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甜甜的初次一(h、簡)(1 / 2)

回去前天昭顺便到农庄拜託非叔找方法帮穆艾清洁墙壁,绕了几乎整个基地一圈又回到她的房门前,用力推门却推不动。她平时在房里甚少上锁,他习惯随便敲过门就进去,这次吃了一次闭门羹,正想着她会到哪里去,门就从里面开了。

「啊,你来了。」开门的森杰自然得像在自己家一样,他反而错愕以为走错门了。穆艾在里面扬手叫他:「愣着干嘛?进来啊。」

森杰坐在他经常坐的位置,他不经意一瞥,这小子还用着他的杯子,内心隔应得很,不禁扁了扁嘴,不发一言。穆艾顺着他的视线察觉到不妥,解释道:「他来的时候满头大汗,我这边又没有多的杯子,等下帮你洗乾净。」

他点点头,口里称不用,走到床边坐在她身边,安静听他们继续说话。

穆艾正在打听岳祐的身世,森杰喝尽了半杯水道:「那胖子和我们不一样,不是孤儿来的。父母好像几年前才死,听说是死在远征队出勤。」她半敛眼帘思考,脑里大致把这几年殉职的队员都掠过一次:「几年前我还没接手远征队啊,应该不是私人恩怨吧?」

虽然吃过一次下马威就要来动刀动枪是有点偏激,但可能性总比他要为父母报仇大。

「他是克党的教徒吗?」天昭突然插嘴,森杰蹙眉摇头:「没听说过啊,不过我跟他也不算熟。怎么这么问?」

穆艾向后移到床中心抱着膝,天昭想解释就被她拉住手臂,意有所指地眨眨眼,他会意缄口不提,只说:「突然想起而已。」

此后他和穆艾顾左右而言他东拉西扯了好一会,才把森杰送走,他就急不及待告诉她在医院看到的情境,她虽微怔,仍坚持:「同时出现不等于有因果关係。」

「我知道,只是提醒你小心一点,不要仗着身手就掉以轻心。」

大不了再死一遍。

要是对着别人穆艾大概会这样说,但天昭可不会把这当戏言,只能应好,如此妥协后仍未能缓解他的焦虑,在房间来来去去踱步,一时说:「要让非叔早点来才好。」一时又说:「是不是应找个克党的人问问,擦掉也不一定安全。」唸唸有词像隻扰人的苍蝇一样,把穆艾都绕头晕了,坐到床沿趁他来到眼前时抱住他的腰:「别晃了。」

他虽然停止了走动,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发顶上,还是心不在焉,默思了一会才说:「我和杜羊出面都不太好,可以叫阿风帮忙。」

「阿风是谁啊?」不甘被忽视她仰头问,下巴抵着他的小腹,他把视线移下:「我的助理。」简单解释完又怕她误会,再补充:「男的。」

穆艾使了把劲把他向着自己拉了下来,天昭慌忙撑着床免得压着她,翻转身她刚在落在胸前,隔着衣物咬了他一口:「在我床上还想别的男人?」

霸道总裁的对白和语气,偏偏角色不太对,天昭大概以前没怎么看过小说,反应不过来,回:「对不起。」

她对他的呆愣已毫不意外,但还是笑了出来,撑起身拍拍他的脸:「不要担心了,有事你也会在我身边嘛。」

他定定地回望,耿直点头:「是。」说罢又摇头:「不会有事的。」

垂下的短发远碰不到他的脸,但却像已经扫过了一样,浑身不自在的麻痒,呼吸厚重。

她曾经远在天边,现在伸手可及,一颦一笑尽在眼前,如想像的一般好,又比想像中更好。

见他表情松动了,她就重新坐起来,边说:「你今天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唔」她已经半仰起身体,又被他扯了回去,被他衔住嘴唇,舔吻过失措的唇瓣,从微张的空隙中入侵。

穆艾不及反应,任他生涩地啜了两下,才回抱他的颈项,主动纠缠回去。

天昭把手放在她的腰间,明明衣摆就在手中,却只用指尖拨弄,好一会才撩起一小块,穆艾光等都等累了,把他推开问:「又想把我包成春卷?」

身下的男人唇色红润微喘着气,抬手把她垂下的头发绕到耳后,手就停在下鄂处不动,眼睛转动仔细地端详她的脸:「我可以吗?」他回了句问句,不是在回应她的问题。

穆艾间中难免觉得和他节奏对不上,他总是慢悠悠,她走快一点都怕把他弄丢了。

她确实是娇宠着长大的,但那是太久以前的事了,要是不努力回忆的话,她都想不起是什么感觉。唯有他看她的眼神,温柔如她是这世间的珍宝,必须小心翼翼呵护。