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花为聘[红楼]_分节阅读_36(1 / 2)

那丫头应了,退了出去。

贾琦和林黛玉又说了几句闲话,这才分开。

哪怕已经得了皇帝赐婚,可他们依旧是未婚夫妻,每日在邢夫人这里相聚片刻已经是托赖邢夫人的庇护了。若是一天到晚腻歪在一起,就是有邢夫人护着,外头看着也不像。贾琦可舍不得林黛玉面临那些流言蜚语。

玻璃不认得那丫头,只是看见那丫头才出了院子,贾琦也跟着离开,她自然就上了心。

玻璃跟在林黛玉身后来到林黛玉的小院儿。

这个院子是当初林黛玉刚来贾家的时候,贾赦邢夫人给林黛玉备下的,如今林黛玉依旧住在这里,她带来的财物,另外有库房安放。

贾赦这边有很多这样的小院儿,都是正房三间、左右厢房三间外加倒座的抱厦两间这样的格局。不过,旧年林黛玉跟贾琮贾琦南下之后,贾赦就说这样的院子姑娘们小的时候住着还行,大了就小了,把后面的夹道改成了后罩房,又把夹道后面推平了,另盖了花园。

因此,如今这座小院儿已经不是一进了,而是两进。

这样的小院儿,在邢夫人的正房后头整整一排,足有七座。林黛玉住的,就是西北角上这一座,也是距离贾母那边最近的一座。原本这座小院儿外头就是夹道,去贾母那边很容易,不过,现在夹道没有了,要去贾母那边就必须从邢夫人的正房这边绕。

这也是为什么林黛玉父孝三年,贾宝玉一直没机会见到她的原因。

不是贾宝玉没有来找过林黛玉,是邢夫人先一步把贾宝玉拦住了。

玻璃一进这屋子,明明是寒冬腊月的时节,可这院子里竟然还有一株红梅,在冰天雪地里越发娇艳。红梅正对着林黛玉书房的窗子,此刻,窗子大开,一眼就可以看到窗子里的摆件。

玻璃原以为,这样的时节,又是门窗大开,屋子里应该很冷才对,等她进了屋子却愕然发现,屋子里竟然暖融融的,竟然跟贾母的上房差不多。再四下里看看,好像没看见火盆啊。

玻璃纳闷了。

鹦哥早就看见了玻璃,见林黛玉吩咐自己带带玻璃,鹦哥自然就明白了。

论资历,鹦哥比玻璃早,跟鸳鸯是同一批,只是鹦哥被贾母送给林黛玉的时候只是贾母身边的二等丫头,而玻璃虽然比鹦哥晚,运气却比鹦哥好,所以一直做到一等大丫头。

鹦哥也是贾家的家生子,她家里一位堂叔娶了赖家的女儿,所以那年贾琦告御状的时候,她家里也受了不少牵连,更别说,鹦哥家里除了被问罪的那几个,其余的,有一大半去了庄子上,虽然现在鹦哥家里混得还不错,甚至比当初在荣国府里做小管事还强些,可放在那些没眼色的丫头们的眼里,鹦哥家里就是那个已经败了的。

因此,从玻璃的眼睛里面看到了对自己的轻慢和同情,鹦哥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鹦哥不在乎。

因为鹦哥知道,玻璃这种人,除非她能够及时转过来,否则,她最后的命运肯定是被贾琦亲手收拾掉。

所以,鹦哥才懒得跟玻璃计较呢。

鹦哥见玻璃惊讶,少不得解释道:“这院子原本就有地龙,墙壁也是火墙,我们这里又不缺炭火,所以,即便是开着窗子,屋子里照样暖和的,就是只穿夹袄也无妨。”

这可是当初贾赦决议将荣国府还给朝廷的时候,贾琦特别要求的。用贾琦的话就是,火盆容易中碳毒,再者这地龙和火墙乃是前朝就有的手艺,本朝又不忌讳地龙,更何况他们这样的人家也不缺那一点炭火。

贾赦觉得很对,可巧,没过多久,贾琦就从贾赦为林黛玉淘来的某本杂记上看到一句话,磨着贾赦在山西那边买了庄子,专门为府里提供炭火。

也就是说,除了贾母那边依旧是银霜炭,可贾赦这边却已经全用上石炭了。石炭混了粘土做了蜂窝煤,耐烧还省钱,更重要的是,屋里不会有一丝儿的炭气。比银霜炭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玻璃咋舌:“这一个冬天下来,要多少炭火啊?!”

捧着珍珠盒子的雪雁笑道:“这有什么的?缺了谁的也不可能缺了我们姑娘的。”

鹦哥道:“玻璃原来是老太太跟前的,不知道也是有的。”又对玻璃道:“放心,这炭原不是外头买的,是下面的庄子的孝敬。庄子上也乐意我们多用呢。我们用得多了,那庄子上的庄户们就有活干,就有饭吃。不然,处处俭省,下面的人没了生计,那是要出事情的。”

玻璃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话,当时就愣住了。

毕竟,薛宝钗俭省可是饱受赞誉的,就是贾母,内心深处并不喜欢薛宝钗,可在这种事情上,贾母还是要表示对薛宝钗的肯定。

玻璃万万没想到,在林黛玉这里竟然是奢侈有理。

里面,林黛玉在银鹭和几个二等丫头的伺候下换了衣裳,去了琴房。出孝之后,每天这个时辰,她都要练一个时辰的琴,这个时候,她身边是不需要人伺候的。

可巧,司棋这个时候拎着个篮子进来,玻璃一见,就道:“司棋姐姐,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要你亲自跑这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