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三:异梦(1 / 2)

冬日,一日傍晚,周念梓开始阵痛。

镇国亲王府,纭梓阁外一群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产婆们忙进忙出,太医在里头有几个时辰了。

延康帝与徐安澜在纭梓阁外来回踱步,慌急着,一个产婆出来回报,情况不佳,有难产可能……

纭梓阁里,周念梓喊痛声音不大,外头的人却听得心惊胆跳,两个男人都明白周念梓什么性子,她一定想忍着痛不愿大喊,可她已经痛得喊了声,那压抑过的声音,让他们更难受……

听了几个时辰周念梓的闷喊声,延康帝颓丧地开口,“安澜,朕……”

“不会再让她生了,绝对不会。”徐安澜马上道,这是什么时代,医疗不发达,女人生孩子是冒着死亡的危险……他受不了!

“朕……谢谢安澜了。”延康帝松了口气。

天色大亮,孩子宏亮的哭声传出来,但没多久一个产婆慌慌张张奔出来。

“公主见红了,可能不好……”

徐安澜再也顾不得,冲进纭梓阁,延康帝也奔进来,血腥气味扑来,两人皆心乱如麻。

太医产婆慌忙跪一地,延康帝怒斥,“给朕救人,要是救不活,你们跪也没用,朕让你们全都陪葬!”

几个人手忙脚乱起身,太医又是把脉,又是施针,周念梓却未睁眼……

周念梓累极了,听见婴儿哭声,旋即闭上眼,睡着了。

她觉得身子很轻,轻得像是能飘起来,一团白雾绕着她,她看不清前后左右,一会儿白雾里显了人形,缓缓朝她走来,她看清人,惊喊——

“祖奶奶!”

“纭霓如今过得好了。”周湘笑了,“离开尘世之前,我过来看看你……”

她满肚子问题想问,祖奶奶却似是全都知晓,开口说:“你注定来辕朝,不会再回去了。还记得奶奶跟你说过,周家欠了徐家大恩的事?”

“记得。纭霓算是报恩了吗?”

周湘摇摇头,“周念梓是周家欠徐家恩情的因,你注定欠延康帝恩情、注定辜负延康帝一世。你与徐安澜的姻缘无法更改,延康帝一生爱你,死后向姻缘司求了与周家女儿结缘……

“你耳后的胎记,仅为让我分辨谁是回到辕朝的周氏祖先,你的女儿,才是真正为报徐氏恩情而生的孩子。

“你务必尽心尽力教导女儿,她与你一样耳后有星形胎记,十五年后,她将代替你回到现代,回报转世的延康帝这生对周家的恩情、对你的深情……”

周念梓想了想,有些无法接受,延康帝算起来是她女儿的堂伯父,有血缘关系,怎么能……

“灵魂移转后,血缘关系不复存在。你不必忧心。”

“祖奶奶,你为什么……”知道所有事?

周念梓才说一半,周湘即回答。

“我是姻缘司使女,为延康帝所求入凡尘,你们的姻缘,是上天注定好的奇妙安排。我该回去了,纭霓记好我的话,要尽心教导周婕。

“你也该回去了,徐安澜、延康帝都在等你。”

周念梓醒来,足足在纭梓阁坐了两个月月子,才被放出纭梓阁。

这日,徐安澜走上纭梓阁二楼置衣柜,打开公子装的柜门,左挑右选终于拿出一套淡绿滚暗金色竹叶纹的簇新男装。

他走下楼,帮周念梓换上,拉她到明镜前,万分温柔的为她梳了简单的发髻,系上一条淡绿色发带。

徐安澜看着镜子,甚是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