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燦爛的煙花(簡)(1 / 2)

这场末日异变最先在穆艾所在的城市爆发,她作为大学教授的父亲早收到风声,把她和母亲送走。但活尸没有止在原地,往南边愈扩愈广,母亲自杀身亡后,她一个人过上了求生的日子。

在城市长大的中产人家女孩谁不是娇宠着长大的,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顶多会些防狼术,靠着闪避躲藏,善用城市中的地势和工具,加上十分的幸运,愣是独自活了个来月。

然后就遇上了楚时一行人。

楚时父母原本经营一所牧场,活尸袭击之下双亲尽亡,他虽然被咬了一口,却没有发生异化。

他开着一辆大蓬车,里面早有两男一女,都是他在路上捡回来的同伴。

穆艾把自己反锁在一间小型超市中,听到大门木板被破坏的声音本来已手握短刃,屏息躲藏在暗处准备攻击,但破门而入的不是活尸,而是一个高大强壮的男人。

这间超市虽小,但五脏俱全、物资充足,穆艾一个人生活个一年半载没有问题,就像中了彩票被全世界知道的富翁一样,比起活尸她更害怕看见活人。

不必说楚时他们人多势众,就算只有楚时一个,都足够轻易给她制服甚至杀掉,然后霸佔物资。

但他对着握刀颤颤发抖的她,放下了手上的枪,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对不起,我以为这边没人。这镇上都没人了。」

他没有伤害她,退后两步,把先前拆下的挡门木板捡起:「我重新帮你钉回去?」

穆艾见他举着木板的老实模样,怔怔地放下了刀。

他告诉她传闻南方有倖存者聚集,那边近海又多岛屿,是目前最好的去处。

他邀请穆艾共往,那时她认识他还不够一个小时。大概是他面相方正,态度友善,也大概是穆艾实在太久没有见过活人,她答应了。

在超市内再安全也只是坐吃山空,眼前的男人既有武器也有武力,是难得的投靠对象。她贡献了自己守着的物资,登上那架大蓬车,选择和几个陌生人向南方出发。

事实是她真的把幸运点满了,上的不是贼车,楚时也不是强姦犯或是食人魔,

他教会她用刀用枪,在野外生火筑营。她不会说没有楚时她一定活不下去,但要是没有遇上他,她恐怕永远不会成长得如此迅速,能在短时间内独当一面。

杜羊走时两手满满的东西,用脚踢了踢铁门,是外面的保安官替她开的门。

穆艾捡起了地面的通行证,轻易就打开了门。

本应守在门口的两个守卫现在正站在不远处背对着她,在围栏边观赏远方的烟火。她屏着气息放轻脚步绕下了楼梯,落到地面踩到泥土地面那一下,用力吸了一口潮湿而爽利的夏日空气,把肺里的闷热都吐出来。

牢房和居住区之间隔着一片昏暗的小树林,她摸黑走入小径,抬头以不时照亮天空的烟花指引方向。那大概是广场的位置。

若楚时像天昭所说一样,身体没有大碍,定会在那里出现。

被地面的树根绊了几次脚,脚根隐隐有点皮肤被划过的疼痛。

愈接近民居,周边的温度炽热上来,她听了一天的音乐愈渐大声,人群喧哗嘈杂。镇里每条路径都能通往广场,人人都在抬头看烟火,没有人注意到她。

也许是末世之初一个人孤独得怕了,她份外喜欢这种热闹的场合,尤其看到一家大小,拖家带口,就算她只有一个人,也满心温暖。

她是因为这样的美好才拾起勇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