩?

“喂?小惠姐,我是程岩,我现在在跟踪那个叫凤哥的人,她刚才去酒吧了,我一直在酒吧蹲守来着,真让我给碰上了。她现在打车不知要去哪儿,我也打车跟着,你赶紧过来吧。”电话里。

小惠顿时紧张起来,马上冷静的部署:

“阿程岩,你别紧张啊,别跟丢了,阿但也别跟太紧,别被发现了。”说着小惠转身小跑式下楼。

吴芳见状探出头看着,想喊住小惠,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到小惠的话里有程岩这个名字。

通着电话小惠马上打了车赶往程岩说的地方:

“程岩,你把位置共享给我,我这去和你汇合。”说完小惠挂掉电话,忙叫司机开车。

看着程岩共享给自己的地理位置,小惠指挥着司机,这时司机看看小惠的紧张样:

“姑娘,你这是要去哪啊?不用通知你家长啊?找几个朋友,就你自己啊?”

听到这话,小惠突然回过神来:“对哦,得赶紧告诉王队一声,不然他又要紧张我的安危了,他醒没醒?给他发个信息吧。”

想着小惠干忙退出共享地图,发信息给王队。

这时的王队在家门口刚打开车门要上车,手机一响拿出一看,是小惠,眼神立马坚定,上车便赶往小惠处。

路上,王队开始担心小惠,莫名的,明明就是一孩子赌气离家出走而已,没人在意这有多严重,可是只要小惠不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王队就会紧张,心跳都不正常的。他加着速,还不忘给小惠打电话。

小惠这边车开到一处偏僻郊外,像是上山的公路,有点上坡感,一边地势高是树林,另一边地势低是田地,虽然能看到高楼但离市区以很远,快停车的时候就发现陆续有两个出租车折返,小惠猜到应该是载凤哥和程岩的车,没看到程岩,小惠还在用眼神寻着周围,扫码付着钱,司机担心的皱着眉头:

“我说姑娘,你这一个人跑到半山这么偏僻的地方,不安全呀?噢!这上面有一个别墅区,好像荒废的,烂尾了,平时我都很少来这一带,这都进黄昏了。”

小惠抬头看了一眼给了司机一个微笑道:

“师傅,我警察,我在执行任务呢,放心。噢谢谢你!”说完下了车。

“警察?哦呦!这小姑娘还执行任务?”自语着,司机掉头返回市区。

小惠刚站定观望着周围,手机响了,是王队打来的:

“喂!王队,我跟到了一个半山的地方,司机说山上有个别墅区,我想应该是有钱人度假的地方吧。但是荒废了的。我现在去和程岩汇合,我担心他打草惊蛇。”

说完有震动,是程岩发信息过来,小惠看着屏幕点了免提然后进到消息里。

程岩写到:小惠姐,我就在路边下车了,我没看到凤哥的车在哪儿停的,但我看见载她的出租车折返了,我就也下车了,你在哪儿?到了吗?

“小惠,你听着,千万等我到了再说,别被发现了,一定等我。她是社会上的人,不清楚底细,千万别轻举妄动,知道吗?”电话里王队斩钉截铁的声音。

小惠听着看完消息,将手机凑到嘴边笑着说,故作轻松的样子:

“好,王队,我一定等你到了再行动,保证不被发现,OK?”

说着挂了电话,回了程岩,将手机放进斜挎包,朝上坡的方向走去,边走边观察着四周。

走了许久,忽然一个人从路边的树后走出来,是程岩,他远远的还故意压低声音喊到:

“小惠姐?”

小惠闻声望去,他们都是在乐乐手机上见过彼此的,终于和程岩汇合,小惠微笑着应着他:

“程岩?你是程岩?我是于小惠,你有看到那个凤哥吗?他往哪里去的?”

程岩紧张的神情说到:

“小惠姐,我没看到她下车的地方,到也没别的可能,出租车跟我说了这里就山下有个村,往上只能是去山间别墅的,没别的地方可以去,地图也显示在往前边一点就有一个路口了。”

小惠刮目相看的表情看向程岩:

“行啊!都调查好啦啊?”

程岩也笑了:

“嗨!一搜就出来了。”程岩没有了紧张的神情。

“走,我们去找找去。”小惠说着示意程岩一起往上坡路走去。

他们轻松的继续跟踪,可把王队急坏了,一路都在超车,每次小惠不在自己身边,王队都不像了往常的自己。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小惠不在视线范围就会有着不可控的感觉,这种感觉让王队心里很是难受。

不知走了多久,小惠她们看到了别墅,院里地上满是老高的杂草,但别墅镶着瓷砖,看着崭新结实的感觉。

小惠下意识推着程岩找掩体,她记住了王队的交代,先别打草惊蛇。她们打量着四周,观察着周围寻找着。

小惠发现院子近门口处有一小堆垃圾,仔细看去是一些生活垃圾,有很多吃的包装袋,她们应该就在这里。

不一会儿,有人开门从别墅走出到院子里,小惠赶忙压着程岩蹲下,低下头,怕被发现。

“小惠姐!我们干嘛这样暗中观察呀?直接上去要人不就行了吗?乐乐不可能是自己不愿意回家的,看那个凤哥就不像好人,她一直话上捧着乐乐,让乐乐没有了判断。”程岩小声的说着自己的观点。

小惠解释道:

“程岩,别冲动,先观望一下,看看乐乐在哪里,现在什么都是不确定的,万一乐乐真的是自愿的呢?现在被洗脑这种事儿挺多的,万一我们一冲动冲过去,乐乐在站在她那边,不就被动了吗?”说着小惠观察到房后的栅栏墙上有一个大缺口,这时凤哥也进了屋。

小惠用手势示意到那边去,只见他们从缺口处跑到房子跟前,从窗户往里望去,空空荡荡,倒也简装了的,这应该是一个样板房,所以凤哥才选这里藏身。

没有什么发现,她俩又弓着身子顺着窗下往两边找着,走到侧边窗下,隐约听到对话声,程岩试图伸头看,被小惠拽住,小惠虚着手势叫程岩别出声,静静的听了片刻。只听里面说到:

乐乐:“你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我爸妈肯定是要报警的,到时候就不可收拾了,我们不是朋友吗?你为什么要这样?”

凤哥:“乐乐,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只要你愿意做我的人,我们可以很开心的在一起,我会对你好的。”

乐乐:“你是女的,我们怎么在一起啊?你不要疯了,你把我放了,我保证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求求你。”乐乐哭腔哀求着。

这时小惠程岩已经从窗边向里面偷看,只见地上铺着一个垫子,乐乐蜷缩在垫子上,并没有被绑住手脚,旁边散落着一堆绳子,周围乱七八糟什么都有,还有一个小桌子,上面也是杂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