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花为聘[红楼]_分节阅读_53(1 / 2)

薛宝钗的嘴里直泛苦。

别人的兄弟是这样的,自己的哥哥却是那样的!别人在家里只要舒舒服服地享福就成,有贾琦这样的兄弟,将来贾玥贾琬受了委屈,贾琦会不给她们撑腰?

可自己呢?

哥哥不成器也就算了,还要自己这个做妹妹的想办法去救他!

想到自己十七岁还待字闺中、没有婆家,还要做贼,薛宝钗的心里是说不出什么滋味儿。

薛宝钗不好受,迎春一样不好受。

迎春的性格懦弱,却不等于说,她就不知道陪嫁方子意味着什么!迎春基本可以肯定,如果当初她没有被过继出去的话,以贾赦的性子,自己出嫁的时候绝对会给自己抬一抬身份,嫁妆绝对不会少了自己的。就是这两份方子,至少也有一份是给自己的。

可是现在,她只能在边上静静地看着,看着贾琬挑选。

贾琬微微低下头,想了想,道:“苹果醋滋味特别,跟外头买的有很大不同,不过,这外头的果子露也不少,苹果的也有,我若是喜欢,也可以差人去外头买去,也不是非他不可。反而是这黄桃罐头。上了年纪的人,冬日里总是会喜欢吃点果子的。我们老太太也喜欢吃桃子呢。虽然罐头终究比不上鲜桃,却也比吃不到强。我就要这个了。”

“行。”

贾琦很干脆地将黄桃罐头的方子递给了贾琬,贾琬亲自将之收在自己现用的梳妆匣里面,又说了两句闲话,贾琬就起身告辞了。

等贾琦离开了,才听史湘云道:“琦哥儿怎么回事?怎么只给琬姐姐,不给二姐姐?”

贾琬一愣,贾萱却先开口了:“很抱歉,我只有一个二姑姑。我四叔也只有一位二姐姐。至于这位,我们是可不敢高攀娘娘的亲妹子。”

“你!”

史湘云柳眉倒竖。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显然,她生气了。

“云姑姑的意思,我不大明白。我怎么了?”

史湘云一滞,贾萱却冷冷地扫了边上的迎春一眼,再度对上了史湘云。

“请问我说错了什么?云姑姑?”

别人酥史湘云,轻易不敢招惹她,贾萱才不怕呢。

“云姑姑,东西是我四叔的,我四叔爱给哪个就给哪个。再者,云姑姑既然这么爱打抱不平,方才四叔在跟前的时候,你怎么不问四叔呢?四叔走了以后,才这这里唧唧歪歪,给谁看呢?!”

“你!”史湘云大怒,“你,你欺负我!我要告诉老太太!”

“到底谁欺负谁呢!今天是我们二姑姑的好日子,你偏来闹。闹就闹吧,偏不敢跟我四叔闹,只会欺负我二姑姑!你别看林姑姑,这东西是我四叔的,又不是林姑姑的!再说了,林姑姑是我四叔的媳妇,只要这东西不是林家给林姑姑的陪嫁、只要这东西是我四叔弄出来的,林姑姑也只能听我四叔的!”

史湘云万万没想到贾萱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留,又是委屈又是难过,脸上发烧,当时就冲了出去。

史湘云都回去了,迎春也起身告辞,探春和薛宝钗自然不好多留,只能跟着告辞。

看着这群人走了,贾萱才冲着这几个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回头道:“林姑姑,二姑姑,你们看她们,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存心来给我们添堵的呢!”

贾琬道:“如今,她们跟我们又有什么相干?”

贾菡也道:“可不是。眼看着三叔也定亲了,来年就要办喜事儿。等办了喜事儿,我们就要分家……”

想到这个,贾菡也很不好受。

三位叔父中贾萱和贾菡两个跟贾琦最亲,不是因为贾琦年纪小,他们一起长大关系,而是因为贾琦对她们最好。

她们刚来的那会儿,大字都不识几个,比不得史湘云探春等人多才多艺、精通诗文,因此,她们刚来的时候几乎每一个都自卑得紧。

虽然贾赦邢夫人和贾琏贾琮都一再安抚她们,可是她们依旧忐忑难安,生怕给贾赦邢夫人丢了脸,也怕将来嫁出去了,被人瞧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