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1)(1 / 2)

离开苍海连峰时,惠羽贤再次从老祖宗手中接过当初作为"贺婚"之用的银盒,盒中尽是成双成对的贵重物件。

这一次她接得心安理得,朝三位老人家恭敬磕头。

往中原返回,阁主大人没再施展他那鬼神皆惊的轻功,而是两人双骑走得慢条斯理,他们还去吃了无名客栈的酱烧羊肉,依然是当年尝到的那般好味道。

路上皆有乘清阁的人马前来按应,或禀报或请示,亦把惠羽贤当日落下的精刚玄剑送了来。

乘清阁的人亲眼目睹阁主大人"发疯",已紧张到快与同气连枝的武林盟翻脸。众人又亲眼目睹阁主大人肚腹挨揍,再次"发疯",将姑娘劫飞而去。如今众人继续亲眼目睹阁主大人他……他终于恢复"正常"。

虽还不到完全恢复,但气场已不似刚出关那时,稍稍靠去就逼得人冷汗直淌。

前后算算不过几日,小贤姑娘就把阁主大人镇压住,实暖暖内含光之强人也。

而这一边,惠羽贤犹不知自己已被乘清阁的众家好手所深深崇拜,阁主大人向众人告宣二人已在老祖宗那儿拜堂成亲,此事一出,乘清阁赶来更多人马,全是来拜见她这位……阁主夫人。

她被大伙儿称作"夫人"。

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这样的用词会加在她头上。

再有,她禁不住要想,她成了"夫人",那阁主大人的娘亲、她的婆母大人,不就得荣升成为"老夫人"?

不知绿竹广居的阿娘听到新的尊称,是否会跟老祖宗当时听到"老前辈"时一样,对那个"老"字感到不太痛快?

几日后回到绿竹广居,事实证明她当真想多了。

盛岩兰见到凌渊然不仅安然出关,两孩子度过江潮上的风风雨雨如今终成佳偶,只觉满心欢喜。"老夫人"就"老夫人",听着心里就有了盼头,就盼哪天有谁能唤她一声"奶奶",再盼着哪天能被人称"太老夫人",子子孙孙一代又一代,要那样才好。

她私下还拉着惠羽贤问及两人敦伦之事。

没有要催促她赶紧怀上的意思,纯粹是想她多在江湖上闯荡,亲娘去得也早,对闺房之事许有不明白的地方,于是才主动问起。

惠羽贤的性情,向来是长辈问什么、她老实答什么,但这一次她脸蛋通红,讷讷几难成语,是因盛岩兰问起他们拜堂成亲那晚的洞房花烛夜,凌渊然是否弄疼她了?还说女儿家刚破瓜,行房多少还是会疼的,但往后多行几次便好的……

末了,感岩兰更将自个儿秘方调制的药膏塞给她一大罐,说是行房时可抹一些在女阴谷处,也可在男人怒起的玉茎上涂抹一些,如此一来会舒润许多。

盛岩兰还强调再三,药膏完全天然,绝不伤身,一日多回频繁使用,绝无问题。

惠羽贤虽说整个人火热到快自燃,得到那罐药膏时仍紧抱着不放,心里是既过意不去又万般感激。

过意不去的是洞房花烛夜那一晚,不是阁主大人让她痛,而是她令阁主大人痛了,且还痛了又痛。

说实话,她很能骑马的,只要不伤着马匹,日骑几百里都不成问题,但那一晚她骑的是阁主大人,很……很不好驾驱,她又非身体弱的女子,再加上一点好胜心遇上难驾驱的自然使劲儿去干,然后……

他在她身下蹙眉嗄喊的样子记忆犹新,都疼到身躯隐隐发颤,仍将她的腰臀牢牢扣紧,那当下不知他在坚持什么,也不知他欲从她身上再得到什么?

是后来她终于争气了些,在他的指引与配合下掌握律动,让两人好过许多。

她一开始也是疼的,不可能不疼啊,全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万幸的是,起头虽混乱,结局却引出满满的蜜味,如此一来,也就觉得没有太对不起他,没有对不起两人,亦没有对不起那一晚在树海守护、月华相守的峰顶上,一场别开生面、别具一格且别有洞天的洞房花烛夜。

至于万般感谢的是,她真觉阁主大人闷骚到极致后整个异变到张狂,尤其反应在两人的鱼水之欢上头,兴致一起,什么匪夷所思的姿势都有,往"男女双修"的道上不自觉迈进。

糟糕的是,她隐约御觉到自己正被严重"带坏"中,如今有婆母亲调的药膏在身,多少感到安心。

往后若阁主大人再突如其来想出什么招式折腾,彼此抹点特制药膏行得顺畅,也就能少受一些"走错路"的罪。

惠羽贤兀自欢喜与婆母盛岩兰的重聚未料又是一场"阴谋"悄悄进行。

阁主大人连事先知会一声也没有,在她以为将与他启程回南离山脚下探望师父和师娘,并将两人已成亲之事报上,好好叩谢他们老人家俩,阁主大人竟已遣人南下,将师父和师娘好生伺候着护送至绿竹广居。

一年多未见挚亲,惠羽贤跪下磕头再磕头,惊喜万分。

结果一聊之下才知,师父和师娘之所以渡江北上,是为了她的成婚大礼。

她以为苍海连峰那个简单素静的拜堂便算完婚,没想到返回中原还得从头来一次,且乘清阁五湖四海广发喜帖,十分地大张旗鼓。

如此一来不得不问了。

对她所问之事,阁主大人语调偏凉,竟道——

"总得让天下人知道,贤弟这碟子菜是有主的,能朝这碟菜伸筷子的唯有一人,再有,亦借此机会令众人瞧瞧,为兄这『江第一美』可以美到何种境界,好让那些心存觊觎之辈好好自惭形秽一番。"

她当场无言。

阁主大人话中说的"心存觊觎之辈",那些人觊觎的对象她愣了会儿才想通,指的竟是她惠羽贤。

如今在她面前,他总爱拿"江湖第一美"说嘴,有时说得实在露骨啊,尤其两人在"敦睦夫妻之伦"时,他时不时会蹦出来那么一、两句——

这"江第一美"此刻就在贤弟身下,甘愿被贤弟所淫。

可看仔细了?这"江湖第一美"的身躯何处最得贤弟眼缘?

惹得现在她只要听到"江湖第一美"这几个字,脸皮就直窜热,他这个旁人替他取的江湖封号都快成夫妻二人的闺房密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