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處男的味道二(簡)(1 / 2)

穆艾几乎整个人趴在他身上,头发扫过他的颈项,如有隻蚂蚁在他心上爬来爬去,偏偏挠不得挥不退,只能举手双手投降,而他确实也如此做了。

不敢回抱,不敢触碰,手在像放哪里都不对,只能举在头侧,穆艾看了深觉好笑,这跟蜘蛛精色诱唐叁藏似的,每一下动作都能惹来他的深呼吸。

磨蹭慢慢掀起衣摆,本来就在他腰间流连的手直接贴上皮肤,他想缩却无处可逃,按住她作乱的手拉出被外,无奈地警告:「小艾。」

她半点听不进耳,回忆刚才结实的触感,评价道:「还是有好好运动啊。」另一隻放在他后腰的手更大胆直接,伸入了裤子直要往他臀部摸去。

天昭终于忍受不住,翻过身把她压在身下,两隻作乱点火的手被抓在头顶,她纵使在身下仍像处于上风,狡黠的眼睛带笑毫不惊讶,继续挑衅:「有没有亲过女孩子?」

天昭后牙发痒,强嚥下口水,心跳快得要跳出来一样,她明示暗示都是大开绿灯,再犹豫就不是男人了,于是他强硬起来,捧着她的脸,低下头来,一吻却是落在眉心。

本来都闭上眼的穆艾满心期待只剩下落差,愤起拉着他的颈仰头亲了上去。

他起初有点发愣,被她撬开嘴唇后才知道回应,相拥的力度渐渐加大,在穆艾发现之后又回復了女上男下的姿势,她跨坐在他身上,搂着他的后发加深亲吻。

他青涩得不可思议,即使到了这个地步,双手还是礼貌地搁在她的腰侧,而她却早在解除男人的钮扣,似有还无地磨擦腿间。

他轻咬她的唇退开,热切地喘着气,她不满足地亲到下巴和喉间。他想不起什么时候衣襟大开,不听话的小手摸上胸膛的硬点,用指腹搓了搓,他努力忍住呻吟,却在她伸舌舔过时脱口而出:「小艾,别这样。」

像被放在烤炉上大火煮,指尖滑动落下火痕,浑身都烫,无处发洩,一鼓作气往身下涌,抵着裤裆昂起,再被她无意识轻摇的腿心撞了两下,炽热烫得他难受,终于学会了制住她的臀,配合节奏顶撞。

木头开窍了,她勾唇按着身下的胸膛,坐直身主动拉高衣服的下摆脱去上衣。她没有穿内衣,微隆的胸部用一臂横过就能遮掩,瘦得抬手肋骨就现出来,略嫌乾瘪,幸而肤色不再病白,不至于弱不禁风的样子。

他情不自禁摸上去,手底乾燥凹凸,不难发现癒合的伤口沉殿而成色素,那是苦难和痛楚的痕迹。她看明白怜悯的眼神,抓住他的手移上了些:「我以前有c的,现在没了,你会不会嫌小啊?」

几乎是她全身上下最软柔的地方,他只放在那里不敢有多馀的动作,若不是被她按住,恐怕早就收回手,听到她的问题不懂得该如何回答,喉咙着火一般乾涩:「不会,你,很好看。」

穆艾嫣然一笑,弯下身来鼻尖相贴:「嘴巴这么甜,我以后叫你甜甜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