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花为聘[红楼]_分节阅读_28(1 / 2)

可是现在,贾琦已经不想用这种钝刀子了。

他决定,弄死薛蟠,给薛家、给薛宝钗一个狠狠地教训。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可惜,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就在这个时候,薛蟠得罪了柳湘莲,被柳湘莲暴打了一顿,柳湘莲跑了,薛蟠呢,也想躲羞,因此借口贩货,跟着家里的老掌柜南下了。

见薛蟠又逃过一劫,贾琦一口老血没有喷出来。

第25章喜事连连宾客盈门国策有瑕君王侧目

贾琬的及笄礼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举行的。

除了邢夫人在人后偶尔还会流露出对邢岫烟的愧疚之外,就连贾琦也把这个跟朝露一样的表姐抛诸脑后了。

之前贾琦关心邢岫烟,完全是看在母亲的份儿上,怕母亲行事不周全被人诟病,这才给邢岫烟送了衣裳、佩饰。事实上,贾琦跟邢岫烟甚至都没有见过面,也不知道这个表姐长什么模样。

这样的一位表姐,当然不可能在贾琦的心中留下什么。

比起已死的邢岫烟,贾琦更关心贾琬的及笄礼。

贾琦很清楚,去年贾玥的及笄礼的时候,他跟三哥贾琮还没有参加科考,贾琏也只是通州同知,除了祖上的面子,家里在朝堂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更没有份量。贾玥的及笄礼会有那么多的客人,完全是因为祖上的面子,以及林如海。换而言之,去年贾玥的及笄礼,那不过是个空架子而已。

但是今天,贾琬的及笄礼,来的这些宾客,才是未来属于他们家的人脉。

这也是为什么贾琮和贾琦两个会在贾玥的及笄礼上刻意表现的原因,一来为了科举做准备,二来则是因为这样的盛况,他们还不知道有没有第二回。

今年不同了。因为今年贾琏加官了,工部员外郎,只要做得好,升官是妥妥的。而通州那边的水利工程,贾赦在背地里不知道使了多少劲儿,就连林黛玉手里的林家的力量也向通州倾斜。

可以说,别人需要两三年才能够完成的量,贾琏一年就完成了。而且还是别人不能复制的。

单凭通州那边的水利工程,贾琦就能够肯定,贾琏能够升官。

贾琦也相信,朝堂上有很多人能够看得出来。

看今天的来宾就知道,今天,贾琬的及笄礼,内阁四位参知政事和六位尚书都来了,就连枢密院那边,左右枢密使没有来,左右枢密使相带着家眷来了。

还有六部侍郎,能来的都来了。

这些大臣们对贾琮贾琦兄弟俩的表现都暗暗点头,可看到贾政的时候,就想拂袖而去。

不是他们不懂礼数,而是贾政的行为真的让人啼笑皆非。你说去年的时候,贾琮贾琦兄弟俩都是孩子,年纪又小,打着请教的名义实际上为自己的前程铺路,虽然从后来的结果上看这种行为十分功利,但是,做父母的,哪个不炫孩子的?更别说贾琮贾琦去年一个十二岁一个九岁,炫一下还真的是人之常情。

但是,今年,这两个考中举人之后,立刻就稳重了许多,虽然诸位大臣的考核,他们都是张嘴就答,却绝不多话,也不显摆自己的学问有多好,反而极尽礼数,一切以客人们舒心为目的。

对比之下,贾政到处拉人讨论诗文的行为就让人讨厌了。

如果此刻贾政不是官员,或者此刻拉着人讨论诗文的是贾宝玉,或许大家还会客气一点,可贾政都已经是官员了,竟然还只知道跟别人讨论诗文,也难怪一辈子都窝在工部员外郎的位置上动不了了。

如果贾政跟别人讨论的是公务,或者别提那么简单的诗文,也许大家还看高他一眼。可身为官员的贾政偏偏从来不提公务,如果说学问,也不提经史,反而只提诗文……

诗文这种东西,也许对于中下层的读书人来说,是扬名的捷径,是求官求推荐的门路,可对于官员来说诗文只是闲暇时的消遣。谁一天到晚就知道吟诗作赋不管公务的?朝廷给你发薪水、发俸禄,就是要你来干活做实事的,不是让你领着银钱坐在衙门里面吟两首歪诗天天游手好闲的。

贾政从来不领实务,只干领俸禄不干活,工部早就不满了,只是挨着他的官是太上皇给的,所以大家都只能无视罢了。

贾政的行为,让几位大臣烦不胜烦,就连贾赦也十分腻歪。就在贾赦眼看着忍无可忍,打算叫人把贾政拉下去的时候,一身便服的皇帝和带着他的两个弟弟来了。

皇帝和这两位王爷还真的是一身便装从侧门进来的。皇帝为了不暴露身份,甚至还使用的化名。

但是,贾家上上下下都生了一双富贵眼,贾家的门子更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从别人的衣服佩饰上判断来人的身份,那是这些门子的看家本领。

皇帝穿的衣服是上用的料子,同一个规制之内,上用的料子的确比不上官用。这是因为有脑子的皇帝可不会刻意索要好东西,因为皇帝一旦开了口索要一件,下面的官员就可能向百姓索要一百甚至是一千、一万,就像《促织》说的就是这种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