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救她的人(簡)(1 / 2)

强烈的药效一晚间就得到纾缓,醒来颇有点恍如隔世的茫然,那个梦境虽记得却遥远,抬眼天昭还保持着侧躺的姿势,彷佛一夜都没变过,真如他承诺的一样,一张眼就在眼前。

只是合眸假歇的他感受到动静,探手摸上她的额:「还难受吗?」

「没事了。」她回答,多手拨弄他衬衫上的钮扣,他低了低头,盯住她好一会,像是下定决心才开口唤她:「小艾。」

也许是晨早的温度怡人,又也许是阳光洒进来的角度正好,他轻轻的一句叫唤竟叫她的心微动,像包裹成茧的一隻蝴蝶在里面拍翅挣扎,快要破茧而出:「嗯?」

「我手好麻,你能起来一下吗?」蝴蝶又静止下来,穆艾扯扯嘴角,应了声哦,掀起被子坐直,回身看天昭虽已回復自由,但仍一动不动,那隻被她枕了大半晚的手瘫软在原位。她故意戳了戳,就如被电撃一样低叫了声,却无力收回去,只能任觉得好玩的又再戳弄几下,咬着牙关忍去麻痛。

「你傻不傻,换个枕头给我垫就好了吧。」

「怕吵醒你,下次知道了。」他说罢后知后觉为自己理所当然的下一次感到不好意思,但她似乎没有察觉,不发一言下床。

他的手麻好久了,无奈实在留恋那个亲密的距离才一直忍耐着。她一离开,被窝中储了一晚的热度陡然散去,他懊恼却不好挽留。穆艾下地沿着床绕了半圈,在另一侧又爬回来拉过他的左手。他以为她还想枕着,没有反抗摊开,她拽起他的手袖,在反应过来之前按住他臂弯上的针孔和瘀青。

能打成这样,不是长期病患要吊针,就是遇上个眼瞎的护士。他避开不看她皱起的眉头,努力提手把袖子拉下来,被滑下来躺着的她抱住:「楚时不会想救我的,那个人是你吧。」

在大学她把他捡回基地之后,他们就没有再正经的相处过。穆艾一个月大概有一半时间都在外面。基地的大钢门不会开放,她每次回来都领着人从侧门而来,研究所的有一扇窗可以看到侧门,他佔了前头的工作桌,边听着离子机旋转的刷刷声,边盯着下方不远处的门。

会出入基地的人不多,外面是什么可怕的环境,平民光用想像的都不敢接近那道门半步,所以每一次有动静,他都会注意到人影晃动,接着是她的模样、她的背影,门打开时吹起发梢,举起一隻手随便按住前发,迎着风而出,影子消失在门板后,他就收起目光,享受接下来长达数周甚至数月的煎熬。

出去时头发还短,回来已长及肩膀,永远走在队伍前头,有时丝发无损,有时受点轻伤,总是意气风发。尤其是回来的时候,开门就是她放松骄傲的欢颜,照亮了灰濛濛的世界。

在这遍地尸骸的时代,她是他眼见最鲜活的人,如火之艳,如水之灵。

他早听说她的计划,明知是九死一生只能目送她离开,像过去无数次一样,任侧门的门扉最后一次关上。

然后一声爆炸,化作漫天火花,轰轰烈烈、久久不散,确似她会死去的方法。

听闻世界恢復正常了,光线从未开启过的大钢门缝中渗进来,耳边欢声笑语,互相道贺,这一次穆艾不再走在前头。

杜羊联同叁个队员偷偷把陷入冬眠状态的她带回来,她拯救了这个世界,却只能屈缩在车尾厢,得不到一句感谢。

她脸如死灰,灵动自信的眼睛紧闭,全身佈满藤蔓一样的绿印,没有呼吸和心跳。任谁看到都会说她返魂乏术。杜羊也犹豫万分:「这真的可能吗?」

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