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變了的人(簡)(1 / 2)

在基地中孤儿很容易遇见,要找一个父母双全的人才是困难。

像穆艾和天昭,末世来临时已是高中、大学,至少是懂事的年纪,性子早定下来,有幸活下来只会变得更坚定强大。

或是像囡囡的年纪,父母在末世之中相识,于基地里成家,有两亲照顾,总不会长歪得哪里去。

训练所的孩子来到基地时还不懂事,仅算有些自理能力,多是被父母托孤而来,在这里虽然有住有食,却没什么人理会,渐渐结成童党,到处撩是生非,目中无人。

洪发在这里几年,被他们作弄折磨得心力交瘁,穆艾两次来都跟他们扛上,他看得胆战心惊,见劝她不成就对天昭说:「你也说说她,他们就是恶作剧一下,没必要这么较真,回头他们针对你才麻烦。」

穆艾只见过天昭穿衬衣,走在人群中仍难掩学者的温文尔雅,如今换上洪发的旧t恤,头发微湿低垂,倒真的有几分大男孩的活泼。她从上到下扫过,满意地眯眯眼:「你要说我?」

天昭点头:「你上次来的时候也是这样?」他看那群孩子的模样就知是惯犯,穆艾虽然生气却毫不惊讶,大概早知一二。

洪发正想和应,她却摆手:「没事,小屁孩而已。」

她要应付这些技俩确实游刃有馀,天昭抿了抿唇:「后天我也陪你过来吧。」

穆艾忍住没有翻白眼,嘴里挡不住嫌弃:「你来干什么?又不能打又不能看的,他们真的弄我还不知道谁保护谁。」

听起来是讽刺,其实是大实话,天昭几年前在外面还有些近战实力的话,进了基地后都荒废了,如何都比不上她。但他还是心有不甘,辩驳道:「我刚刚还帮你挡水。」

若不是他拉着她,她早在水倒下来前弹开几丈远了,哪用他挡住。反驳的话说到唇边,看着他真诚的目光心头一暖,拐弯化成一抹笑:「你对,谢谢啦。」

洪发见两人的对话不着边际,自己白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摸着手臂避去洗手间。

经过两次小矛盾,穆艾又撇话让他们不想来就不要来,没想到当日还是来了十几个人,提早坐在空地上等她。

传说中最难搞麻烦的森杰在一边故作高冷,完全看不出那日低声下气的模样,穆艾暗笑,表情不显,转动尾指的戒指:「事先声明,我没功夫跟你们小打小闹,有兴趣的直接来单挑,爱怎么打怎么打。」

她异化后的虚弱瘦削虽渐渐养回来,不说青春期的男生一个个拔高长横,一眼看去女生比她强壮的也有不少,但她的自信气势愣是让人不敢质疑。在身后看着的天昭仅皱皱眉,没有说话。

「现在外面已经没有活尸了,大概学这些都是没用的,所以你们想清楚了要走随时可以走。」

她点点在场的人数,约有十五个人,大致分成四组,让他们各自玩闪避球,不过是叁人打一人,被扔的那个人只能躲不能接。

天昭在台阶上坐薯,拎了书来还未来得及打开,她已经安排好回来坐在他旁边,不免挑眉:「这么快?你不用去指导一下?」

「指什么导。」到底是孩子,又是朋友,拿着球扔到对方身上毫不手软,满场都是球低沉的重撃,还有被撃中的痛呼,像是一场大型滑稽喜剧。她指指缺了一人的那组:「你要不要也去练练?我觉得你的机动性有待加强。」

「我?」他简直不可置信,又听她悠悠地说:「不过反应慢也挺好玩的,还是不要练好了。」

听着他们的走步呼喊,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他讨厌回家,课后总在学校流连,在图书馆呆到眼涩就去球场看人打球。家中花园倒是有个篮球框,他练到叁分波穿针而过,高兴地跳起欢呼,回应他的只有篮球落地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