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她是妹妹呀(1 / 2)

“沅年,好几天没见你上街买菜了,你去你舅舅家了呀。”

“嗯…不是的…我”

“哎?你这衣服…?男的?”

“…啊?不是,杨奶奶我先回家了。”

叶沅年瞧自己这一身装扮,实在是…有些不堪入目,她的脸突然烧了起来,几乎落荒而逃。

叶沅年钥匙手机什么的都丢了,带着侥幸的心理敲了敲门,很希望她妈在家,能给她开一下门,可是没人,她怕打扰楼上人,也不敢喊。

叶沅年住的地方是东巷最后一栋租房,这栋楼一共三层,她家在二楼,一楼的住户原先是位老人,听说儿子在城里买了大房子,就把老人给接过去了,现在的一楼是空着的,没有新的租户。

二楼不高,老房子甚至可以说很矮,叶沅年扶起墙后面倒在地上的扶梯,就是之前工地里的工人过来搭棚子遗留下来的,整整一年也没来拿,一直放在这,也没人要,这下竟然可以用上。

扶梯的高度有三米,上二楼的窗户绰绰有余了,叶沅年还是第一次爬扶梯这种工具,说不怕是不可能的,希望这个质量撑得住她了。

每踩一节,扶梯就发出吱吱吖吖的声音,听得叶沅年自个心惊肉跳的。

菩萨保佑!叶沅年心里默念。

二楼的窗户是她卧室的窗户,老房子的玻璃窗是没有锁的,两边一推就开了,叶沅年终于爬进了她的卧室。

安然无恙,菩萨显灵!

叶沅年真的怕摔下去,一般这个高度摔下去不会有太大的事,但是她的话就不一样了。

卧室没有改变,只是几天不住,桌上床头就蒙上了一尘灰,需要打扫了,叶沅年先拿了自己的衣服收拾一下自己,再做别的事情了。

洗完澡出来,叶沅年看着那件有些脏的叶家哥哥的衣服,发起了呆,他们不会再见面了,洗干净了叶家哥哥应该也不少这件衣服,但是这不是她可以不还的理由,这样的话,她还是得去一趟城里啊。

想起叶家哥哥的态度,叶沅年仿佛回到那片湿冷的地上,在那个铁棚子里,浑身的难受…

她愁得头皮发紧,终,化成一声叹息。

精神亢奋期一过,就觉得很疲惫,这是很不好的现象,她需要好好调整自己的心态了,叶沅年想。

她并不知道,她不是精神疲惫,而是她的身体已经提出了抗议。

她很疲倦的去厕所洗那件蓝色外套,强制自己洗干净晾好了,受不了再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