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花为聘[红楼]_分节阅读_84(1 / 2)

回想起当初,这些儿子们年纪还小的时候,在自己面前笑闹成一团,而现在,这些不孝子们都先他一步而去,太上皇哪里不伤心的?

可现在伤心又有什么用呢?死去的人不会活回来,而他这个黄土都埋到了脖子上的糟老头子,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如果他现在倒下了,那么这天下说不得就要易主了。

想到接下来的危机,太上皇浑身一凛,脸上再也没有了悲怆的神色。

太上皇对着少帝招招手,道:“来,孩子,跟你父皇道个别,我们要走了。”

按照祖制,少帝应该在大行皇帝的梓宫里呆上三天,算是全了孝道,回去之后只要以天代月,守个二十七天就完了。

所以,看见太上皇对自己招手,说他们要回去了,少帝非常惊讶。

太上皇道:“傻孩子,孝道在你的心里,只要你在内心孝顺你父皇,你父皇必定不会怪你的。再者,如今大魏风雨飘摇,你父皇六个儿子,最后只有你还在这里。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这天下怕是又要动荡不安了。”见少帝还在迟疑,太上皇不得不道:“傻孩子,皇祖父还能骗你不成?走吧。”

少帝听说,这才伸手抓住了太上皇的手,却还不时地回头张望。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大量官位的空缺还是给朝廷运作带来了很大的影响。而比起这些不足之前四分之一的官员,更严重的却是黄河以北的人口的削减。

太上皇摄政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问如今黄河北岸还有多少人口。

黄河和华北,自古以来就是华夏的心脏,在这片土地上,集中了大魏近四成的人口。可是这一次,黄河以北和华北平原上几乎已经见不到人了。

就拿天津为例,蒙古人和女直包围京师的时候,就抽出了一半的人手去攻打天津。忠顺王就是觉得这是个机会才选择领兵出击,结果,忠顺王自己被俘虏了不说,那五万禁军将士也跟着不是成了英魂就是成了俘虏,甚至还成了蒙古人的储备粮。就是为了这个原因,太上皇才将忠顺王从玉蝶上除名,而大行皇帝才不得不让人用床弩射杀了忠顺王,以致于太后当晚就把自己吊在了房梁上。

而天津,眼下只剩下了一片废墟。

勤政殿既然被人藏过新鲜的人痘痘痂,太上皇当然不会继续在这个地方办公。太上皇把政务移到了福宁殿,他坐在上面的龙椅上,而少帝则坐在边上的太师椅上,看着祖父和这些大臣们是如何处理政务的。

“说,如今黄河以北的情况如何了。”

作为户部眼下最高负责人,祁谦立刻出列,道:“启禀陛下,蒙古人和女直采取的是坚壁清野,他们每经过一个地方,就会把他们看到的所有的人都杀光,就是靠着这样的手段,他们才得以无声无息地来到京畿。如果不是贾大人及时通知,只怕……”

太上皇立刻就转头问贾琦:“贾爱卿,你告诉朕,你是怎么发现的?”

贾琦只得跪禀:“回陛下的话,那些蒙古人盯上的是人,自然就会放松对树木和天上的飞鸟的警惕。臣在山西和陕西买了不少田地、庄子,原本,这些庄子是用来种植苜蓿、圈养兔子,以及纺纱之用,当蒙古人攻进其中的一个庄子的时候,就有人敲响了警钟,后面自然有人放倒消息树再放出传讯的鸽子。就是靠着这样的方法,在牺牲了三座庄子之后,臣的手下才把消息传出来。后面的庄子得到消息,自然也有了准备。”

“你牺牲了三座庄子?”

“是的,陛下。”

“一共死了多少人。”

贾琦道:“五万有余。其中,大部分是纺织女工。”

太上皇听说,心中立刻微微松了一口气。

原来大部分是女人。

“如今,山西、陕西、河北诸省损失了多少人口?具体的数目可出来了?”

几个大臣面面相觑,最后还是祁谦道:“启禀陛下,您应该问的不是损失了多少人口,而是,而是还留下多少丁口。”

“怎么回事?”

杨太尉终于站了出来,道:“陛下,根据下面替蒙古人和女直收尸的将士们说,这一次,蒙古人的四个超级大部落都来了,还有那些大型、中型的部落,以及临时联合在一起的小部落。这些,从那些蒙古人身上的纹身,还有饰物都可以看出来。据说,这一次,蒙古人采取的就是谁砍了更多的人头,等攻入京师之后,谁就能够分配到更多的战利品。因此,沿途的村庄城镇都遭了毒手。……”

“朕现在只想知道,还有多少百姓活着!”

梁鉴跪禀道:“陛下,被全村灭口的村落不知凡几,被破城屠戮殆尽的城池也不是一座两座。如今,底层已经完全瘫痪,要想统计现存人口,难。”

太上皇只觉得头晕目眩,吓得张德全连忙上前:“陛下?”

太上皇挥手制止了张德全,这才侧过脸,对贾琦道:“贾爱卿,你在黄河以北的庄子还有多少百姓。”

贾琦答道:“回万岁,不下六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