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遺下的卡片(1 / 2)

停尸间在远离镇中心的建筑,穆艾清楚基地内的地理位置,为保障平民的安全,几乎没有普通人会接近这里。这间本来就空白的房间真如停尸间一般寂静,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连出面守卫走动的声音都清晰听见。

因此突如其来的声音特别容易被察觉,她被遥远而微小的礼炮声吓醒,唤回神后努力细听好像还有些喜悦的奏乐声。

天昭在同样时间给她送来早饭,在门口和守卫多聊了几句,听不清内容,只勉强分辨出语气欢快。

她完全不知此刻何年何月,但内心也被这些细微的变化挑起了兴趣,本来已经沉静下来、打算慢慢康復才出去的心情又被挑起。

穆艾恢復的速度比想像中快很多,没烦心事只顾吃睡,五公斤说涨就涨,微凹的脸颊重新圆回来。

但起初她连多走一会都气喘,更别说要跳高深蹲。天昭本来以为这能拖上一点时间,没想到她一天跳得比一天多。

本来她还是量力而为,每天多跳几下就好了,但今天不知怎么样,明明已经出了一脸冷汗,还是咬着牙一下一下,脸色苍白地在他面前完成任务,落地那一刻笑靥如花:「我做到了。」然后就脱力直接坐上地面。

「是啊,你做到了。」他轻轻叹了口气,走近伸手扶她,要是平日她会不情不愿地先挣扎一下,大概真是没有力气了,直接倚到他身上,掂在手上确是长了几分肉。

「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外面很热闹啊。」一想到可以出去,她好像不觉疲倦,攀着天昭站起来:「我想去广场看看。」

「不行。」他快速地否决,穆艾瞪大了双眼,提高声量:「我们说好的。」

天昭的脑袋快速运转,想要找个合理的原因。穆艾从不敷衍了事,实打实地深蹲跳起,姿势一下不歪,次数一下不少的,在这方面绝对挑不出骨头:「嗯??今天杜羊小姐要来替你抽血做检查,所以不行。」

他低头就看到她鼻上微掛着汗珠,本来发着光的眼突然黯下去,好看的嘴唇撅起,别过头没有说话。

「对不起。」欺骗她使他内心不安,只能不住道歉。

穆艾站稳后就推开他,手上软绵绵的,摇摇晃晃慢慢回到床上,越过他拿了帕子擦脸。

今天的早饭是还冒着热气的奄列,金黄的鸡蛋油亮光泽,他把餐具铺好,坐回椅子上,和平时一样和她说起外面世界的现况。

基地里的普通人虽然亲眼目睹爆炸在远处的火焰,但对外面的世界仍是充满恐惧,大多数都依然围绕着围墙外发展,至少农业重新发展起来了,新鲜的食材不再绝无仅有:「之前有人带回来了些南方的河水,已经检验不出病毒了。」

她兴致勃勃地抬眼,但触及到他的脸又怨气直冒,没有回答,抓起叉子吃饭。

天昭总会跟她传述外面的事情,小至住他隔壁的夫妻生了孩子,大至基地开始重新室外耕种,穆艾对世界的变动都很有兴趣,毕竟她就是为了这些大大小小的改变而牺牲的,两人有时边吃边聊,不时从早饭讨论到中午,但这次他自说自话了好一会,得不到回应。她本来就吃得快,加上没有聊天中断,在他意识到之前她已经吃好了,把叉子往碟上一扔,抹过嘴巴后就拉起被子躺下。

他望着她的背影提醒:「刚吃完躺下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